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五章 果真是袁家死对头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083 2020-10-30 17:47:49

  小人!

  绝对的小人!

  楚云霓再忍不住,眼泪落下。她不言不语,就只是咬着唇角的隐忍哭泣,竟让墨浔刚刚才爽快的心情一下子又烦躁起来。

  只听他冷哼一声,转身便朝着殿内而去。

  所有人惊呼,这回七公主是真的死定了。

  门口位置是有个门槛的,不高不低,正常人一抬脚就跨过去了,但墨洵不行,他是坐在轮椅上的。墨洵的轮椅来到门口时,只见他轻拍了一下轮椅的扶手,那轮椅像是有了生命轻轻的跃了一步,就这么进了屋。

  楚云霓不是第一次看这个场面了。

  祭台这么高,墨浔都有本事乘着轮椅直接飞上来,更不用说现在这门槛的一小步了。

  而其他人似乎对墨浔的这个操作早已经习以为常,反倒是楚云霓,每次看见那轮椅,她这眼皮子还是会狂跳两下。

  明明就能走能跳,非得要装个瘸子带着个轮椅到处乱飞,真是够无聊的。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当务之急,是太后的伤势,是她如何给自己自证清白。

  不过片刻,皇后就过来了。

  走过殿苑时,瞧见她被人扣着,皇后语气沉重并未搭理,直接进了殿内。紧着就听见楚若澜嘤嘤的哭泣声,顺带告了楚云霓的状。

  又不过片刻,就有人从里头出来,趾高气昂的宣道:“七公主伤了太后,罚三个月月银,二十板,即打。”

  楚云霓磨着后牙槽,高声质问:“皇后娘娘为何只急着定我的罪,却没想着叫人去催问太医为何现在还没过来?皇祖母身体若是有个不妥,到时候父皇责问起来,恐怕皇后娘娘你也难辞其咎。”

  又是难辞其咎!

  好一个难辞其咎!

  殿内的皇后脸色铁青,这才叫人去太医院催问。一边,又继续叫人行刑。

  那厚重的棍子打在身上,疼得楚云霓直冒冷汗。

  二十棍子下去她还有什么命来活?

  一。

  二。

  ……

  殿内。

  楚若澜还嘤嘤的在皇后面前哭诉,太后疼得忍声哼哼。

  外头还能听见棍子打下去的闷响,却一点儿也听不见楚云霓的声音。

  打死了?

  这才两棍子,应该打不死。

  是忍着?

  墨浔稍垂下眼眸,右手的拇指与食指轻轻摩挲了两下。

  “太医为何还没过来?既然她说她懂得医术,那就让她过来试试吧。”

  本以为她这条小命今天一定是要交代在这了,没想到在第五下的时候,那棍子终于是停了下来。

  忍着疼痛进了内殿,楚云霓恰好撞进了那双冰冷的黑眸里。

  墨浔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从她那片苍白且带着深深牙印的下唇上收回来。“还杵在那做什么?不是说会医术,还不去给太后诊治?”

  楚云霓稳了稳心神,来到太后软塌前,蹲下身子查看伤势。

  也就是这会儿,她这才知道为什么太医迟迟不来。

  原来后宫中有位娴妃,深得楚帝喜欢,现已有孕六月,听说怀的是位皇子。巧不巧的今天这娴妃腹痛,便将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给召了过去。

  娴妃宫中与太后宫中是两个相反的方向,请不到人不说,这一来一回的还把时间给耽搁了。

  于是国师墨浔决定,既然楚云霓说自己会医术,那就让她来试试。

  她几乎是小跑着来到太后跟前,轻声在太后耳边说:“皇祖母,你忍一忍。”

  在她查诊之前,墨浔突然出声道:“七公主,你可得想好了。”

  楚云霓毫不犹豫。“闲杂人等都先出去,我要给皇祖母脱衣,看看摔了哪里。”

  墨浔倒是知趣,自己就转身离开。楚若澜那半边脸还红着,不甘心的杵在那里,还是由皇后将她拉走的。

  到了门口,楚若澜还不忘回头提醒阿楠嬷嬷,“嬷嬷你可得盯仔细了,别叫人再害了皇祖母!”

  楚云霓充耳不闻。

  出了殿外,楚若澜气得咬牙切齿,凑到皇后耳边压低了声音耳语。“墨浔哥哥为什么要让她进去给皇祖母医治?宫里头最下等的太监宫女都比她出息,她能给人看病?就她那样的废物能看什么病?”

  皇后冷了她一眼,“看了就看了,你以为她能看得好?”

  伤了太后,又说医治却耽误了伤情……

  楚若澜瞬间就欢快了起来。

  殿内,楚云霓跪在太后软塌前,“皇祖母,太医还未来,孙女儿先给你看诊。至于是谁推了皇祖母,等皇祖母好些了再查就是。反正人就在宫里,也跑不掉。”

  一番话没有推脱也没有狡辩,听着是懂事又规矩,让阿楠嬷嬷瞬间对她改观了不少。

  给太后一番检查,又问了阿楠嬷嬷几句话之后楚云霓才算是得出了太后的病症。

  原来太后一直都有风湿,但凡天阴下雨的就会发作。又是衣来伸手的金贵太后,疼痛起来简直是要了命。这会儿又摔了一跤,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巧不巧的偏偏撞到了那只带着风湿的手臂,所以才会让太后疼成这副模样。

  楚云霓快速拟了方子,递给了阿楠嬷嬷,又嘱咐这药哪些是外敷,哪些是内服,还特地强调了让人去太医院借来银针,说要给太后施针。

  给太后看诊已经是破例,现在还想要给太后施针?这针是能随便戳的?

  阿楠嬷嬷有些怀疑,但瞧着楚云霓给太后按摩这几下之后太后的脸色明显好转了许多。阿楠嬷嬷可拿不了主意,只能先拿着方子出去,把这事儿与墨浔跟皇后说了。

  听说要扎针,楚若澜第一个不同意,嚷嚷着若是扎错扎伤扎痛了太后该当何罪?

  “都已经看了诊了,那就施针吧。”墨浔把刚刚看过的方子递给了卓迹,吩咐卓迹赶紧去太医院把药抓过来,另外再去娴妃那边催,好歹拎个太医过来。

  楚云霓谢过墨浔,心里头却不屑。都是一帮想要等着看热闹的人。那就都且等着,等着啪啪打脸,等着对她刮目相看。

  卓迹回来的时候不仅拿了药材,带了银针,果真还拎了个太医过来。

  太医来是来了,墨浔却不让太医诊治,只是让他在旁边看着。

  楚云霓无所谓,皇后与楚若澜更是喜闻乐见。

  果真,楚云霓与国师就是冤家死对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