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三章 一场鸿门宴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7 2020-11-08 00:05:00

  等到了钦天监,大门不仅还未开,甚至门前连个灯笼都能挂,漆黑一片。

  “公主……咱们要不要……”

  楚云霓连连点头,“我就说来早了,要不我们先回去,等天亮了我们再过来?”

  连翘摇头,“那不行,昨天国师说是寅时,过时不候,这会儿就是寅时了。”

  说着,连翘这老实孩子竟跑上去拍响了钦天监那扇大门,楚云霓想拦都没拦得住。

  依她看这孩子不是老实,是缺心眼儿。

  片刻后果真有人过来开了门,连翘说明了来意,那人便放了行。

  楚云霓进了这钦天监,不情不愿的。倒是旁边的连翘好奇的东张西望,一会儿惊讶某个建筑,一会儿又询问她某个东西。

  最后了才想得起的问前来引路的下人:“国师大人起身了没有?”

  “国师大人一般卯时起身。”下人一边回答,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明显不解他们钦天监的主子下个时辰才起身,她们主仆两个提前一个时辰巴巴的就跑过来干什么。

  下人将其带到了钦天监的议事房后就退了出去,连翘是站的规规矩矩,倒是楚云霓像是上回一样,自己搬个几个凳子排在一齐,做了张简易的床,躺了上去,身上盖的就是那张薄薄的披风。

  连翘见了忙劝:“公主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一会儿国师过来瞧见多不好。”

  楚云霓幽幽道:“有什么不好的,你家公主什么德行他早就知道了,我还装个什么劲儿。再说,我还是个病人呢,这一夜没睡好,我难受。”

  连翘便不再说了,更是体贴的过来为又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披风太薄了,奴婢怕公主受凉,再染了风寒。”

  “那就算是工伤,国师大人要给我报销的。”

  连翘没听懂,想再问,但楚云霓却真的已经睡过去了。

  过了卯时,又到了辰时,连翘实在没忍住,终于与楚云霓给喊醒了。楚云霓有些恼,“又干什么?”

  连翘指了指外头,楚云霓往外看去,什么都没有。

  “公主,国师怎么还不来?”

  他来个屁啊!

  楚云霓忍了忍,“连翘,你主子已经很惨了,你能不能消停会,让她好好睡个觉?”

  “可是……”

  “没有可是。”楚云霓在这窄小的位置上翻了个身,背对着她,“你家国师大人不会过来的,你自己去那边找个地方玩儿去,别来烦我。”

  连翘:……

  小丫头生怕等墨浔过来瞧见楚云霓在睡觉怕是又要生气,就这么担心受怕的过了小半个时辰,果真是来人了。

  来的不是卓迹,更不是墨浔,而是钦天监里的下人,端的是简单的早膳。

  她们是半夜过来的,这会儿连翘早就饿了。

  瞧着下人要离开,连翘忙把人喊下,问:“国师他……”

  “今日国师早朝去了,这些早膳是国师吩咐下来的。”下人临走前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还在睡觉的楚云霓,“国师吩咐,要吃完,不可浪费。”

  连翘连声应着,等人走了之后再次把楚云霓喊醒。这回楚云霓倒是没再发脾气,瞧见有东西吃便乖乖起了身,拉着连翘一起坐下吃早膳。

  在云霞阁里也是这般,主仆俩都是一同吃饭,并没有真的分个主次。

  吃了两口之后楚云霓就停了下来,连翘不解:“公主怎么不吃了?这鸡丝粥好像比宫里头做的好吃。”

  楚云霓颔首,“那你就多吃点。”

  连翘不懂社会险恶,欢欢喜喜的喝完了这一碗粥,见楚云霓碗里头还剩着,又说:“公主,刚刚那个人说,国师吩咐要吃完,不可浪费。”

  楚云霓看着这天真的小丫头,“连翘啊,我把你卖给钦天监吧?我感觉你可能不适合伺候我了,你胳膊肘总是往外拐。”

  连翘急了,“奴婢没有……”

  ……

  这一晃眼,又到了吃午膳的时候,连翘看着面前整整一桌子的饭菜惊得有些不知所措。

  “是国师要来与公主一起吃饭吗?”

  “不是?那上这么多饭菜做什么?”

  “钦天监待客都是这么大方的吗?还是只对我们公主?”

  连翘的话就没停过,倒是楚云霓淡定的坐下来,扫了一眼今天的饭菜。

  跟那天第一桌的饭菜一模一样。

  说实话,若是换个花样楚云霓还有些馋,毕竟钦天监的厨子做的饭菜确实比宫里头的好。可上回就已经吃过这些味道,今天又再吃,没了新鲜感不说,甚至连胃口都没有了。

  “连翘来,别客气,使劲儿吃。”

  连翘有些怀疑,“国师真的不来?”

  楚云霓把她拉过来坐下,“你放心吃,他不光现在不来,就是晚膳也不会来,没准儿还能包个夜宵给我们,吃了咱们再回宫。”

  “可是……公主过来不是给国师治腿疾的吗?怎么感觉今天咱们过来是光吃饭了?”

  楚云霓干笑两声,“再说,再说。”

  书房,卓迹先与墨洵说了些公事,正准备退下,就听墨浔问:“午膳送过去了?”

  卓迹愣了一下,颔首,“送过去了。”顿了顿,又回禀,“今日七公主带了婢女连翘一同来,主仆二人也没分尊卑,一道上的桌。”

  墨浔轻笑,“她倒是聪明了。”

  卓迹看着墨浔笑不及眼底的脸色,再问:“主子,今日还是像上回的规矩吗?”

  “不必了,等她们用完了午膳,把人带到筑心亭。”

  连翘作为一个奴婢,自来就是小心谨慎规规矩矩的。这回楚云霓倒是真的聪明了,也没故意想着跟墨浔对着干,桌子上干干净净,毕竟她是真的没胃口。再者,她也不能真的为难了连翘,不想自找麻烦。

  用完了膳,楚云霓站起来走动消消食儿,准备等着晚膳时间,却见几个下人过来撤下了这一桌子饭菜。

  楚云霓拧起眉心,“干什么撤下去?”

  下人们停了动作,面面相觑,“公主还未吃饱吗?”

  楚云霓往桌上扫了一眼,饭菜还剩下大半。她有些没底气,“我们又没洒出来……”

  下人们手脚利索的把饭菜撤下去,又告知她,国师已经在筑心亭等候了。

  楚云霓突然更虚了。

  这一顿饭好像不是为了整她,而更像是一场鸿门宴。

  到了某一处,下人指着前头的一处亭子,“国师就在那,公主你自己过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