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三章 王贵妃找茬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0 2020-11-03 20:59:28

  被人喊作废物已经让楚云霓不悦,这会儿还二话不说就上来拿人?

  连翘心中一急,下意识的就想要挡在楚云霓跟前,“王贵妃娘娘……”

  话还没说完,连翘就被楚云霓给拽到了身后,正面迎向王贵妃那几个狗仗人势要上来抓人的宫女,快准狠的扣住其中一人的穴道往前一拽,再用力踢向另外一人的下盘,直接让人摔了个大马趴。

  见状,另外两个宫女吓得停住了脚步,不敢再上前了。

  王贵妃亦是吓得往回退了退,身边那个跋扈宫女高声喊起来:“来人!快护着贵妃娘娘!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两个人一起上还打不过她一个废物?”

  身边两个宫女得了指令,张开五指朝着楚云霓就抓了过去。楚云霓冷笑避开,相同的招式用在这些人身上真是一点儿都不浪费。

  不过几个浅招,就把这四个宫女给打趴在了地上。

  到底谁是废物,一目了然。

  王贵妃气得不轻,指向楚云霓的手指禁不住的颤抖。“你可知道我是谁!”

  “贵妃娘娘是不是年纪大了,记性差了脑子不太好使,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王贵妃气得往上翻了个白眼,就差身边宫女给她摁两下人中掐掐气了。

  “你……你……你弄毁了了本宫的海棠,还二话不说打了本宫的人……你可知那海棠是本宫亲手种下要送给太后贺寿的礼物!”

  说起海棠,楚云霓倒是想起来自己刚刚在御花园里确实是扔了根棍子,好像是打了个什么花花草草,没想到竟然是王贵妃的海棠花?

  楚云霓都被她给气笑了。

  “送礼?那个海棠?”

  “你笑什么!”王贵妃声音尖锐起来,“那海棠在大楚可是价值千金,更是本宫亲手种下,全凭的是一片心意。现在太后寿宴在即,你怎么赔我!”

  楚云霓浑不在意,“赔?我为什么要赔?”

  王贵妃面色狰狞,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楚云霓抢了话头,道:“从没听过大楚有什么海棠花能金贵成这样。也没听过哪个寿宴送礼会送海棠花这样小家子气的东西。”说道这一句,她的声音骤然转冷,“更没见过有人送寿辰礼,送的却是白色的花儿。”

  虽然看的不是很仔细,也没瞧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品种,但楚云霓可是清楚记得她在御花园动手时身边就只有白色的花。

  这是太后的寿宴,又不是死了人,送什么白花?

  找死呐?

  王贵妃神情有些不自然,说话也断了气势,“那花……”

  “贵妃娘娘是想说那花还没长成,过两天还会变个红色?”楚云霓肆意大笑起来,“这样话你不怕送出去又掉色,到了皇祖母手里又变成了白的?”

  笑过之后,楚云霓提高了嗓音,声音里依旧是透出几分冷意,更多了些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势。

  “那可是我皇祖母的寿辰,你送这个,是不想盼着我皇祖母好,不想盼着我大楚好?王贵妃娘娘,你安的什么心!”

  王贵妃浑身一震,几乎想要跑上去撕了她那张嘴。那张精致粉状的脸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带来的那些个宫女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这可是灭顶死罪啊……

  王贵妃能上位得楚帝宠爱全凭这张甜出蜜的嘴,可这会儿这张嘴却被楚云霓给骂的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憋了半天的王贵妃气得跺跺脚,伸手指着楚云霓,“你给本宫等着!”

  丢下这句狠话,王贵妃带着人又匆匆离去。

  走出云霞阁些距离,跋扈宫女问王贵妃,“娘娘,现在该怎么办?”

  其实那海棠花本来就是王贵妃觉得好看养着玩儿的,说是亲手种下,不过她坐在旁边,看着花匠宫人种下去的,她自己却连一滴水都没浇过。听说自己海棠花被毁她才寻了这个借口想要教训楚云霓,没想到,竟然反被楚云霓给教训了。

  花毁了就毁了,但那些话若是传出去,别说她的贵妃之位,就是王家也要遭殃。

  “怎么办怎么办?”王贵妃憋了半天的气照着那宫女就撒了出来,劈头盖脸的一顿踢打,“现在还不赶紧叫人去把御花园里那些花给拔了!”

  云霞阁中,连翘正给楚云霓的膝盖抹着药膏,药膏涂在上头清清凉凉,舒服的楚云霓轻轻哼了哼。

  “公主你就是心大,今天这事儿你算是跟王贵妃彻底结下梁子了。那王家……不好惹呢。”

  “本公主就好惹了?”楚云霓冷哼,“就她这样胸大无脑女人有什么好怕的?今天我不过就是给她涨涨记性,升升经验条,别在宫斗剧里活不到两集就死了。”

  连翘皱了皱眉,“公主又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奴婢又听不懂。”

  说起来……

  “连翘,你觉得皇祖母过寿辰,我要送个什么才好?”

  连翘很认真的想了想。“咱们云霞阁也没什么好东西能送的,要送的话也就只能贴合着太后的喜好去送了。”

  太后的喜好……

  突然间楚云霓脑中闪过一道灵光,瞬间眼眸就带了笑。

  “我知道送什么了。”

  太后每年的寿宴都会请宫外演的好的戏班子来唱戏,既然太后喜欢听化蝶,那楚云霓就叫人演化蝶。

  不过宫外她去不了,也不知道太后请的是哪个戏班子,想了想,楚云霓就自己去找了几个宫女和太监,自己排戏。

  不会戏文不会唱腔?那就演话剧!

  主意定下来,楚云霓便忙起了这桩事情。

  这日子一晃,隔日就是太后的寿辰了。

  连翘翻箱倒柜的终于是给楚云霓找了一件算是合宜且看着崭新的衣裳,另外,还拿了一块月白色的破布过来。

  “公主,这块破布是干什么用的?若是没用奴婢就扔掉了。”

  楚云霓没当回事儿,等连翘拿着东西出去了她才恍然想起,赶忙追了出去,将那块布给抢了过来。

  “这可是你家公主的战利品,怎么能丢了。”

  连翘好奇,“公主,这是什么?”

  楚云霓抿唇笑。

  这是那一日墨浔挥剑斩下的一片衣角,自然是她的战利品。

  这块布不仅不能扔,楚云霓还要做个香囊香包什么的挂在自己身上。明日寿宴墨浔一定会来,她就更要带着这香包香囊的在他面前晃荡两圈。

  那才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