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五章 惊艳众人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220 2020-11-04 00:05:00

  “演不演也就那样。”

  楚云霓心下一惊,回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德亲王世子,上官睿。

  上官睿双手环抱胸前,正上下审度着她,楚云霓亦是在上下审度着他。

  她倒是忘记了,上回祭台一事到现在上官睿的禁足期已经结束了,太后寿辰他还能不来?

  不过上官睿一直都是楚若澜的狗腿子,每一回不找楚云霓的麻烦。这会儿不在宴席上待着反而跑到这来,是又想要找她的麻烦?

  “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上官睿冷笑,“字面意思。”

  ……

  寿宴已经进行了大半,已经有不少人送了贺寿的礼物,也有不少人表演了才艺。

  有些好的才艺倒真的能叫人耳目一新刮目相看,有点儿家室有点儿地位却又拿不出什么好才艺的,太后也只能敷衍的夸奖两句。

  折腾了半天,太后确实是累了。

  见此,墨浔便先告辞要离开。众人惊讶,上回楚帝过生辰,墨浔也只是走了个过场就离开了,而这回国师竟然能在宫宴上留这么久?

  楚帝龙颜上看不出喜悦,众人根本猜测不出来他到底是有没有不爽墨浔不给自己留面子。只是太后有些疲惫的开了口,“既然国师要回去了,那哀家也就先回去了。这寿宴你们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该怎么乐就怎么乐。”

  太后正要起身时,阿楠嬷嬷又将她劝住:“太后,七公主的寿礼还没上呢。”

  “是吗?那就让她的贺礼先上来,看完哀家就回去了。”

  往外离开的轮椅突然停了下来,墨浔侧眸望向那个空了许久的席位,突然又折了回来。

  “回钦天监也没什么事情,那臣就再留一会儿吧。”

  众人:!!!

  国师今天是喝醉了?

  旨意下去之后,立刻有宫人在前头的空地上忙活起来。众人不明所以纷纷议论,就是太后也好奇的紧,“阿楠啊,云霓这是要干什么?”

  阿楠嬷嬷也是第一次看,也在垫着脚的往前头。“奴婢也不晓得,太后且等等吧。”

  席上的上官睿皱起眉,面色有些难看。

  片刻,简单的布景就搭好了。紧接着,悠扬好听的乐曲就响了起来。

  众人收回目光又自顾起了闲话,心中对这戏台满是轻视不屑。

  唱戏的?

  果真是没参加过宫宴,一点儿新意都没有。

  上官睿的席位就在楚若澜身边,他凑了过去,“戏文哪有刚才五公主你跳的那支舞好看。”

  楚若澜笑了笑,“世子觉得好看就好。”

  突然,有位公子小跑上了戏台,身后追了个小厮。公子跑的欢快,声音也是莺柔婉转,像个女子。

  “小姐,你等等我!”

  台上的“公子”转过身,清了清嗓子训斥小厮:“银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现在要称呼我为公子。一会儿到了那万松书院你可千万别露馅了!”

  众人尚在懵逼,太后已经是眼前一亮,惊喜道:“这是化蝶啊!阿楠,这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啊!”

  “呀!那不是七公主吗?”

  有人说了这一句之后,所有人都才注意到台上那位公子正是女扮男装的七公主,楚云霓。

  楚云霓虽然不得宠爱,却生得极美。用楚云霓自己的话来说,这也就是古人不懂得打扮,她自己懒得收拾,若是装扮起来这宫里头哪位娘娘都不及她容貌的三分之一。

  这是实话。

  是大实话。

  本来人就生得好看,这会儿换上了一身男装,又觉出些男子的英气,别有一番滋味。

  不过这戏子可是最下贱的人,七公主亲自上台演戏我不怕丢了皇家的脸面!

  “皇祖母,七皇妹怎么能亲自上去唱戏?这不合规矩!”楚若澜逮着机会就开腔,“幸亏今天没什么外使,否则传出去咱们大楚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墨浔眉峰轩起,望向戏台上的眼眸里难得的多了一抹兴趣。

  “哀家爱看这个。”太后津津道,“你瞧,她这戏台不像戏台,说是戏又没见唱戏,丢的是哪门子脸啊?”

  说完太后看了楚若澜一眼,“你若是不嚷嚷,这事儿也传不到哪里去。”

  楚若澜那张脸涨得通红,又憋到铁青,手上的锦帕就差被她给撕碎了。没听见上官世子的安慰,楚若澜转头去看,见上官睿眉心紧皱的盯着前头,根本就没注意到她的情绪。

  楚云霓暗暗咬牙,发誓要楚云霓好看!

  楚帝虽然也不满楚云霓这番做法,但太后既然说话了楚帝也只能依着她的意思。若是真传出去,到时候拿楚云霓是问便罢了。

  戏台上的道具随着情节的变化和变化,音乐也随着剧情的起伏变得更有气氛,一开始还看不起楚云霓的人,这会儿就都看得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楚云霓将祝英台演示活了,每一个细节都安排的这么好,叫人真的以为她就是祝英台,而不是大家印象里的大楚七公主。

  不知不觉中,故事已经讲到了祝英台要恢复女儿身,楚云霓下场去换女装,而台上正是梁山伯回了家里,贴身小厮四九不识字,误读了祝英台写给梁山伯的那首诗,这才知道她是女身。

  宴上的官家夫人小姐,妃子公主,有的欣慰抹泪,有的为两人开心,就是墨浔,拿着酒杯的手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都忘了要喝下这杯酒水。

  忽然间音乐一变,祝英台女儿扮相出场。

  为了让人看得更清楚直观,舞台妆效本来就要比日常妆容来的更浓郁些,现在的楚云霓擦了胭脂抹了口脂,打扮起来竟然是惊艳了所有人。

  墨浔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口饮尽,越来越深邃的眼眸却从未离开过戏台。

  此时楚云霓扑在戏台上那简易的坟头上,哭得悲戚,叫人为之动容,宴上几乎所有人都湿了眼眶。

  就是楚若澜也哭红了眼睛,上官睿也偷偷擦了两把眼泪。

  突然间音乐停止,气氛烘托到了极致。只见楚云霓站起来,可一声明显的丝线崩裂开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所有人正在惊疑的望着台上,席上的楚若澜却忍不住的抿唇笑开。

  “七公主的衣服怎么破了!”

  闻言,所有人果真都瞧见楚若澜身上那件衣裙从腋下撕开了一条大的缝隙。

  不知为何,上官睿今天却有些激动的差点儿从席坐上站起来。被别人侧目了之后,他才有尴尬的挪了挪身下的椅子,借着喝酒的动作低下了头。

  众人一惊,有些臣子也已经自觉的低下了头,皇子们亦是尴尬的别开了目光。

  “快看!”

  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声,众人往戏台上看去,心中皆是一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