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二章 过时不候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09 2020-11-08 00:05:00

  听说用手把人掐死,但是从未听说过用手能把人手腕上的血放空致死。

  楚若澜这一个自打脸面的破烂借口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过来认错。”

  墨浔一声令下,楚云霓猛地抬起了头,“我不!”

  墨浔睨了她一眼,神情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之后又侧眸看着被卓迹拦住的楚若澜,“让你,认错。”

  楚若澜惊了。她指了指自己,“墨浔哥哥你……在说我?”

  就是楚云霓也惊了。

  墨浔竟然帮着自己?而不是跟别人一道欺负自己?他是被那个猪蹄子给打傻了吗?

  “嗯?”墨浔语调微扬,带着几分威严。楚若澜眼眶一红,瞬间就哭了起来。“墨浔哥哥你怎么这样了?我是若澜啊。”

  “本国师没瞎。”墨浔抬了抬下巴,再次示意,“认错。”

  楚云霓跑过来,挺着胸直着背,也抬着下巴,“道歉!”

  楚若澜死死咬着下唇,两只手早已不甘心的握成了拳头。想发作,又忌惮墨浔。

  “我要去告诉父皇母后!”

  丢下这一句,楚若澜转身就跑出了云霞阁。

  自己的主子已经跑了,那些个宫女也都纷纷避让着退下,刚刚一个个的有多得意,现在就恨不得把脑袋都埋进胸口里。

  人是走了,云霞阁也清静了,可楚云霓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憋了半天再开口时,竟是问墨浔吃饭没。

  话才刚出口,楚云霓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墨浔眉峰轩起,“没想到我钦天监的饭菜这么叫人惦记。既然如此,公主换个衣裳就随我过去吧。”

  这语气,跟那些掐着兰花指的宫人有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

  楚云霓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才心里想着,口上也就说了出来。

  卓迹叹气摇头。

  七公主这智商也没谁了。

  “楚云霓!”

  “疼疼疼!”楚云霓突然捂着脑袋一连喊了好几声,正想着要不要倒下装晕,她捂着脑袋的手就被人给拽了下来。

  楚云霓一抬眼,就这么撞进了那双乌眸里,心口蓦然一窒。

  “不装了?”

  她有些仓惶的别开目光,心口乱的厉害。“我没装,是很疼。”

  要说仓惶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今日就算了,明天一早就去钦天监,本国师候你大架。”

  说完了这一句,墨浔才放开了她那只手。楚云霓这才惊觉,他刚刚一直都是抓着自己的!

  “你的洁癖被我治好了?”

  卓迹:……

  她这欢喜的一声让墨浔瞬间又黑了脸。“明日寅时,过时不候。”

  寅时?

  那才是半夜,天还未亮呢!

  “去这么早做什么?国师你起得来吗?”

  墨浔的脸,又更黑了一些。“过时,不候。”

  等他们离开,连翘才从屋里头跑出来,心有余悸道:“公主你怎么敢这么跟国师说话?”

  楚云霓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我是公主,为什么不能这么跟他说话?”

  连翘倒吸一口,“五公主是皇后亲生,得皇上疼爱,就是她都不敢跟国师这么说话,公主你……”

  楚云霓皱起眉。

  她才刚刚穿越过来时第一次遇见墨浔,确实是谦卑谨慎,还让墨浔越发的看不起。她现在处处跟墨浔对着干,偏偏墨浔还拿她没法子,今天更是还帮了她。

  啧啧啧。

  这男人啊,就是欠的。

  楚若澜离开云霞阁之后就直接去了皇后宫中哭了好一阵。皇后轻轻抚着女儿手腕上的青紫和脸颊上还未消下去的巴掌印子,心疼的不行。

  “这楚云霓也太嚣张了!”

  “母后。”楚若澜哭得早没了样子,“那贱人一会儿欺负我,一会儿又欺负王贵妃,她就是仗着自己在皇祖母宫中住了两天才敢这么猖狂。皇祖母也真是老糊涂……”

  “闭嘴!”皇后喝止了她的话,“什么话都敢往外头说,你这脑袋是不想要了?”

  楚若澜更是委屈,“母后你就任她在后宫里这么闹吗?这哪里还有规矩了?”

  “你以为本宫能咽得下这口气?”皇后冷哼道:“没想到她就跟她那死了的娘一样的爱出风头。不仅得了太后青睐,竟还说能给国师治腿疾?你没瞧见你父皇那高兴劲儿,还真信了她能给国师治好那双腿?大楚这么多大夫,若是能治好早就给治好了,又何必拖到现在?”

  理是这么个理,不过……

  “母后,刚刚墨浔哥哥也过去了。”

  皇后皱起眉,“你说什么?”

  这宫里头,只要不是权势大的主子刻意压住消息,那但凡有点儿风吹草动的小事儿片刻就能传遍了。

  七公主楚云霓的新闻是天天有,但国师的八卦可不是。

  之前国师亲自送七公主回云霞阁的事情就已经把后宫传了个热闹,今天又听说国师亲自走了一趟云霞阁,让七公主明早去钦天监诊治。

  众人议论:国师那什么都看淡一切的孤傲性子这会儿又这么着急……莫非这七公主的医术真的十分了不得?

  若真是这样,那也算是一桩好事儿,毕竟国师这样的美男子,若是做一辈子轮椅就真的可惜了。

  隔天,尚且半夜,楚云霓迷迷糊糊的就被催了起来。

  楚云霓抱着脑袋,一边喊疼一边喊困,连衣服都是连翘半拖半拽给穿起来的。

  勉强收拾干净把楚云霓推出房门外头,夜风一吹,楚云霓算是真的清醒了。

  “王八蛋!这么晚让我一个人去钦天监,万一路上遇到坏人这责任是算谁的?”

  这会儿已经算是入了秋,夜里总是有些微凉。连翘回屋里头给她翻了一件薄披风裹上,说:“公主就只有这么一件披风了,往年没什么银子,也没什么赏赐,但是今年太后一定会给公主赏个好料子,到时候奴婢给公主做一身厚的。”

  楚云霓摸了摸那披风,确实挺薄,风遮不到,顶多就是夏天在院中老树下面盖盖肚子罢了。

  她把披风接下来,裹在了连翘身上。

  “公主,你做什么……”

  “夜里凉,你披着。”

  连翘不解,“一会儿奴婢关上云霞阁的大门还能接着回被窝睡呢,裹这披风做什么?”

  楚云霓正给她裹披风的动作顿了顿,又见她僵着唇角的笑,“你回不了被窝了。因为你要跟你主子我,一道去钦天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