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十一章 问难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0 2020-10-27 10:00:00

  这一声轻笑远的不说,祭台上的人可都是听见了。

  皇后神情微变,面向国师,却不是为自己刚才的话解释开脱,而是问:“国师,按照大楚律法,藐视皇权,对国师不敬,该当如何?”

  墨浔缓缓开口,“藐视皇权,株连九族。”

  他只说了对皇权藐视,却没说对国师不敬,不过都株连九族了,还管她对国师敬不敬了。九族不可能,但随便换个死法也一定是最残忍的。

  楚云霓紧了紧双拳,“女儿昨天中午就被叫到了祭台,之后就听着父皇旨意打扫祭台,这段时间里女儿一口东西都没吃。这祭鼎可是青铜所致,想要在上头刻字不仅会弄出声音,还需要很大的力气。女儿独自清扫钦天监和宫外的祭台,白天日头这么大,夜里头露水这么凉,几次都差点儿晕过去,哪里还有力气刻这些东西。”

  像是应和她这句话,她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

  楚云霓苍白的脸上稍稍挂了些红色,抿了抿还挂着妖冶红色的唇,“父皇,我生在皇家,虽然女儿愚钝不得父皇喜欢,但也绝不会对自家老祖宗不敬。明知是死罪,我为何还要自寻死路?”

  确是这个理。

  但愿不愿意相信,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毕竟文武百官,还有这么多百姓都在那边看着,这事儿必须得有人认了这个罪。

  楚若澜抿起一抹笑,给祭台上的某个宫女打了个眼色。宫女会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回禀皇上,昨晚奴婢亲眼所见,是七公主在祭鼎上刻的字!”

  楚帝一掌拍在放着祭品的桌子上,震得手边的祭品盘子都小小的移了位置。

  顷刻间,祭台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下面的文武百官见了,也都齐齐跪下。再远处的大楚百姓们见状,也只能跟着跪下。

  这一来,除了楚帝,便只有楚云霓一人站着,墨浔,一人坐着。

  “人证物证俱有,楚云霓你可认罪?”

  楚云霓摇头,“不认。”

  这会儿,连墨浔都觉得她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坑。不承认,也不求饶,更是这么坚决的不认。再看她,隐忍倔强,整个人就是两个字:不服!

  不理旁人的目光,楚云霓目光坦坦荡荡的看着楚帝。

  瞧着楚帝又要发怒,她先声夺人,“女儿知道父皇心系百姓,所以被小人蒙蔽。还是那句话,女儿生在皇家,不敢对上天不敬,对老祖宗不敬。女儿只消问她两句,一定能戳破她的谎言!”

  楚云霓一步步走到她跟前,一字不说,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宫女被看的有些心虚,竟不敢抬头了。

  “本公主到宫外祭台的时候已经入夜,有钦天监的侍卫作证。”她望向墨浔,轻嘲的笑了笑,“本公主就不信钦天监里都是昧良心的人。”

  昧良心?

  这是在指名道姓的说墨浔?

  墨浔目光微沉,抿唇不语。

  楚若澜冲过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恼羞成怒所以胡乱咬人了?”

  “恼没恼不知道,我倒是看见你冲过来了。”

  这是在骂楚若澜是狗?

  楚若澜撕了她的心都有了!

  不理墨浔是个什么脸色,也不管楚若澜那双眼睛有多恨,楚云霓再把目光落在这宫女身上,“这么晚宫门早就闭上了,你一个宫女这么晚了怎么还能出宫?你又是以什么借口出的宫?你是哪个宫里头的,出宫可有腰牌?”

  自己刚问完,楚云霓就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我以前在洛安殿见过你。”

  这一句问的宫女脸色变了好几番,本就是心虚,这会儿又一着急,宫女自然忘了前头问了些什么,只记得最后头那一句,便下意思的顺着答道:“奴婢以前是洛安殿的……”

  她不过就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宫女竟认了。果然,人在极度紧张时就会下意思的说出些东西来。

  楚云霓猛地看向楚若澜,眸光森冷。

  楚若澜勃然大怒,指着那宫女骂道:“贱婢!你乱说什么!洛安殿什么时候有了你这么一个人,本公主怎么从来没见过?”

  宫女这才反应过来,跪扑在地上连声解释道:“奴婢以前确实是洛安殿的,可现在是钦天监的人,为的是钦天监的事,绝不会偏袒任何人,也绝不会诬陷了任何人。昨天奴婢有事,是告过假的,回来的时候正好就瞧见七公主在祭台前鬼鬼祟祟,所以才留了心,看见了这些。”

  楚若澜抿着一抹得意,冷眼睨着楚云霓,声色俱厉质问那宫女:“那你既然看见,为何不早早禀给国师?这么大的事情竟敢拖至现在才敢指认?”

  宫女扑在地上瑟瑟发抖,一面嘤嘤哭道:“不是奴婢不愿意指认,是奴婢被七公主撞见。七公主威胁奴婢,若是敢把事情说出去就要杀了奴婢全家!若不是奴婢今天还要来祭台上当值,恐怕奴婢昨夜就已经没命了!”

  说完了这么一大堆的谎话,宫女似乎是又有了些底气,直起身子,“可现在看七公主丝毫不知悔改,奴婢不能因为自己家人的安危而坏了整个大楚的安危,只能站出来,指认七公主!”

  好一个奴才!

  这一句句的,就是想要把楚云霓钉死在这祭台上!

  “你撒谎!”楚云霓强忍心头上的怒火,“第一,你说回来的时候撞见我在祭台鬼鬼祟祟,那你说,本公主在祭台上是什么时辰?”

  宫女不假思索,“卯时。”

  “错!是寅时!”楚云霓又问:“那你说本公主昨日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裳?”

  宫女愣了一下,“是,是蓝色……”

  “错!”楚云霓冷笑,“本公主今早才回的宫里,还未来得及换下衣服就又被人给带过来了,穿的也还是昨天那一身!”

  宫女忙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一身,奴婢记错了。”

  好一个记错了!

  “那本公主再问你,你可识字?”

  宫女摇头,“奴婢没有识过字。”

  楚云霓笑道:“难怪了,这上头的字都刻错了两个。”

  刚说完这一句,那宫女就着急的往祭鼎上看,察觉无异之后又快速的把头给低了下去。

  现在祭台上每一双眼睛都紧盯着这宫女,自然的,宫女刚刚那一个动作也就被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放肆!”

  楚云霓一声呵斥,声音骤然提高,吓得那宫女一个哆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