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七章 蹬鼻子上脸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16 2020-10-31 00:05:00

  他这么干脆,楚云霓倒是有些后悔了。

  可东西已经落在他的手里,这会儿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在心里头又悄悄骂了一句:果真是个贪财,满嘴谎话的江湖骗子。

  前脚才刚回了云霞阁,还没把踏雪抱个暖和,也还没跟连翘说说太后宫中发生的事情,云霞阁的大门,又被人从外头给踹开了。

  “楚云霓你给我滚出来!”

  听着这个声音,楚云霓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心。她抱着踏雪走出屋外,看着颐指气使的楚若澜。“你烦不烦。”

  楚若澜憋了一肚子的气,好不容易等她回了云霞阁,这会儿还不得好好算算总账?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贱东西!”楚若澜突然顿了顿语气,又径直走到她跟前。“那只金翅凤簪呢?”

  楚云霓心中了然,果然是冲着那簪子来的。

  她轻笑,“那是皇祖母赏给我的,你管它在哪。你这么气势汹汹的过来,难不成是想要抢?”

  楚若澜承认的倒是干脆,“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抢。”

  只见楚若澜打了个手势,身后就有一帮人冲进了屋里,一顿翻找,动作粗鲁,把屋里头本就没剩下多少的瓷器摆设又摔了一地,碎了不少。

  连翘想拦又拦不住,急得都要哭了。踏雪不安的在楚云霓的怀里,龇牙冲着不请自来的楚若澜。

  “公主,没发现那金翅凤簪。”

  楚若澜杏眸一瞪,“大胆楚云霓!皇祖母刚刚赏赐的东西你竟给弄丢了?你分明是对皇祖母不敬!你眼里还有没有皇祖母!我要告诉父皇,让他治你死罪!”

  可笑!

  生怕踏雪受惊又要乱跑出去,也怕到时候乱起来伤到了踏雪,楚云霓只能先把踏雪放到安全的地方,没想到楚若澜却一把将她拽住,“想跑?门儿都没有!今天你若不把东西交出来,我要你好看!”

  从前原主被她欺负也就算了,祭台被她诬陷也就忍了,可今天她竟然为了陷害自己而不惜伤害皇祖母!

  楚云霓压在心里的火气瞬间就涌了上来,反手拽着楚若澜,手指准确用力的扣在她的穴位上。

  瞬间,楚若澜只觉得自己手臂一阵酸麻胀痛,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贱人松手!”

  “贱人喊谁?”

  讨不到好处,楚若澜又喊了起来:“来人啊!楚云霓要杀人了!”

  楚云霓冷笑,“楚若澜,你也就这么点儿本事了吗?你有本事跟我单打独斗,别仗着有两个人跟着就整天喊打喊杀的。在姑奶奶眼里,你算哪根葱!”

  楚若澜脸色狰狞,突然发狠的朝着楚云霓的手臂咬过来,楚云霓手快的一把抓住她梳得漂亮好看的发髻,疼得她又是一阵尖叫。等松手时,楚云霓手里头已经多了几缕发丝。

  “贱人!我跟你拼了!”

  打……打起来了……

  被楚若澜带来的宫女听令想要上去搭把手,却被楚云霓给呵斥开。有人想要去喊人,连翘也不知是吃了什么壮了胆子,竟把大门给关上了……

  翌日的后宫一直在议论着昨天发生的两件事情。

  娴妃昨日恃宠而骄,假意腹痛喊走了所有的太医,没想到撞到了太后这桩事。

  娴妃自知有错,跑去太后宫中请罪。太后正在气头上,哪里会见娴妃。娴妃就这么跪了大半天差点儿把腹中孩子给弄没了。

  楚帝安抚好了太后,又急急的去安抚宠妃,便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

  “听说昨天五公主是哭着跑回去的,衣服都破了呢。”

  “听说七公主都杀红了眼,可吓人了。”

  “啊?还死人了?”

  ……

  卓迹看了自己主子一眼,“五公主是皇后所出,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就是太后也顾着皇后娘家不追究五公主过错,可这七公主偏偏与她对着干……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了。”

  “我倒是觉得她挺有意思。”

  卓迹以为自己听错了,“主子方才说什么?”

  墨浔没再说,只是想起昨天自己占卜的结果。

  皇后娘家权势入猛虎般越发凶猛,可南边原本毫不起眼的的一颗星相在昨日突然明亮起来,竟能与猛虎相斗。他卜算了好几卦,那颗星位正对皇宫偏僻的云霞阁,那星主,正是楚云霓。

  太后宫中……

  “不好好干活,嚼的什么舌根?昨天皇上才吩咐过,谁若是扰了太后清静你们谁都别想活命了!”阿楠嬷嬷冷面训斥着这帮宫女,说完又赶紧进了内殿。

  殿内,有太医正给太后针灸,虽然是太医院里的老太医,也为太后诊过多次,但今日太后却总觉得这太医哪儿哪儿都不行。

  可太医今日的方子用的也是昨天的,行的针法也是一样的,偏偏就是合不了太后的心意。

  心烦意乱之际,又喊了阿楠嬷嬷过来,让她去把楚云霓给叫过来,让她给自己看诊。

  阿楠嬷嬷张了张口,又什么都没说。更没敢把昨天的事情告诉太后,只是应声出去吩咐事情。

  不大会儿的,楚云霓就过来了。

  “皇祖母。”

  见了她,太后脸上也有了两分笑意。“那些太医各个都不顺哀家的心,还是让你来给哀家看诊,哀家心里头才舒服些。”

  太后虽然上了年纪,眼神却还不错,楚云霓这才刚进来就瞧见了她下巴处有道小小的伤疤。

  “哟,这是怎么弄的?”

  楚云霓浑不在意,“不小心抓了一下,没想到就破了。”

  太后不知道,但阿楠嬷嬷可是知道昨天两位公主打了一架。本以为楚云霓会来太后跟前告楚若澜一状,没想到她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给揭过去了。

  一时间,阿楠嬷嬷对楚云霓的印象又好了一些。

  楚云霓走到太后身后,手指轻轻放在太后两侧的太阳穴,力气不轻不重的给她摁了两下。阿楠嬷嬷见状,便悄悄的退了出去,等再进来的时候,已经重新拿了热敷的药材和银针来。

  看着那些银针,太后脸色微沉,更是下意识的把手往回缩了缩。

  楚云霓看在眼里,柔声道:“皇祖母,你有没有听过化蝶的故事?”

  “化蝶?”旁边的阿楠嬷嬷替太后回答:“太后已经许久未听过戏文了。这是哪里的戏文?怎么好像以前从没听过这个戏名。”

  楚云霓摇头,笑道:“化蝶不是戏文,是个故事。皇祖母,话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