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四章 出演事故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1 2020-11-04 00:05:00

  原主还真就是个草包公主,别的事情干不好,就是关上门来做做女红这种事情也是为难的紧。

  看着楚云霓十针里有八次都扎了手,女红功夫极好的连翘实在是看不下去,“公主,要不还是奴婢来吧。”

  “不用!”楚云霓咬咬牙,“就算是把这月牙白给染成了红色,这东西也得我来做!”

  连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她需要的药材放在了她的面前,又自己忙去了。

  结果当天熬的太晚,楚云霓第二天没醒得过来,直到快正午的时候才起身。匆匆收拾打扮,又赶着去看了看自己的小话剧。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楚云霓才放心的去了太后宫中。

  太后过寿可是大事儿,楚帝早早的就过来了,皇后以及后宫里有些地位的嫔妃都来过了,只是太后嫌太闹腾,又让他们回去,等到了时辰直接去寿宴就行。

  楚云霓进殿时见楚若澜正在给太后锤着腿脚,眸子里有些诧异。

  这楚若澜是转性了?

  见她过来,太后直接将她喊到身边来,楚若澜也没有再闹,只是收了动作乖乖在旁边等着。

  见鬼了……

  “听阿楠说你给哀家准备了好东西?哀家问了她也不说,正好你来了,先跟哀家说说看。”

  楚云霓笑道,“皇祖母,一会儿寿宴就开了,您连这会儿都等不及了?”

  太后今天精神很好,笑得也比往日要开心的多。“哪一次寿宴哀家都没留到最后,就怕你的好东西哀家等不到,所以现在就想听听。”

  楚云霓心中有些酸涩。

  宫中都是看人下菜的主,不管是平日还是今天的寿宴,有身份有地位的都是安排在前头出场贺寿,像楚云霓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那就只能在最后头了。

  太后年纪大了,总不能一直坐在那等着看礼物,所以这后头的贺礼就算是再名贵大多也没机会再众人面前展示,太后就更不会得知这些心意了。

  太后现在问起,也是知道她的难处吧……

  “皇祖母还是等等看吧,若是不行,孙女儿下回再给皇祖母看也是一样的。”

  太后也不再追问,又笑着说起了别的。

  这期间,楚若澜一直在旁边站着,也不管太后冷没冷落自己,听着讲到好玩儿的地方也要跟着笑一笑。

  离寿宴还有些时间,总不能让太后太累了,楚云霓便自觉的退了出来。

  她前脚才离开,楚若澜后脚也跟了过来。

  楚云霓站定脚步,“五皇姐一直等到现在,是想要跟我说什么?”

  太后没在跟前楚若澜也懒得再装,“我需要跟你说什么吗?跟你说话简直就是自降身份。”

  楚云霓摇摇头,懒得搭理她,径直就往前走了。

  楚若澜不依不饶的追上来,“从前宫宴你可是没资格参加的,这次你是讨好了皇祖母才得了机会,一会儿到了寿宴上你可别丢了皇祖母的脸,丢了我们皇家的脸。”

  说完这一句,楚若澜冷哼一声就走了。

  楚云霓眉心拧成了疙瘩,想了想,又去了看了看自己的话剧。

  一切顺利,台词和舞台设计都没什么问题,一切都在楚云霓的掌握之中。

  为了让这些个宫女彻底放心,楚云霓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给了银子,这会儿又每个人都给了些赏银。

  这几个都是今夜不当值的宫女,按理说绝对来不了太后的寿宴。可如今有了机会,能拿银子不说,还能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若是运气好的被楚帝或者哪位皇子看中,那后半生也就是光耀门楣,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这种好事儿谁都愿意。

  寿宴开始,太后,楚帝,皇后落座后,后宫嫔妃们、皇子公主、以及朝臣贵妇争相的给太后祝寿,这一人一句的祝福好话听得楚云霓是连连感叹。

  古人那些诗词文绉绉却又格外的好听,最主要的是显得很有文化。

  很不巧,楚云霓就是那个没文化的人。

  另外一个没文化的,就是墨浔大国师了。

  见国师前来贺寿,在场的无一不侧目,就想看看墨浔是说个什么贺寿词,又或者能为太后卜上一挂。

  谁知,墨浔就只是冲着太后点了点头,“臣墨浔,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

  没了?

  就没了?

  太后笑着点头,受了国师的祝福,照例的询问了些大楚接下来的运势以及近日的天象……

  楚云霓听得昏昏欲睡时被人喊醒,见来的是自己话剧里头的小宫女,楚云霓心下顿时一沉。

  “对了,云霓呢?怎么不见云霓?”太后在人堆里扫了一眼,没瞧见楚云霓,再往最后头的席位上瞧,也没瞧见楚云霓的影子。“云霓上哪儿去了?这每个人都给哀家送贺寿词了,她不给哀家送吗?”

  楚若澜拿着锦帕掩口,遮住唇边的笑意,一面开口,声音不轻不重,却让宫宴上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七皇妹第一次来宫宴,怕是有些紧张,这会儿大概是跑去哪里了吧。”

  太后皱了下眉,收回目光没有再问。

  楚帝神情有些不悦,“不像话,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楚若澜锦帕下头那张嘴都笑得快要咧到耳根了。

  宫宴外,楚云霓看着捂着小腹痛得直不起腰来的宫女,心急询问:“怎么突然腹痛?是怎么个痛法?”

  宫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虚弱的摆了摆手。

  楚云霓将她拉起来,动作间已经搭上了她的手腕,查了脉象。

  收手时,她垂下的眼眸遮住了里头的情绪。

  “那你去休息吧,这戏,我找别人来。”

  宫女张了张口,又什么都没说就退了下去。

  其他人犯了愁,这一会儿就要上场了,上哪儿去找别人来演?况且这宫女演的就是祝英台,先不说能不能找到人,就是台词与情景来说,一时半会儿的也熟悉不起来,这还怎么演?

  “七公主,依奴婢看这戏要不就算了吧。”

  “是啊,太后又熬不到那会儿,我们演不演都是这么一回事儿。”

  “不过这这银子我们可是不退的。”

  ……

  这些宫女你一言我一语的,甚至都不等楚云霓点头就已经自行要脱下服装。

  “演!谁说不演。”楚云霓拿起椅子上搭着的那一身祝英台的衣裳,“这戏必须演,皇祖母能不能看到,我都要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