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八章 神棍就是神棍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9 2020-11-01 00:05:00

  本来只是打算让太后有个消遣,没想到太后竟听得入了迷,她便放慢了速度,将故事细细讲过。听到精彩处,太后还追问了好几句。

  “那祝英台险些就要被发现女儿身!”

  说到这里,楚云霓收了银针,又将太后的衣袖放下来,“今天就讲到这里,明日我给皇祖母看诊的时候再接着说。”

  太后不乐意了,“哪有你这样吊着别人的,快些说,故事接下来怎么样了?”

  楚云霓就是要卖这个关子,像是哄小孩一般,“皇祖母只要乖乖听话,好好喝药好好休息,明日我就来早些,多给你说一段。”

  阿楠嬷嬷笑起来,太后也笑了起来。

  其乐融融的气氛里,所有人都默契的不去提起昨天的事情,就只说着当前。

  “哪有七公主这样的,一个故事还要分成几段来说。奴婢看干脆在咱们宫里头给公主收拾出地方来,让公主住下,天天与太后说故事。”

  阿楠嬷嬷才刚说完,太后就点了头,“还是阿楠你知晓哀家的心意。快去收拾好地方,今日就在这边住下。”

  住下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她云霞阁里还有个连翘和一只踏雪。

  太后大手一挥,让她直接住进偏殿,别说一个宫婢一只狐狸,就是一打宫婢一窝狐狸都够住了。

  太后宫中待遇就是不错,吃的穿的就说了,就是身边服侍的宫婢也多了好几个。连翘一整日都不太开心,楚云霓问了以后小丫头才带着哭腔说:“公主,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楚云霓:???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傻了?”

  连翘吸了吸鼻子,“太后身边这么多人伺候着公主,各个都比奴婢用心。奴婢笨手笨脚,怕公主嫌弃。”

  楚云霓笑起来,往连翘脑门上不轻不重的戳了一下。“如果嫌弃我早就嫌弃了,又何必等到今天。”

  况且,昨天被污蔑推伤太后,当时这些宫人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现在见她得太后亲近,又想方设法的装乖卖巧讨好自己。

  这样的人,楚云霓用不起,也不敢用。

  见她神情转冷,连翘心中惴惴,“公主,要不然我们还是回云霞阁吧?”

  楚云霓摇头,“现在太后这里反而才是最清净的地方,我们安心住着就是了。”

  娴妃腹中的孩子最终还是没能留住,已经成了形的男胎就这么没了。楚帝心情极差,朝中上下乃至后宫嫔妃皆不敢惹。就是太后这里,楚帝也好几天没来了。

  楚帝不来,后宫嫔妃就更加不敢来,那小辈的皇子公主也自然不敢过来讨没趣。

  这么一说,太后这里确实才是最清净的了。

  有了楚云霓的诊治,太后身体日渐康好,可夜里头却睡的不太安稳。

  这天半夜里太后殿中所有的烛火都点了起来,宫女们脚步匆匆的进出内殿。连翘将熟睡的楚云霓喊醒,还没等说话,又见楚云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再将踏雪抱进怀里,又睡了过去。

  “公主!”连翘直接将她的被子给掀了,“太后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儿。”

  楚云霓猛地翻爬起来,连鞋袜都没穿,只穿着一身里衣就跑去了太后殿中。

  太后坐在那,神情有些疲惫,阿楠嬷嬷正拿着帕子给她擦着额前。见楚云霓进来,惊呼一声:“七公主怎么这么跑来了,连鞋袜都没穿。”

  楚云霓顾不得规矩顾不上请安,直接跑到太后跟前,上上下下恨不得把太后看个干净。

  “皇祖母哪里不舒服?是又疼了?”

  见她这般,太后心中一热。“不疼,只是醒了罢了。”

  说罢,又让阿楠嬷嬷快去给楚云霓找双鞋,找件衣裳来披着。阿楠嬷嬷刚吩咐下去,连翘就把衣服鞋子都带过来了。

  楚云霓胡乱趿上鞋子,根本就没去管衣裳,只追问阿楠嬷嬷,“嬷嬷,皇祖母怎么了?”

  嬷嬷叹了一声,“噩梦。已经连着两三天都做了噩梦,但好像今晚上的尤为吓人,奴婢在隔壁都听见太后惊喊了。”

  楚云霓提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她重新走到太后身边,轻轻给太后摁揉着两侧的太阳穴。“孙女儿倒是知道有几位药草有安神助眠的功效,一会儿我让人去太医院抓来给皇祖母试试看?”

  太后将她的手拉下来,长叹了一声,“这药怕是没什么用。这几日……”

  这话才说到一半太后又不想说了,刚刚才缓过来的脸色又变得苍白难看起来。

  楚云霓不再问,只是乖巧的陪在太后身边。

  天蒙蒙亮的时候太后才又有了困意,楚云霓等太后熟睡了之后写了助眠的方子递给嬷嬷,这才回了偏殿休息。

  下午些的时候楚云霓才醒来,匆匆洗漱换衣又要急着去看太后。

  可刚走出偏殿,就差点儿撞上了墨浔。

  今日墨浔穿的是一身月牙白的衣裳,如同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般的冷然轻傲。

  一个外臣,长得这么好看,又天天往后宫里跑,也不怕真传出点什么风言风语来。

  “看够了吗?”

  楚云霓醒了神,轻咳两声,“你过来干什么?”

  墨浔侧眸睨着她,“你以为本国师跟你一样,是过来杵在这看人的?”

  丢下这句欠揍的话,墨浔就径直去了内殿。

  楚云霓追上去,进了内殿后见太后端坐在那,衣服妆容以及配饰都穿戴齐全,显得有些庄重。

  再看墨浔,依旧是那副冷面孔,但神情之中竟也稍显的严肃。

  莫非她来的不是时候?

  正要退出去,楚云霓却被阿楠嬷嬷喊着:“奴婢有些事情需离开片刻,太后这边先烦公主伺候着。”

  楚云霓:???

  太后这么这么多的宫女太监,让他们伺候不行?非得让她这个跟墨浔有过节的人来伺候?

  一次是诬陷,一次又是要砍了她的手,这墨浔心眼小起来还不知道又要怎么作她。

  “太后这几日是恶魇缠身,没休息好?”

  太后惊疑:“国师算出来了?”

  楚云霓:后宫里屁大点儿的事都被传得沸沸扬扬,昨晚上太后宫中这么热闹,谁还不知道。

  墨浔颔首,说了太后几处面相,都是直指梦魇惊扰不好安睡。太后连连点头,赞叹国师果然是有几分本事。

  楚云霓:神棍就是神棍,专想着骗老太太。

  墨浔又言:“可这几天连续做的都是同一个噩梦,太后不觉得有些不妥?”

  楚云霓惊了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