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一章 有个死法叫割腕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55 2020-11-07 19:39:21

  “就是一直盯着公主在看。后来他嫌弃奴婢哭声太烦,就把奴婢给撵出来了。”

  楚云霓脑子里想了些龌龊不好的东西,不过转念又给自己否定了。

  墨浔这么禁欲高冷的人大概对她这么一个满身血污的人没什么兴趣吧……

  应该没兴趣。

  绝对没兴趣!

  “那他说什么了没有?”

  连翘点头,“有。国师说公主在钦天监还剩下三桌子饭菜没吃完,还有他的腿疾没医治,不能就这么轻易死掉了。”

  楚云霓:……

  果然!

  墨浔就是个挨千刀的!

  “既然公主已经醒来,那奴婢就去把消息告诉国师。”

  楚云霓一把拉住了连翘,苦笑道:“你要告诉也是去告诉皇祖母吧,告诉国师干什么?”

  “是国师吩咐的啊,说公主你醒了就回禀给他,他好把钦天监的事宜都安排妥当。”

  楚云霓都要哭了。

  这是个魔鬼吧,她都这样了还要受他折磨?

  连翘突然换了个语气,“至于太后……”

  楚云霓心里咯噔一下,“我皇祖母怎么了?”

  “太后近日身体不适,太医说受不得刺激,国师便不让人把公主受伤的事情告诉太后。”

  楚云霓急得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赶去太后宫中,被连翘拽住劝了大半天才劝了回来。好不容易把楚云霓给哄睡了,连翘才找人把她已经醒来的消息送去了钦天监。

  当墨浔听到这个消息后,神情淡漠,甚至都懒得应一声。卓迹退出来,皱眉暗忖,自己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那一日听说楚云霓在宫中出了事情,临着宫门要闭的时刻还赶了过去。当看见楚云霓孤身躺在那里,身下都是血迹,卓迹所熟悉的主子又回来了。

  卓迹就这么亲眼看着自己有洁癖的主子将楚云霓抱上了轮椅,任凭血污染了自己一身,将楚云霓送回云霞阁之后,竟还给她请了太后,且还留了片刻。

  要说七公主长得确实不错,虽然跟墨浔对着干,但也确实是没干过什么坏事,性子古灵精怪也是讨人喜欢,能够融化了自家主子这块千年的老冰倒是也不错。

  而现在楚云霓已经醒过来,他却又这般淡定冷漠。

  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主子……要去看看吗?”

  墨浔一个冷眼扫过去,卓迹便不敢再说了。

  此时,云霞阁。

  刚刚才睡着不久的楚云霓被一阵吵闹给吵醒,还未等听仔细,房门又被人给踹开了。

  楚云霓闭着眼睛都知道这人是谁。

  “还躺在那装死呢?”楚若澜冲过来,一把掀了楚云霓的被子,“真是个狐媚子,都这样了还想着要去勾引墨浔哥哥。”

  楚云霓懒懒的半坐起来,大病一场昏睡三天什么都没吃,这会儿的她又瘦了一圈。领口稍稍敞开,露出白皙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诱惑十足。

  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楚若澜都能优先选择,可吃的太好,她自然就没了楚云霓的好身段。

  本来相貌就不及楚云霓出众,现在身材也落了下风,楚若澜心中妒火蹭蹭往上涌,扬手就朝着她的脸上打了过去。

  毫不意外的,那只手在半空中就被楚云霓给稳稳截住。

  “楚若澜,你还真不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发疯的机会。”说完楚云霓又冷笑笑,“我倒是忘记了,你这个人脑袋有病,发疯也没有机会这一说。”

  “你骂我?”楚若澜怒目圆瞪,另外一只手又要打过去。说时迟那是快,那只手还未触碰到楚云霓,楚若澜的小腹就被踹了一脚,哎哟一声仰面往后跌去。

  一帮人七手八脚的把楚若澜扶起来,而楚云霓身边就只有连翘一人护着。

  楚云霓下了床榻,趿着鞋子,就这么站在那里。她稍稍抬起下巴,轻傲不屑的看着前来找事儿的楚若澜。

  “你是看我受了伤所以觉得我好欺负?又或者,你当我还是以前的楚云霓,能任由你欺负?”

  她笑得有些猖狂,有些肆意。“楚若澜,这么久了你还看不明白吗?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楚云霓了,你想欺负我,门都没有。”

  楚若澜咬牙切齿,指着她的那根手指气得直发抖,“你敢打我!你等着!我要去告诉父皇,告诉母后。”

  “你去啊。”楚云霓无所谓道:“你去告诉你的父皇母后,让他们把我杀了也行。”

  楚若澜就是这么想的。

  她得意正要开口,却又听楚云霓说:“不过墨国师那边我已经耽搁了三天了……”

  “你以为就非你不可了吗?大楚天下这么大,名医遍地,你算是哪根葱。”

  楚云霓悠悠道:“我就是被父皇和皇祖母亲自下了旨意,能接近国师的那根葱咯。”

  楚云霓那张脸瞬间狰狞狠毒,甩开扶着自己的宫女们,再次朝着楚云霓就扑了过来。

  啪!

  一记耳光扇得楚若澜朝着旁边偏移了两步,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你又打我!”

  楚云霓轻嗤笑道:“我又不是第一天打你,你叫什么叫?”

  “我跟你拼了!”

  楚若澜像个疯子一样的冲了过来,可在动手之前又耳尖的听见外头有人请安了一句:“国师。”

  她骤然停下动作,捂着手腕就跑了出去,见了墨浔之后直接哭诉:“墨浔哥哥,你要再来晚一步我就被她给杀了。墨浔哥哥救我!”

  在她靠近时,卓迹伸手将其拦了下来。

  “五公主,主子不喜有人靠近。”

  不喜有人靠近却能把楚云霓给抱回来?

  楚若澜恨得要命!

  此时,楚云霓也从屋里头走出来了,站在房门口,抿唇不语的看着墨浔。

  楚若澜尖叫一声,又要朝着墨浔靠近,再次被卓迹给拦下。楚若澜挤出两滴眼泪,“墨浔哥哥,你要为我做主。楚云霓不仅打我,她真的还想要杀我。”

  说着,楚若澜伸出手腕,露出自己手腕上那一圈被捏得紫红色的印子来。

  墨浔垂眸看了一眼,又漠然的移开了目光。

  卓迹道:“五公主,照我们习武之人,若是要杀人只会攻其命门,没见过杀手腕的。”

  噗……

  楚云霓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声与在钦天监里墨浔被猪蹄子打了之后那声极其相像。

  不用追究墨浔就已经知晓那天偷笑的人就是楚云霓。

  察觉到墨浔那一道吃人的眼色,楚云霓硬着头发道:“卓迹侍卫,有个死法叫做割腕,往手腕上来上这么一刀,血空人死。五皇姐……大概就这么以为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