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九章 国师太小家子气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52 2020-11-06 00:05:00

  侍卫脸色又黑了一圈。吩咐人将那两桌饭菜给撤了之后,想了想,又把事情回禀给了卓迹。

  等卓迹回了书房,果真又听见墨浔问:“她开始闹了?”

  卓迹有些为难的开口道:“说不上闹……就是有些折腾。”

  墨浔停了手里正在书写的动作,“怎么个折腾法?”

  “先前那两桌子的饭菜七公主只稍稍的动了动筷子,之后就再没有碰过。只是当饭菜凉了,公主又叫人撤下去,重新热了再端上来,到这会儿功夫那两桌饭菜都已经热了将近二十多回了,都快把厨房那边的人给折腾够了。”

  墨浔突然笑了起来,卓迹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看见主子在笑?

  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卓迹还从未见过墨浔这样轻松愉悦的笑意。而能让他显露这样情绪的原因竟然是七公主,楚云霓?

  等卓迹醒过神思,墨浔已经恢复了那一副冷漠。“让她赶紧吃完赶紧走,别想赖在我钦天监。”

  卓迹正要吩咐下去,又听墨洵道:“罢了,本国师亲自过去看看。”

  卓迹:???

  主子……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墨浔到时,楚云霓正用筷子夹着一块鸭子,见他进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那块鸭子就这么掉在了桌上。

  只听她惊呼一声,“这……”她手慌脚乱的用手去抓,想要重新放回碗里,慌乱中又把其他的饭菜给打翻弄洒。

  东南西北站在四个角的侍卫一脑门的黑线,这七公主分明就是故意的。

  “呀……这……”楚云霓看着墨浔,有些徐局促紧张,“我不是故意的……你,你让厨房重新做吧,我,我等着,吃完我再回宫……”

  墨浔往桌上扫了一眼,“你还想在我钦天监里待多久?”

  楚云霓一脸的为难,“可是墨国师你说我没吃完不让我走的。我一个女儿家,又是个公主,吃东西总不能像个饿死鬼投胎一般的囫囵塞进去,先不说撑没撑死,就是被别人看见了也影响皇家的声誉不是?既然如此,那我就慢慢吃吧。”

  她用手轻轻托着下巴,笑得一副人畜无害。“反正钦天监里这么舒服,又没有上官睿和楚若澜找我的麻烦,也不用烦我父皇那些胸大无脑的莺莺燕燕,简直比我那云霞阁好太多了,那我还着急回去做什么?”

  墨浔的眼神变得复杂而微妙,“所以你就赖在我这儿了?”

  “怎么能说赖这个字眼。”楚云霓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灵动又无辜,“明明就是国师你不让我走的。”

  侍卫们:……

  卓迹:……

  墨浔轻笑出声,“本国师也说了,你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能回宫。”

  楚云霓指了指这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还有刚刚被撤下去现在暂且是空的两张圆桌,“可是这么多,就是国师你这个大男人一时半会儿的也吃不完,我一个小女子哪里吃得下。”

  这言下之意就是墨浔大丈夫还要跟女人一般见识,小家子气?

  墨浔面无表情,“确实是本国师为难你了。”

  侍卫们:!!!

  卓迹:!!!

  他们的国师大人竟然第一次承认自己为难了别人?

  他们家国师中邪了?

  楚云霓亦是心中诧异,这墨浔是转性了还是良心发现了?

  “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就先吃这一桌,反正你每日都要过来给本国师治腿疾,另外那三桌本国师叫人给你留着,每日给你端一桌,你应该吃得下了吧?”

  果然!

  良心发现这四个字根本就不适合用在墨浔的身上,因为他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良心!

  “七公主你还是赶紧动筷吧,一会儿宫门可是要闭了,你回不去宫里,我钦天监也不会留外人的。”

  只见楚云霓猛地站起了起来,再走到自己刚才睡觉的那一排凳子前,又一屁股坐下,最后干脆躺了下去,手上一直把玩着挂在腰间的一个月牙白的香包。

  “我不走,我今天就赖在你们钦天监了。对了,墨国师你看我这个香包怎么样?我新绣的。”

  墨浔紧了紧放在膝上的右手,目光紧紧盯着那个香包,显然已经认出来了。

  不光是他认出来了,就是卓迹也认出来了。

  墨浔虽然是个算命的,但却格外讲究,平日的吃穿就不说了,但身上穿的衣裳必须是好料子。而那一天在御花园里他亲手挥剑斩断的那一截衣摆布料,正是大楚最难得的云锦。

  因为那一剑,墨浔那一身衣裳都扔了,没想到楚云霓竟还把那块料子做成了香包戴了过来。

  在墨浔跟前炫耀,她是不想活了?“既然你愿意,那就留着。”说完,又吩咐卓迹,“这一桌不必再撤下去了,洒在桌上掉在地上的,让她捡起来吃了。什么侍候吃完,什么时候把她扔出去。”

  楚云霓翻身而起,这就过分了吧?

  卓迹:过分?换成是别人早就被他家主子给杀了。

  果然,他家主子对七公主总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可要说哪里不一样……

  大概像是一只猫在吃掉老鼠之前,一定要好好玩一玩的心态吧……

  吩咐完这些之后,墨浔转身便要走。可身下轮椅才刚刚行出一步的距离,墨浔就被某一物砸中了后背。

  “主子……”

  “国师……”

  在一阵惊呼声中,墨浔僵硬的转过头,死死瞪着掉在地上的那只酱猪蹄。

  而此时他的后背,俨然是个猪蹄的油腻印子。

  那猪蹄长相颇好,油水与酱汁卤得十分入味儿,就是砸到他的后背,再从后背摔在地上,那紧致喷香的胶原蛋白还诱人的回弹了两下。

  墨浔是没瞧见,但是这屋里头的其他人可是都看见了。

  “楚!云!霓!”

  墨浔把这三个字咬的稀碎,再从牙根里头挤出来,听得人是心惊胆战。

  楚云霓没出息的缩了缩脑袋,又吞咽了一口。“太,太滑了,没拿得住。”

  噗……

  不知是谁不知死活的笑了一声,又赶紧的收声屏气。

  墨浔整个人都蒙上了森冷的怒意,甚至还裹挟着些阴戾。“你找死。”

  当事人表示很后悔。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就真的是没拿得稳,这猪蹄子就……”楚云霓越说越心虚,“你现在就要杀了我吗?那你等等,我再吃两口,好歹让我做个饱死的。”

  墨浔额头上的血管突突跳着,“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我扔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