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三十章 受伤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03 2020-11-07 19:38:46

  七公主被国师扔出钦天监的事情片刻就传遍了整个皇宫,楚若澜得到消息,笑得是合不拢嘴,心里头的怨气这才消散了些。

  可眼眸一转,楚若澜又带着人去了御花园。

  从宫门口到云霞阁可是要经过御花园的,只要她在御花园内等着楚云霓,那就算是两个人遇见,而不是她去找楚云霓的麻烦,太后自然就没话说了。

  到了御花园,楚云霓没见着,倒是瞧见了近日来风头正旺的王贵妃。

  王贵妃站在一处,脸色极其难看的瞧着宫中花匠在自己那几颗被扒掉的海棠花的位置种上了喜庆富贵的芙蓉和月季。

  楚若澜皱了下眉,想起太后寿宴前王贵妃曾经去过云霞阁,却没想到被楚云霓给欺负了回来,之后就把她那几颗宝贝的不得了的海棠都被拔了,以至于好几天这御花园里头都秃了一簇,难看的要死。

  想到此,她缓步走上前去,先给王贵妃乖巧的行了个礼,又装模作样的问:“贵妃娘娘这是在做什么?”

  王贵妃哪儿敢实话实说,只是脸色越发难看。

  “就是觉得白色的花儿不好看,还是这大红大艳的热闹。”

  楚若澜摇头,“这御花园里头热闹的还少吗?但我就是觉得贵妃娘娘你这几株白色的海棠素净好看,瞧着都舒服。”

  王贵妃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瞧着时机合适,楚若澜直言:“娘娘生气换了那几株海棠,是因为楚云霓?”说完,她又长叹一声:“这楚云霓现在可是风头大盛啊……”

  王贵妃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亲昵的过去拉着她的手。“五公主……”

  被人惦记的楚云霓刚走到御花园就被人拦了下来,正在不解时,王贵妃婀娜着身姿走了过来。

  “哟,这不是我们风华绝代一鸣惊人的七公主?”

  楚云霓一哂,“哟,这不是我们眼压后宫三千佳丽颇得圣心的王贵妃娘娘。”

  王贵妃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垮了下来,咬牙切齿恨不得过来撕了她。楚云霓浑不在意,只是说:“听说父皇今早就提了那宫女做美人,真是好福气。不过依我看有福气的还是贵妃娘娘您,毕竟是从你宫里头出来的小主子,以后总是记得娘娘你的好,相互也有个照应不是?”

  昨晚上寿宴之后,楚帝是要歇在王贵妃宫中的,也不知为何偏偏就瞧上了她宫里头的一个小宫女,竟带走宠幸了那宫女,今天一早就封了个美人。王贵妃没侍到楚帝,反而让楚帝得了个新宠,一夜之间已经成了笑话,心里头如何不气?

  “你!”

  楚云霓压下王贵妃怒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头,安慰道:“娘娘也用不着生气,其实这是好事儿,是娘娘你调教的好,要不我父皇这么高的眼界哪里瞧得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宫女。娘娘不如多调教几个,一来讨得父皇的喜欢,二来还能让人给我们楚家开枝散叶,这可是好事儿一桩呢。”

  “你……”王贵妃气得浑身发抖。

  她虽然年纪与楚云霓相仿,但是已经进宫几年,肚子却一直不争气,这是王贵妃最在意的事情,也是别人不敢提及的事情。没想到现在楚云霓直指她的痛处,气得王贵妃浑身颤抖。

  “楚云霓,你竟敢……你竟敢……”

  “我怎么了?”她垫着脚尖往王贵妃身后瞧了瞧,惊喜道:“娘娘把那几株海棠换成了芙蓉和月季啊?挺好,皇祖母就是喜欢这种喜庆热闹……”

  话还没说完,那王贵妃突然发狠,朝着楚云霓直接就扑了过来。楚云霓避让不及,两个人齐齐摔倒下去。

  王贵妃是直接撞过去的,整个人都压在了楚云霓的身上,顶多就是磕了个膝盖。可楚云霓却是重重的砸了下去,后脑勺撞到了花围上的鹅暖石,脑后一痛,眼前一迷糊,当时就晕了过去。

  站在远处的楚若澜看着那边七手八脚将王贵妃拉起来的动静,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音。“这王贵妃还真是没脑子,三两句就被气成这样。”

  王贵妃已经被人簇拥着送回了自己的宫里,楚云霓却还在地上躺着。见有宫人着急的想要去找太医,楚若澜吩咐贴身的宫女翠茵,让那些宫人少多管闲事,不过就是个没什么用的废物,请什么太医。

  吩咐下去之后,御花园中的宫人果真就都退了下去,夜色渐深,就只有楚云霓一人还躺在那里……

  后脑勺钻心的疼让楚云霓清醒过来,半晌了她那双眼睛才逐渐有了焦距,看清楚这已经不是在御花园,而是在云霞阁自己的卧房中。

  疼……

  楚云霓痛的轻吟出声,紧着房门就被人猛地推开,一道身影跑进来,扑在她身上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楚云霓轻咳两声,“死丫头,你要压死你主子我?”

  连翘忙让开,可呜呜的哭声却停不下来。楚云霓皱了皱眉,只觉得头疼的要命,“别哭了,你主子我还没死呢。”

  “公主你都睡了三天了,太医说若是还不能醒过来,你怕是……怕是就不行了。”

  庸医!

  楚云霓暗骂一句,撑着身子想要起来。连翘压着她的肩膀,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她的脸上,“你好好躺着,想要什么吩咐奴婢就是了。”

  “我想让你起开!”

  连翘松开手,委屈巴巴的站在床榻边上,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小丫头又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楚云霓:……

  “我渴了,你给我倒杯水来。”

  连翘擦擦眼泪,赶紧给楚云霓倒了杯温水来,又不敢让她喝的太猛,还得要旁边盯着念着。

  喝完了一整杯,楚云霓才觉得嗓子舒服了许多。抬手往脑袋上摸了摸,厚厚的一层纱布缠在上头,俨然已经被处理过了。

  “你给我弄的?”

  连翘摇头,“公主你被送回来的时候一身都是血,奴婢吓得腿脚都软了,哪里还敢给公主弄这些。这是国师叫太医过来弄的。”

  楚云霓颔首,感叹墨浔良心未泯。

  等等?

  国师?墨浔?

  “你刚说谁?”

  连翘擦了把眼泪,道:“是国师把公主你送回来的,当时国师的脸色可怕极了,一直看着太医给公主你医治好了都未曾离开。”

  楚云霓心口一窒,“他不离开,在这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