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一章 现场版的恩怨情仇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44 2020-11-02 00:05:00

  内殿中,楚云霓从窗边收回目光,“皇祖母真的不见见五皇姐?她都来了好几次了。”

  太后靠在软塌上,慵懒的轻抚着踏雪白色的绒毛。

  “不见,每次来哀家这里都闹腾的紧。”

  楚云霓轻笑,“那皇祖母不觉得我闹腾?”

  太后也笑。“你也闹腾。还是这小东西讨人喜欢。”

  “皇祖母若是喜欢,踏雪就留在这里陪着您?只是它偶尔也会耍耍脾气,到时候皇祖母不要生它这个小东西的气才好。”

  太后稍稍坐起身子,楚云霓见了,忙把旁边的软垫赶紧递过去。

  “在哀家这里住得好好的,干什么又要回你那云霞阁。”

  楚云霓垂下眼眸,轻声回答:“孙女儿本来就是云霞阁的主人,总不能天天赖在皇祖母这里,像什么话……现在皇祖母身体也好转了,我就更不能赖在这里了,不合规矩。”

  太后叹道:“你这孩子,其实用不着这么懂事儿。”

  她母妃早死,父皇又不待见,不懂事儿,她怎么在这宫中活下去?

  太后放开踏雪,起了身。“等先皇忌日过了你再回去吧。”

  “好,听皇祖母的。”

  先皇忌日那一天,楚云霓跟着太后再一次踏进了钦天监。先皇忌日只是在摆放着大楚列为先皇祖宗的牌位殿室内进行,楚云霓未有资格进去,就只是在殿外等着,倒是没看见墨浔,甚至连卓迹也没瞧见。

  倒是从一开始就盯着她的楚若澜,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恨不得直接过来撕了她。

  祭祀结束,太后把皇后与楚若澜叫了进去,又让其他人先回宫去。皇后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楚若澜却满是得意之色。

  楚云霓往那扇关上的殿门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随着楚帝回宫去了。

  回了宫,楚云霓喊着连翘收拾好了东西,直接回了云霞阁。

  至于踏雪,果真就留在了太后宫中作为陪伴。

  太后宫中确实舒服,但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及自己的狗窝,这云霞阁怎么看怎么舒服,甚至连空气都全是自由的味道。

  连翘有几分担忧,“往年五公主的生辰宴可热闹了,今年宴会不成,五公主怕是又要怪到公主你的头上来。”

  楚云霓站在那颗老树下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但凡她还有点儿脑子,钦天监这一跪短期内她是不敢再来云霞阁闹事了。”

  小辈们都进不来的地方她被太后喊进去见祖宗,这就是特殊对待。

  小半个时辰之后,在殿内跪到腿脚发麻的楚若澜这才察觉不对。

  这哪里是太后偏爱,这根本就是太后对她和皇后的惩罚。

  楚若澜心中一惊,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趾。

  原来那一日太后早就已经知道了真相,现在不光是惩罚,更是警告……

  果真,从那一日之后楚若澜没再来云霞阁找麻烦,楚云霓也并未再见过墨浔,眼界心境都清静自在。

  而楚云霓常往太后宫中去,阿楠嬷嬷也经常会带些吃的拿些用的过来,云霞阁的小日子还算是滋润。

  这不知不觉的,两个月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

  天气逐渐转凉,楚云霓担心太后风湿发作,早早的就过去请了安。太后今天心情大好,不仅多吃了两块糕点,还逗了踏雪好一会儿,最后还让楚云霓再给她讲些自己没听过的戏文故事。

  楚云霓今天挑了个短小的故事,太后虽然也感兴趣,却没有听《梁祝》时的期待。

  从太后宫中告退出来,阿楠嬷嬷有意提醒,说太后下个月便要过寿辰,让楚云霓早早准备。

  太后寿辰……

  就云霞阁那点儿家当,最值钱的东西还是太后赏赐过来的,总不能再还回去,说这是自己送的……

  太后这般疼爱她,过寿辰这么重要的场合送的东西当然不能寒酸了去。

  不仅要能上的台面,更要送的新颖。

  这可就难了……

  经过御花园时,楚云霓远远就听见有人在哀嚎痛苦,寻声过去,别的没瞧见,倒是先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墨浔。

  时隔两个多月,这还是楚云霓第一次遇见墨浔。

  国师还是那个国师,不可一世,高高在上,不容忍仰视触碰。

  “奴婢知错,国师饶命……”

  那哀嚎声又喊叫起来,楚云霓这才看见墨浔身前不远处有个宫女正在挨打行刑。看着身上那伤,楚云霓倒吸一口,来不及多想,人已经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慢着!”

  楚云霓拦下行刑的宫人,怒瞪着墨浔,“这宫女如何得罪了国师,你把她半条命都给打没了!”

  看清来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在国师动怒时候来找存在感,这七公主真会挑时候。

  墨浔眉梢轩起,“怎么,你想要替她受了这份打?”

  “这后宫是你的?你想来就来,想打就打?”

  众人:!!!

  来了来了,七公主与墨国师的恩怨情仇!

  墨浔眼瞳微眯,“这脑子是哪个废物给你的,整天让你这么不知好歹。”

  楚云霓悠然一笑,“我是公主,你说我的脑子是谁给的?”

  是……楚帝?

  众人倒吸一口,默契的朝着后头齐齐退了两步。

  这可不是该看的热闹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墨浔冷漠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继续盯着地上那已经快要断气的宫女。“打。”

  楚云霓一怒,上去将宫人手里打人的棍子抢过来,随手扔了出去。

  众人又是惊呼一声。

  那可是王贵妃亲手种下的海棠花……

  “她犯了何事你要打死她?”

  身边的卓迹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头人,“七公主,这人冲撞了国师。”

  又是冲撞。

  “你这人是豆腐做的?这么金贵?撞一下能散了?”

  嚯!

  果真是能从国师手里头活下来的人,说话这般不要命。

  但其实才说完这句话楚云霓就后悔了。

  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了墨浔的面子,墨浔还不得把怒气都发作在她的身上?

  抬眼,楚云霓果真就撞上了墨浔那双威慑十足的眸子,心里咯噔一下,气势一下就灭了个干净。

  “我是说,国师操心的都是国家大事,大人有大度,何必与一个宫女计较。反正人你已经打过了,气也消了,大家也都散了吧。”

  墨浔似笑非笑,看的楚云霓眉心一跳。

  “那便散了吧。”说罢,却见他朝着楚云霓稍稍抬了抬下巴,“但你得留下。”

  闻言,所有人忙谢过国师,瞬间散了个干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