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七章 公主是在找死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1 2020-10-23 10:00:00

  饶是上官睿那张嘴再能说,这会儿也急得半个屁都蹦不出了。

  这是卓迹带人前来亲眼所见,容他狡辩不得。

  扰乱捣毁了祭台,耽误了吉时,这放在一般人身上那就是要掉脑袋的结局。可太后还是偏爱上官睿,连同德亲王一起保下了他这条性命,却依旧惹得皇帝大怒,下令让他在府上禁足两个月。

  此时,卓迹来到墨浔身边,附耳与他说了几句话。

  墨浔神色淡漠,眼眸中甚至连个情绪的起伏都瞧不见,显然是早已经料到了。

  等这边的闹剧歇了之后,这大楚皇帝又忙问墨浔,可还有其他挽救方法。

  “有。”墨浔颔首,“明日还是吉日,还有吉时,只要找个命格与今日祭典相配的人来把祭台给打扫干净,那便还能挽回世子错失。”

  皇帝神情缓和了些,“国师可算好了命格?朕即刻就把这人给找出来,万万不可再耽误了明日大典。”

  墨浔似笑非笑,缓缓说出几个字。

  皇帝正要把皇令吩咐下去,又听墨浔说道:“这命格的主人就在宫中云霞阁,正是那位七公主。”

  七公主楚云霓?

  众人一愣,祭祀这样的大典这位草包公主向来不配的。没想到国师这一番话倒是能让她来钦天监开开眼界了?

  国师是不是算错了?这么草包的命格难道不会污了这钦天监?

  随行而来的楚若澜听闻这话,心中倒是一喜,这就要请旨亲自去喊人。

  墨浔抬了抬眼眸,并未开口,但卓迹却是已经得了命令,已经赶去宫中了。

  见卓迹离开,楚若澜几乎要把自己的袖子给拧碎了,“墨浔哥哥,这种小事我去就行了,何必劳烦墨浔哥哥的人。”

  话音落,这祭台上的人神情多少都有些变了。

  特别是太后,脸色明显不悦。

  楚若澜只想着如果自己亲自过去,不说把楚云霓打得起不来,那也一定要想法子让她来不了这钦天监。

  可若是卓迹过去喊人,她可就使不了什么花花肠子了。

  此时,宫中。

  墨浔早已知道与上官睿一同闯入祭台的人正是楚云霓,也正是知道楚若澜的心思,所以才让卓迹前去宫中。

  闯了他的祭台,坏了他的祭典,那楚云霓就必须在他手里得到惩罚。

  卓迹来到云霞阁时楚云霓早已经回了宫,正抱着踏雪舒舒服服的靠在院子里那一颗老树下晒着太阳。见他进来,楚云霓稍稍愣了愣。

  他来干什么?

  卓迹冷眼扫了她一眼,声音冷漠到没有一点儿起伏变化。将皇上的旨意念完了之后,卓迹稍稍侧身,“公主,请吧。”

  她只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给上官睿长记性就行,可没想着要再去钦天监面对墨浔那张脸那个人。

  她下意识的摇头,抱着踏雪就这么赖在了那一颗老树下。卓迹脸色又更冷了一些,打了个手势,身后的侍卫便过去将她整个人都架了起来。踏雪伤势已经好了,这会儿正在不远处龇牙做出要攻击的姿态。

  卓迹晃了晃腰间的佩剑,踏雪立马心有余悸的缩到了连翘的脚边。楚云霓眉心一跳,只匆匆嘱咐连翘照顾好踏雪,话音刚落,楚云霓就这么被带走了。

  到了钦天监,得知自己竟然是被喊来打扫祭台,楚云霓第一反应便是看向了楚若澜。楚若澜却冷哼一声,干脆将脸转到了一边去。

  什么鬼……

  目光略过她根本就不熟悉,且除了那一身明黄衣服比较亮眼之外就再无一点感情的她的父皇后,楚云霓又把目光落在了墨浔身上。

  依旧是不染尘世凡俗的清冷,依旧还是把一副谁都看不起的样子,就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银子似的。

  心里刚这么想过,楚云霓突然慌了一阵。

  是他!

  他早就知道了!

  似乎是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墨浔那张冰山脸竟然出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楚云霓打了个冷颤,转而看向那一身明黄,“父皇……”

  皇帝拂开那一双绣着双龙的袖子,声音里自带威严。“明日若是打扫不好祭台,你也当祭品祭上去吧!”

  说罢,皇帝带着他那一帮莺莺燕燕的后宫娘娘就这么走了。

  楚云霓:???

  说好听点,最是无情帝王家。

  说难听点,呸!渣男!

  耳边一声叹息,听着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

  楚云霓抬头望去,是太后。

  “公主,天色不早了,从现在这个时辰到明日的吉时已经没多少时间了。除了你面前的祭台,还有宫外的祭台需要打扫,公主若是还不赶紧,明天还是要做祭品祭上去了。”

  墨浔不咸不淡不轻不重的语气听在她的耳朵里尽是嘲弄,楚云霓怒而起身,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又听墨浔凉凉道:“这些香灰粉可是本国师特制的,落在地上可不好打扫,一会儿风起了吹的哪里都是,公主可就有得忙了。”

  不过就是些香灰而已,吓唬谁?

  理是这么个理,但当楚云霓不信邪的把手指在地上抹了查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玩意儿真的擦不掉搓不掉!

  香灰还要特制?

  什么特制的?

  骨灰吗?

  相对于楚云霓恶狠狠的模样,墨浔倒是轻松许多,甚至于他的内心更是有种小小的爽快之意。

  可这一份爽快才刚刚冒头,就被楚云霓往只有上沾口水试图要擦掉手指上的香灰的动作给震住了。

  祭台上还未撤下的宫人与侍卫都惊呆了。

  这七公主是……在找死吗?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墨浔,见他那张脸从苍白又变得铁青,不敢说精彩,却是绝绝对对的吓人。

  “楚云霓!”

  尚未察觉到不妥的楚云霓不耐道:“又干嘛?”

  刚落下最后一个字音,楚云霓看着墨浔的脸色瞬间反应过来,又恶作剧的用自己的衣裳那手指头试图擦干净。

  反正也已经得罪了,梁子也已经结下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万一墨大国师受不了自己让人把她重新送回去,祭台不就不用扫了?

  果真,墨浔的脸色简直是黑的能滴出墨来。

  所有人都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走不了只能坐在轮椅上,恐怕墨大国师早就已经冲过来把楚云霓给掐死了。

  “扫!”墨浔声音低沉的可怕。“若是扫不干净,本国师要看你一寸寸的将这祭台给舔干净!”

  楚云霓:……

  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