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二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2 2020-11-03 20:58:30

  慌吗?

  这个要慌,问题很大。

  楚云霓扯了扯唇角,笑得有些艰涩。

  “后宫之地,国师把我单独留下,若是传出去怕是会有损国师名声。这样不好吧……”楚云霓犯怂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才刚迈出步子,脚掌还没落地,楚云霓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打在自己的腘窝上,接着她的膝盖就狠狠砸到了地上。

  这样也就罢了,只听她痛吟了一声,身子一软,竟晕了过去。

  卓迹整个人僵了一下,走到楚云霓身边稍稍弯下身子看了看。“主子,七公主好像晕过去了。”

  墨浔面无表情,控制着身下轮椅来到楚云霓跟前。默默看了片刻,竟伸出有右脚,在楚云霓的身上踹了两下。

  倏然间,地上晕倒的人一把拽了过去。墨浔眸心一窒,快速将那条腿收了回来。

  与此同时,一道响彻整个御花园的声音喊道:“快来人!国师摔倒了!”

  墨浔:……

  卓迹:……

  楚云霓把他的衣摆紧紧的拽在手心里,一边又仰着头拼命的喊着:“快来人啊!人呢!”

  卓迹眉心皱起,出言劝道:“七公主,你别喊了,没人敢过来。”

  楚云霓整个人僵了僵,她转过头,抬眸望去,又见墨浔那张黑的都能滴出墨的脸,心里咯噔一下。

  面前的人稍稍压下身子,明明算不上壮硕魁梧的身体却可以把她整个人都包裹在自己的身影下,遮了个严严实实。

  “你抓着本国师……想要干什么?”

  楚云霓豁出去了,直言道:“国师不是腿脚不便?我正给国师治腿呢。”

  墨浔笑起来,笑得却有些渗人。

  “你就是这么给本国师治腿的?”

  视线往下,楚云霓虎躯一震。

  她紧紧抓着的根本不是墨浔的腿脚,而只是一片衣摆而已。

  “这……”

  随着一声利剑出鞘的清脆,楚云霓眼前寒光一闪,还来不及求饶呼救,楚云霓就往后重新摔到了地上,手里头拽着的就只有那一截被斩断了的衣摆。

  墨浔手里的那把剑,剑柄上镶了一颗绿色的宝石,把他那只手衬得更加漂亮。阳光映在刃上,再把寒光反射到他那脸上,楚云霓没注意他出尘绝世的相貌,倒是只看见了那上头的森冷怒意。

  她没出息的缩了缩脑袋,心有余悸的感叹,若不是她命大,墨浔这一剑怕是会直接斩了她的脑袋。

  卓迹暗暗摇头。

  自家主子要不是故意放水收了几分力道和准度,七公主这会儿还有命在?

  墨浔动了动手腕,那寒刃的光明暗交接的映在他的脸上,楚云霓误以为他又要对自己痛下黑手,慌忙闭上双眼,脸上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刚刚晕过去了什么都没感觉到。”

  “是吗?”墨浔从喉咙里挤出的这两个字像是从冰窟窿里头捞出来的,带着冰碴子狠狠扎在楚云霓的身上。

  ……

  楚云霓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了啊……

  “是太后!”楚云霓把太后搬出来,“是太后让我给你治腿疾的嘛。”

  她想站起来,可刚刚摔跪下去那一下实在是太痛,让她这会儿才刚有了动作又吃痛不稳的重新跌了下去。

  这一身闷响比刚才要更甚,听得卓迹都觉得疼了。

  楚云霓忍着疼痛,艰涩开口:“你看,你的洁癖是不是没以前那么变……”她把还没说完的字音给咽了回去,换了个说法道:“没以前那么严重了?这可是我的功劳。”

  说这话的时候,楚云霓疼得都带了些哭腔,听着委屈的不行。

  卓迹看着她手里还紧紧捏着的那一块衣服料子,眼皮子狂跳,更是忍不住的人心里头为她捏了把汗。

  说起来他家主子的洁癖确实没以前严重了,可他跟随主子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主子动过这么大的气,显露过这么明显的情绪。

  这也不知道算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墨浔额前的血管突突跳着,“哦?你这是在跟本国师邀功?”

  楚云霓憋红了一双眼睛,“我说的实话,不敢邀功。”说罢,她还往前挪了挪,眼看就要到墨浔跟前了,又心有余悸的停下了动作。“墨国师,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把接下来的治疗给落实一下?”

  墨浔脸上的神情变幻了几番,就在卓迹以为主子要挥剑斩人的时候,墨浔竟把剑扔了回来,转过轮椅,一声不吭的走了。

  卓迹:???

  这是个假的主子吧……

  看着人走远了,楚云霓才堪堪松了一口气。拉起裙摆和裤腿看了一眼,见两个膝盖都跌的青紫,气得她又把墨浔臭骂几遍王八蛋。

  见楚云霓扶着宫墙跛着腿脚的回来,连翘吓得脸都白了。

  “公主你这是受罚了?是皇后?还是五公主……”

  楚云霓摆摆手,话还没说利索,有人就带着人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看着来人……

  穿的倒是华贵,气势也拿捏的很足,长得也很是漂亮,但楚云霓表示不认识。

  问连翘,连翘也说不认识。

  “大胆!见了王贵妃竟然不行礼?”

  原来这就是娴妃小产之后楚帝后宫里新上位的王贵妃。

  瞧着年纪比楚云霓大不了多少,长得也是秀气好看,但大概是因为坐上了贵妃的位置,所以打扮的有些过于端庄,失去了本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连翘忙规规矩矩的行了礼,见楚云霓没表示,王贵妃身边的那个跋扈宫女恨不得把下巴抬到天上去。

  “说你呢,怎么不给我们贵妃娘娘请安?”

  楚云霓低头在身边瞧了瞧,又像是突然才想起,“我倒是忘了,踏雪被留在太后宫中,没在这,没法给贵妃娘娘请安了。”

  王贵妃杏眸一瞪,拿捏出几分气势,一边又冷笑了起来。“你是往太后宫里头住了个把月就觉得自己真是个公主了?”

  楚云霓假装听不懂,“王贵妃说的是,我还真是个公主。”

  王贵妃目光扫了这云霞阁一圈,接着就是一道轻嗤,“你算是哪门子公主?”

  楚云霓依旧是听不懂,“就是……大楚的公主咯。”

  “笑话!”王贵妃满是轻蔑,“我大楚可没你这样的废物公主!”

  说罢,王贵妃扬声吩咐道:“来人,将她给本宫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