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三章 太后摔了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84 2020-10-29 10:00:00

  祭祀一事之后,七公主楚云霓算是出尽了风头。可尽管如此,云霞阁的日子非但没有好过,反而还越发艰难了。

  以前还有宫人早中晚三餐来送食,这会儿一整天能想到一顿就算是好的了。不仅如此,不管是连翘还是楚云霓自己,但凡走出云霞阁就被宫人们避着走,仿佛他们是什么晦气东西。

  过了个两日,连翘才气冲冲的回来,说原来外头有人把祭台的事情又拿出来说了一遍。不过说的不是她七公主舌灿莲花聪明机智,反而是因为她晦气才惹得这一连串的麻烦事儿,所以不光是怕得罪国师或是五公主楚若澜,就是冲着这份晦气,所有人也都自动躲得远远的。

  楚云霓无所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过人是铁饭是钢,就饿肚子这事儿绝不能再忍了。

  可要说闹,楚云霓也不敢闹。

  没实力,闹了也只是挨打被关禁闭而已。

  想了想,楚云霓特地找了个时候,去给太后请了个安。

  太后刚午睡起来,听说楚云霓已经在外头站着等了大半个时辰,便赶紧让她进来了。

  她这前脚才刚进内殿,楚若澜后脚也跟过来了。

  楚若澜刚一进殿就冲着太后跑了过去,到了楚云霓身侧时还狠狠撞了她一下。

  楚云霓被她撞了一个趔趄,捂着那半边肩膀闷哼了一声。

  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楚若澜丝毫不在意,一口一个皇祖母,嘴甜得不得了。

  太后却只看着杵在那里东张西望的楚云霓,“云霓,过来,来皇祖母这。”

  楚云霓:???

  楚若澜:!!!

  “皇祖母,这不合规矩吧?”

  太后睨了楚若澜一眼,“怎么叫不合规矩了?云霓从进门就规规矩矩在那请安,反倒是你一来就没大没小。”

  楚云霓愣了一下。

  她进门时虽然被撞了一下,但也规规矩矩的给太后请安了。本以为太后被楚若澜缠着没瞧见,没想到,太后竟然都看在了眼里。

  所以,这是在说楚若澜没有规矩?

  太后再次朝她招招手,“愣着做什么,过来啊。”

  楚云霓刚走过去,太后就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上上下下好好的看了两遍。

  “云霓啊,这么乖巧的孩子,还让你受委屈了。那一日若是哀家在场,一定不能让人受这样的委屈。”

  楚云霓鼻子有些发酸。“孙女不委屈。”

  太后笑了笑,“你这都不常来哀家这,哀家还以为你把我这个皇祖母忘了呢。好不容易来一趟,还不得哭哭委屈?”

  她看得出来,太后对这个孙女儿是真的疼爱。再回想起楚帝的冷漠,楚云霓眼眶就真的红了起来。

  “哟!怎么还哭了。”太后更加心疼,拉着楚云霓就过去了,根本就没瞧楚若澜一眼。

  楚若澜恨不得过去打楚云霓两个耳光才解气。太后竟然说她没规矩,这会儿还冷落她。

  楚云霓哭了算什么?她才是要哭了。

  瞧着太后与楚云霓你一言我一语,仿佛真正的外人才是她,楚若澜心中就更是恨。

  只见太后拨下手上戴着的那只红玛瑙的镯子,塞到了楚云霓手中。“你也是个公主,你生得白净,长得又这般可人,要多打扮一些。这镯子颜色好,衬你。”

  楚若澜眼睛都直了!

  这镯子太后戴了许久,楚若澜明里暗里的夸了好几回,太后就只装作听不懂。没能想到今天楚云霓过来这一趟,太后就把镯子送她了?

  楚云霓不懂这些,只是瞧着这颜色漂亮,上头还带着太后的体温,心头顿时一热,声音里都带了些哽咽,“皇祖母,这东西太贵重了,孙女不敢要。”

  确实不敢要。

  这可是太后的赏赐,万一哪天弄丢了,或是摔坏了,太后不得要责备?怕是又有小人出来谣言,说她楚云霓目中无人,不把太后放在眼里。

  “怎么,不喜欢?”太后满目慈爱,眸中更是有些心疼,“那我让人再拿些好的过来,你自己挑?”

  给这些金银玉器还不如直接给银子来的实在。

  “七皇妹是看不上这镯子?”楚若澜走过来,从楚云霓的手上夺过镯子,直接戴在了手上。“既然皇妹看不上,那皇祖母就把这镯子赏给若澜可好?皇祖母这里果真是好东西,这镯子真好看。”

  话音一转,楚若澜又拉着太后的衣袖轻轻晃了晃,“下个月就是若澜的生辰,皇祖母这镯子就当是送给若澜的生辰礼物可好?”

  太后本有些不悦,现在见她这样,也只能点头同意,把这个镯子给了楚若澜。

  楚若澜满脸的欣喜,望着楚云霓的眼角眉梢都是得意之色。

  “阿楠,去把哀家那只金翅凤簪拿过来。”

  楚若澜那双眼睛登时又亮了亮。

  皇祖母还是疼她的,听说她要过生辰,一个镯子不够,竟还要把那金翅凤簪给她?

  太后的贴身老嬷嬷拿了只金灿灿的簪子来,递了过去。太后没伸手接,倒是楚若澜把手伸了过来。嬷嬷把簪子撤了回去,在楚若澜疑惑的目光中,把那金翅凤簪,递给了楚云霓。

  楚若澜脸都绿了。

  “这凤簪也好看,你将就着戴。”

  饶是楚云霓再不懂行情也绝对看得出来手里头这只簪子要比那只镯子贵重的多。

  太后果然是太后,出手就是阔绰豪气。

  再看楚若澜那张脸,真真是解气。

  “可不能再说看不上了,要不又要被若澜给抢去了。”

  楚若澜,真的是要被气哭了。

  楚云霓颔首,高高兴兴的将那支簪子插进了发间,“云霓谢过皇祖母。”

  太后尤为高兴,又拉着她讲了好几句,说到前头殿中新栽上的千瓣莲现在开得正好,便要带着两个孙女过去瞧瞧。太后一直拉着楚云霓,楚云霓也搀着太后,楚若澜见状,刻意放慢了脚步。

  楚云霓得罪了她的墨浔哥哥,祭台上又让她丢脸,现在还要抢了她的皇祖母。

  被落在后的楚若澜越想越不甘,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楚云霓搀这太后的那只手。

  倏然间,她松开死死咬着的下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再瞧瞧内殿中无人,竟抬手冲着楚云霓的后背这么一推。

  楚云霓搀着太后,她一摔,太后也摔了!

  “皇祖母!”

  楚若澜大惊失色,跑过去要将太后扶起。楚云霓同样是吓得一跳,见太后跌在地上起不来,又一直喊痛,便赶紧爬起来想要查看太后的伤势。

  “滚开!”楚若澜大骂,“楚云霓,你想要害死皇祖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