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六章 初露锋芒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76 2020-10-31 00:05:00

  有太医在场,楚云霓也丝毫不见怯场,拿了草药热敷配合熟练的针灸。

  每一次下针,太后都会疼的皱起眉,楚若澜逮着她下针的机会就嚷嚷着:“皇祖母她是不是弄疼你了?”

  “皇祖母,要不还是让太医诊治吧?”

  “皇祖母……”

  楚云霓被这些呱噪烦的不行,白了她一眼后,说道:“五皇姐那张嘴是也要被扎上两针吗?一直在这吵吵吵,就炫耀你自己有张嘴是不是?”

  “你!”楚若澜被她怼得是讲不出话,那半张脸颊才刚刚退下去的红色瞬间爬满了一整张脸,而后,又逐渐变成铁青,可谓是精彩。

  皇后有些恨铁不成钢,可女儿受了委屈还挨了打,她也不舍得责骂什么。

  只有墨浔,显然也是忍了很久,“五公主若是嫌这里太闷热烦躁那就先回宫去,太后需要静养。”

  楚若澜刚摇了头,一副娇糯糯的样子。还没等开口,又听墨洵骤然降低了温度的语气,道:“就算太后不烦,本国师也烦了。”

  楚若澜便不敢说话了。

  一套针法扎下去,停留片刻醒针,再停留片刻后起针。这一套动作楚云霓是娴熟的不行,看的那位老太医连连点头很是称赞。

  “皇祖母,你可有感觉好些了?”

  太后紧紧拉着她的手,“哀家这么多年的旧疾整个太医院都没法子,反倒是你今天给哀家治痛快了。”

  言语间,也都是对楚云霓的喜欢,而并没有对她的责备。

  楚若澜还想要再说,皇后却将她拽到了自己身后。“母后说的是,那七公主今日的过错就将功抵过吧。”

  “皇祖母,不是孙女推的皇祖母,也不是孙女有意要将皇祖母给拽了摔倒的,而是……”

  太后紧了紧拉着她的那只手,“都怨那门槛不好。哀家误会你了,又让你受委屈了。”

  只怪门槛?

  楚云霓皱眉沉声,“皇祖母,摔倒时我听见有玉器敲打在门框上的动静,照那个力度怕是镯子上有裂痕了,我……”

  那边的楚若澜下意识的戴着镯子的那只手藏在了袖子里,又装着若无其事的陪在皇后身边。

  太后或许没瞧见,但楚云霓瞧见了,墨浔也瞧见了。

  太后像是没听见这些,又像是听见了却不想理,她喊来阿楠嬷嬷,“叫人去把这门槛给踏了,别下回又摔了哀家。国师,你瞧着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一直默不作声的墨浔顺着太后的话点了头,“那门槛是有些碍事。”

  太后颔首:“瞧瞧,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这是都不想提?

  皇后的势力就这么大?

  楚云霓心口一窒,也就懂事的不再多说了。

  得了便宜就不敢再乱卖乖了,皇后带着楚若澜匆匆离开,墨浔深看楚云霓两眼,“本国师竟没听说过七公主懂医术。”

  得了提醒,太后也想起来问:“是啊,你是怎么学来的医术?”

  楚云霓心里咯噔一下,面色却丝毫未变。

  “皇祖母大概不记得了。云霓七岁寄在皇后宫中,当时照顾我的便是个会医术的姑姑。待姑姑年满出宫,正好是我十三岁离开皇后宫中独自住在云霞阁里。云霓天资愚钝,学不好琴棋书画,身边又没有朋友,闲来无事就只能往自己身上扎针治病。”

  在墨浔的将信将疑与太后的心疼中,楚云霓笑得没心没肺,“所以我长这么大也没请过几回太医,都是孙女儿给自己看好的病呢。”

  太后红了眼眶,对她越发的心疼。

  “可怜了哀家的云霓。也是你母妃走的早,不若怎么会让你受这些苦……”

  “既然太后无恙,那臣就先告退了。”墨浔看向楚云霓,“门槛不便,七公主可方便送送本国师?”

  楚云霓摇头,“不是很方便。”

  墨浔眸心渐沉,“七公主再不便,能有我这个残废不便?”

  楚云霓:都是假的,装得还挺像这么回事儿!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也不早了,太后也需要好好休息,楚云霓也要回云霞阁,就顺便送他一程。

  只是推着墨浔那张轮椅到了殿门口,楚云霓脑子里已经设想好了几种方案,就指望着把墨浔从轮椅上摔下来,好让所有人都悄悄大楚国师装瘸子骗人的真面目。

  可实际上她却怂了。

  刚刚人家还说要砍了自己的手,她再把人摔下去,怕又被小人惦记。

  虽然太后心知肚明下手之人不是她,但她相信那外头那些宫人已经开始谣传自己谋害太后的消息了。

  或许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

  如果她真的把墨浔从轮椅上推出去,那就真的坐实了这个罪名。

  “公主现在正在心里头骂本国师,还是想着怎么把本国师从这里扔出去?”

  心事被戳破,楚云霓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国师你这被害妄想症真的得好好治治。”

  墨浔轻哼一道,用两个人才有的声音,说道:“皇后宫中从未听说有过一个会医术的人。七公主这医术莫不是自学成才?”

  楚云霓心里又是咯噔一下,“国师才进宫几年,以前的事情国师又知道多少。”

  她稍稍弯下身子,凑近他的耳朵。“你这个江湖骗子不是很厉害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你自己卜算啊。”

  她朝着站在殿苑中岿然不动的卓迹招招手,示意他来把自己主子推走。

  卓迹依旧是岿然不动,眼睛明明是望向这边的,却像个瞎子一样的视而不见。

  无奈,楚云霓只能去找了两块木板来,一里一外的搭着,轻松的把墨浔给推了出来。

  墨浔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法子,不免就多看了两眼。

  “没见过吧?这是最简单的斜面机械效率。土包子。”

  “你这是又在骂本国师?”

  楚云霓笑得人畜无害,“国师真会开玩笑,我是长了几个脑袋敢骂国师。”

  她笑着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又折了回来,将头上戴着的那只金翅凤簪取了下来,递给了墨浔。

  墨浔眉峰轩起,“公主这是何意?因为本国师救了你一命这就想着要以身相许,送定情信物了?”

  楚云霓在心里头白了他一眼,耐着性子说:“这是皇祖母赏的东西,算是给国师赔罪。等他日我那里得了好东西再来跟国师换。”

  想着墨浔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怕是不会接这个东西,没想到墨浔那只指骨分明修长好看的手直接就把凤簪给拿了过去。

  “金翅凤簪……确实个好东西,本国师收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