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二十章 有意为之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4 2020-11-02 00:05:00

  墨浔未做搭理,只是吩咐卓迹回钦天监。

  快要走出太后的仁寿宫,墨浔突然停下了脚步,微微侧眸望向身后。

  卓迹不解,“主子?”

  “她人呢?”

  卓迹回首,“七公主她……”

  站在那里的楚云霓见墨浔的轮椅停下来,而卓迹又在望着这边,便脚步欢快的走了过去。

  “国师找我有事儿?”

  墨浔动了动唇,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可一转头就瞧见楚云霓手里头抱着那只叫做踏雪的狐狸。小狐狸滴溜着那双小黑眼睛,小心谨慎的盯着墨浔。

  大概也是想起上回差点儿丢了性命的事情,小家伙一动不敢动,乖乖的窝在楚云霓的怀中。

  恰时,一阵轻风吹过,几根白色的绒毛随着微风吹拂起来,不留神根本就瞧不清楚。

  然而墨浔却脸色大变,坐着的轮椅已经往后退了好一些。

  卓迹沉下脸色,挥手挡开那几根狐狸毛。

  “七公主,主子不喜这些东西,以后请七公主看好这小畜生,再冲撞主子可就不像上次那么好说话了。”

  楚云霓把踏雪往怀里头藏了藏,“哟,我给忘记了。”

  说完这个,楚云霓又正了脸色,“它有名字,叫踏雪,你不准叫它小畜生。”

  卓迹脸色又沉了沉。

  “回钦天监!”

  墨浔紧紧抓着扶手,用能把人冷死的语气说完这四个字后就真的走了,主仆二人脚步之快,笑得楚云霓差点儿直不起腰来。

  回了偏殿,连翘就跑了过来,将踏雪从她怀里抱过来。到了自己的地方,踏雪才算是放松了些,也敢冒着脑袋四处张望了。

  “公主你怎么总是去招惹国师。都知道国师不喜欢这个,刚才还特地跑来把踏雪抱出去。”连翘往外头看了看,“怎么样,国师没难为你们吧?”

  楚云霓笑得没心没肺。“都说了嘛,要治脚就得先把洁癖这个病给治了。既然是治病,那他为难我干什么?”

  连翘:……

  公主你心是真的大啊。

  用了晚膳以后,楚云霓就把安神助眠的药给太后端了过去。太后不愿吃,还是楚云霓哄着她才喝了下去。

  又陪着太后说了会儿话,等着太后睡着,楚云霓才与阿楠嬷嬷退了出来。

  “嬷嬷。”楚云霓轻声询问,“白日里你取来的东西是什么啊?”

  阿楠嬷嬷叹了一声,“是先皇的一些衣物。本来这些东西应该是随葬的,可太后念着先皇,便把东西留下了几样。”

  楚云霓顺着嬷嬷的话再问:“皇祖母这几日做梦,都是与先皇有关?”

  嬷嬷摇头,“太后不说,奴婢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太后这么吩咐,怕也有些关系。”

  回了偏殿,楚云霓好奇的又问了问连翘。连翘一脸八卦,“公主你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楚云霓懵逼的摇头,原主是个草包,什么都不操心,只要躲着不被人欺负就行。而她是个穿越人士,怎么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

  原来,太后年轻时也是颇有手段的人,为了保住位置,也为了留住先皇的心,手里头也治过几个先皇的宠妃,流过几个不该出世的孩子。为此先皇还冷落了太后好些年。

  直到先皇驾崩,都未曾原谅过太后。

  也正是因为当年的这些事情让楚帝误会太后依旧是心狠手辣,这才赌气不愿意过来。

  嬷嬷又长叹了一声:“现在太后年纪大了,许多事情看淡看开,早已不是从前了。可能马上就要到先皇忌日,先皇还是计较这些,所以才让太后被梦魇缠身吧。”

  所以太后才把墨浔叫进宫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

  楚云霓想说点儿什么,又觉得现在劝什么都劝不好。在一个封建时代与别人讲科学道理,别人不把你当傻子异类才怪呢。

  若是那个神棍真的能让太后安心也未尝不可。

  也不知道是墨浔那边起了作用还是她的药有了效果,太后这一晚上果真没有再做过噩梦,整个人的精神都恢复了不少。

  看着太后安康,楚云霓心里头也跟着高兴。

  在太后宫中的日子太过舒服,这一转眼又过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楚云霓给太后医治好了伤势,风湿症状也得到了缓解,与楚云霓之间也更加亲密了许多。

  期间皇后和楚若澜来过几回都被太后要静养的理由借口不见,几次之后两人便没有再来自讨没趣了。

  而这一日,楚若澜又来了。

  楚若澜站在殿苑中,得到的依旧是太后已经睡下不便打扰让她先回去的敷衍话。楚若澜咬咬牙,指着前头刚刚进入太后内殿的楚云霓,“不是说皇祖母午憩,那她怎么能进去?”

  宫女低眉顺目,回道:“每一日太后午憩的时候七公主都要进去侍奉太后的。”

  “那我也能侍奉皇祖母,让开!”

  宫女不敢,依旧是拦在她跟前。“五公主莫要为难奴婢,这是太后的吩咐。”

  楚若澜不依不饶,“本公主可是太后最疼爱的皇孙女儿,你一个贱婢竟敢拦我?”

  说罢,楚若澜扬起手就要打过去。

  “五公主来了啊。”阿楠嬷嬷从内殿走出来,冲着楚若澜行了个礼。

  得见是阿楠嬷嬷,楚若澜收起了两分嚣张,“嬷嬷,我要见皇祖母。”

  嬷嬷摇头,“公主来的不是时候,太后刚睡下。”

  前天不是时候,今天不是时候,明天也不会是时候。

  楚若澜含着泪,泫然欲泣,“我是做错了什么,皇祖母为何不愿意见我?”

  嬷嬷安慰了两句,转身又要回去。突然想起一事,又与楚若澜说:“对了,过两日就是先皇的忌日,太后想要祭奠先皇,五公主的生辰宴怕就办不成了。”

  楚若澜愣了一下,“办不成了?”

  阿楠嬷嬷点头,客客气气的与她说,“太后说五公主每年的生辰宴都大办,热闹的不行,今年为了祭祀先皇就先歇一歇吧。五公主不会不同意吧?”

  这能不同意?

  这敢不同意?

  楚若澜恨不得咬碎银牙,却只能把怨气往肚子里咽。

  嬷嬷满意的笑了笑,又像是突然想起来的问:“五公主今日过来找太后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如五公主先与奴婢说,等太后醒来奴婢再回禀给太后就是了。”

  楚若澜没说话,只是不甘心的跺了下脚,冷哼一声,摆着臭脸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