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八章 七公主又作死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58 2020-10-24 10:00:00

  七公主又作死,再次得罪国师的消息一阵风似的就吹遍了整个大楚皇宫。

  宫中上下都纷纷议论起来,说人人都想着要巴结国师,偏偏她接二连三的把墨浔给得罪了。

  这七公主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草包。

  洛安殿中,楚若澜掩口娇笑了几声,喊了贴身伺候的宫女翠茵,低语吩咐了几声。片刻后,就见有个小宫人脚步匆匆的从洛安殿离开,朝着钦天监方向而去。

  此时,钦天监。

  墨浔早已离开,而楚云霓还在打扫祭台,大体算是把物件都收拾上了桌子,但祭台上却多了好几个擦不掉的脚印子。

  楚云霓有些生气的把手里的抹布扔到地上,狠狠骂了墨浔两句扑街货,把留守在祭台上监督她的两个宫女吓得是瞠目结舌。

  这人是疯了吧!

  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楚云霓抬眸望去,那些宫女干脆冲着她就指指点点起来。

  “还真是个草包公主,脑子怕真是不正常。”

  “正常了还能敢得罪国师?真是有人生没人养,一点儿公主应该有的教养和规矩都没有。”

  楚云霓,真的生气了。

  她站起来,走到那几个宫女面前,“讲什么不能大声讲,难道是你们大国师苛扣了钦天监的银子,所以没给你们饭吃?”

  宫女两眼一瞪,“你瞎说什么?国师大人从不耍架子,带我们所有人都是和和气气的,你若是再这么污蔑国师,国师大人不会轻饶你的!”

  “和和气气?”楚云霓盯着那宫女的眼睛,“你这眼神不好的有点儿快瞎了吧?”

  “你怎么骂人呢?”

  楚云霓轻笑:“人?哪有人,我看见的不过就是两个狗奴才而已。”

  “你……啊!”

  宫女那一根手指才指过来,楚云霓就伸手捏住往后一掰,疼得那宫女痛得喊叫起来。

  旁边那个见了,狠着神情,冲着楚云霓就踢出一脚。可楚云霓的动作比她更快,宫女落空之后,只见她拽着那条腿,再用力往前一拉,宫女直接就拉了个一字马,一样是疼得脸色发白,失声尖叫。

  先前那宫女从旁边桌上抓了个烛台,照着楚云霓的脑袋就砸过来。楚云霓手脚更快,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招,就直接把宫女给揍趴下了。

  两个宫女抱作一团,一人指着楚云霓,心有余悸,“你这是什么阴招?”

  楚云霓比划了个姿势,“这可不是阴招,本公主这个叫,军体拳!”

  两个宫女倒吸一口,面面相觑道:“军体拳是什么招式?”

  楚云霓随手又抓了一个过来,捏着拳头作势要打。那宫女吓得瑟瑟发抖连连求饶,楚云霓冷笑,“去,把祭台给本公主打扫干净!”

  两个宫女摇头,“这可是皇上下的旨意,奴婢们可不敢插手!”

  说着,被她抓住那宫女便想要逃了。楚云霓紧了紧手上的力气,“那这些香灰要怎么才能除去?”

  那宫女指了指祭台下头的某一个灯台,“油灯里的油便能擦去这些香灰。”

  香油除香灰?这是什么硬核操作?

  这两个宫女难不成是骗她的?

  还想再细问,可就趁着她出神的这么会儿功夫里,那两个宫女早跑没影了。

  楚云霓走下祭台,找了两盏油灯来,取下灯芯,就着抹布点了些灯油试了试。

  擦……擦掉了?

  楚云霓心中一喜,只想着赶紧把这祭台给弄干净,倒是没来得及细想其他……

  此时钦天监某一处。

  “军体拳?”墨浔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心,“这是军中的新招式?”

  卓迹沉思片刻后确定的摇了头,“不是。若真是军中的新招式,七公主从未离宫,与军中之人又从无来往,根本也学不到这些。”

  再者,就算楚云霓是七公主,但得罪了墨浔,朝廷里,后宫内,还有谁敢与她来往?

  所以这军体拳必然是在她与墨浔遇上之前就学会的了。

  墨浔眸心微沉,“你打一个我看看。”

  卓迹愣了一下。

  他当时也没在场,就只是听那两个宫女所说这套拳法很是厉害,可到底是怎么个厉害法,墨浔也不得而知。

  无奈,墨浔只能把那两个宫女给找过来,两个宫女你一拳我一招的把祭台上的事情演示出来,让墨浔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哪儿算是什么拳法,根本就是乱打!

  卓迹也瞧出不对来,立刻喝止了这两个宫女,两个宫女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

  若是哪个宫的娘娘,或是哪个金贵的小主子亲自动的手,两个宫女可是气都不敢喘一个,可现在是不受待见还得罪了国师大人的楚云霓,两个宫女低着头相互打了个眼色,立刻哭诉起了这份委屈。

  “七公主不讲道理,心中有怨气就朝着我们做宫婢的下手,当时七公主可是要朝着死里头打的啊!”

  “这可是皇上的旨意,七公主藐视圣意,还请国师为奴婢们做主!”

  呵。

  一声轻笑,却裹挟着彻骨的寒意。

  “钦天监的灯油是以梓木制成,钦天监里燃着的香是本国师用秘叶所致,这灯油确实能把秘叶的香灰给清理干净。”墨浔冷沉的声音突然顿了顿,让两个宫女的心也跟着跳停了拍子。“可这梓木油却比香灰难清理数倍。”

  “明日祭祀大典,皇上登上祭台,你们是想要看着当今天子站不稳,还是想看本国师当场摔死?”

  最后这两句话加重了语气,两个宫女只觉得自己后颈一凉,两张脸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两个人呆呆愣愣像是吓得丢了魂儿,连求饶都不会了。

  墨浔收回目光,再次开口,凉凉道:“等她把祭台打扫完了,就把这两个人带过去,将梓木灯油清理干净。之后,打死。”

  在天黑之前楚云霓终于是打扫好了祭台。

  擦擦额前的那一层薄汗,又把散落的头发随意的顺了顺,欢欢喜喜的准备回云霞阁休息,却被告知还要去宫外的祭台打扫。

  楚云霓:……

  忍!

  到了宫外,祭台不大,却杂草丛生,不知是那边的树林里头还有不知名的鸟叫,听着怪渗人。

  若不是有月光照着勉强能看出个形来,楚云霓还以为自己来到了某个荒凉的乱葬岗。

  领她前来的侍卫把人带到之后就这么走了,只留着楚云霓独自站在那里。

  不知是什么东西惊扰了树林里的鸟,呼啦啦一下全飞了过来,吓得楚云霓拔腿就跑。

  可要死不死的就有一只手,将她给拉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