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九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21 2020-11-01 00:05:00

  要说太后被梦魇缠身这事儿传了也就传了,怎么几天连续做一个噩梦的事情,她这个离太后最近的人都不知道,墨浔在钦天监中,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莫非宫中遍地都是国师耳目?

  太后有些惊愕,“国师怎知哀家连续几日做的都是同一个噩梦?这事儿连阿楠都不知道。”

  墨浔垂眸轻语,“臣卜算来的。”

  楚云霓这才看见墨浔手边的桌上丢了几只卦。

  太后倾着身子往前头看了一眼,“这要如何破解?”

  墨浔没说话,只是又侧眸看了楚云霓一眼。楚云霓笑了笑,寻了个借口拿着茶壶就出去了。

  看着宫女往茶壶里放上今年上贡的新茶,又瞧着宫女熟练的往里头灌热水,楚云霓突然觉得就凭着墨浔那个装神弄鬼一派胡言的德行,以及前两次对自己的算计,她不往这个茶壶里放点东西怕是对不起这一场过节。

  想到此,楚云霓去拿来能治人发痒过敏的药材,趁无人注意时悄悄涂抹在墨浔那一杯茶盏底,覆上茶水,根本就不会被人察觉。

  端着茶水进了内殿,太后与墨浔之间也已经说完了。

  楚云霓给太后端了茶,又给墨浔送去茶水。

  她心里清楚的直到这药材有多强烈的药性,又想着一会儿就能瞧见高高在上不容人轻易仰视的国师大人毫无形象的挠痒痒,楚云霓心中一乐。

  墨浔见楚云霓端着茶水过来,却又见她低着头傻乐。也不知道她乐个什么劲儿,在茶水送过来的时候竟得意忘形差点儿翻了这一杯茶。

  尚在出神的楚云霓就只见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好看的手伸过来想要接过茶水,楚云霓心里一虚,本来只是差点儿被打翻的茶水这回是真的翻了。

  茶水是新煮开的沸水,洒在墨浔手背上立刻就被烫红了一片。墨浔缩手瞬间,又不小心扬了那一盏茶,致使不少茶水都洒在了墨浔的衣摆上。

  墨浔那一张脸都黑了。

  楚云霓看着那通红还沾了两片未泡开的茶叶的手背,忙伸手将茶叶拂开,指尖还未触碰到他的肌肤,就听见墨浔嗓音里明显被强压下去的滔天愤怒。

  “滚!”

  楚云霓不以为然,“对不住对不住,手滑了!”见茶叶几乎都洒在了他的衣服上,楚云霓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要将他从轮椅上拽起来。“起来起来,我给你掸一掸。”

  见他不动,楚云霓脱口道:“别装了,又不是真的站不起来。”

  ……

  楚云霓裂开了。

  要死啊!

  她把墨浔的秘密说出来了,墨浔是不是要杀她灭口了?

  楚云霓僵硬的抬起头,果真瞧见墨浔脸上黑的都能滴出墨来了。

  一念之间,楚云霓已经想到了自己在墨浔手里的千百种死法。

  “云霓,你刚刚说什么?”太后没听清楚,问了这么一句。

  楚云霓动了动唇,“我是说,国师这双腿我大概也能治。”

  太后顿时欣喜,“此话当真?”

  墨浔难看的脸上挤出一抹咬牙切齿的笑。“是吗?七公主当真能治?”

  楚云霓连连点头,“能治能治,一定能治。”

  本来就是装的,怎么不能治?

  必须能治!

  “好!”太后站起来,“哀家就知道。我们大楚的公主哪里会是什么平庸之辈,太医院里这么多太医都没本事治好哀家的旧疾,云霓你一来就缓解了旧疾疼痛。国师这腿疾,想必你也一定有办法。”

  看着楚云霓,太后满是欣慰与笑意。

  “若是真的治好了国师的腿疾,那你可真是大功一件。”

  忽闻一声轻笑,又是墨浔。

  “若是治不好,你可知是什么罪?”

  楚云霓心下一沉。

  只要她泄露墨浔那双腿是装出来,那别人也会当她是没本事,故意推脱,既然立下军令状却没本事医治,那就是欺君罔上,死罪。

  若墨浔真有残疾,她医治不好,那也是欺君之罪,一样得死。

  墨浔眸心渐沉,“七公主,你确定能医治好本国师的腿?”

  军令状已立下,开弓没有回头箭,楚云霓哪里还有撤回去的可能。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人,“只要国师这腿想要重新站起来,那我就一定能医。”

  话外之意,那就是说若是墨浔不想,那就继续假装?

  倏然,墨浔笑了起来,却是不屑的轻嗤,“七公主想要多久时限?”

  楚云霓摇头,“这我可不敢瞎说。我都还没给国师查过诊过,怎么知道你这‘病’情是轻是重?就算是查过诊过,这也需要制定治疗方案,还得要国师你配合治疗。国师这般讲究,又不让人近身,更别说触碰,所以想要治疗国师的腿疾,依我看还是得先把洁癖这个病症治疗一下。”

  墨浔眼眸紧缩一瞬。

  楚云霓后退一步,心有余悸刚才从那双乌眸了清楚看见的一抹杀意。

  太后笑着走过来,拉着楚云霓,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似做安慰。“云霓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国师太过讲究,一般人确实难办。且国师国事繁忙,要为大楚操心,哪儿能天天静养着,说时限不是在为难云霓吗?”

  听着太后为自己说话,楚云霓心中一暖,更加认定自己决绝对要医治好墨浔的双腿,不让太后她老人家失望。

  再次抬起眼眸,里头已经满是坚定。

  墨浔心口一窒,右手悄悄在腿上抚了一下,又装着若无其事的将上头的茶叶给拂去。

  阿楠嬷嬷适时进来,手里头端了个红漆木的托盘。来到墨洵身边时,嬷嬷将东西递过去。拿了东西,墨浔便告辞离开了。

  刚走出殿外,楚云霓就追了上来,恰好看见卓迹从墨浔手里接过那个红色的漆木托盘。

  那上头盖着一张锦布,根本就看不出来下头是什么。不过看卓迹端着那托盘还一副肃穆的模样,楚云霓心下一紧,大概已经猜出那里头是什么东西了。

  墨浔连个眼神都没给楚云霓,径直朝外而去。主子没发话,卓迹自然也不理,跟着主子就走。

  楚云霓重新追上去,“等等。”

  墨浔停下轮椅,冷眸横扫过去。楚云霓干笑笑,“那个……我想问问国师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先把洁癖治了再说?”

  卓迹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七公主要给国师治洁癖?

  怎么治?把人拔干净扔泥里滚两圈?

  她是真不想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