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第六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134 2020-10-22 22:37:56

  “公主!”连翘急的直跺脚,“都这会儿了你怎么还能出神发呆!”

  楚云霓醒过神来,“什么?你刚说什么了?”

  “奴婢刚才说,过几日就是夏至,到时候圣上可是要带领百官去祭祀皇地祗的。按规矩,这几天宫里头可是慎重的不得了,出不得岔子。公主本在禁足,若是被人知道偷偷溜出去……”

  连翘这丫头大概是真的急了,话出口以后就倒豆子般停不下来。楚云霓敷衍了两句,抱着踏雪就进了内殿。

  前脚才刚踏进去,又见她抱着踏雪重新回来了。

  “哪天是夏至啊?”

  连翘恨铁不成钢,“十日不到了!”

  楚云霓那双杏眸倏然亮了一堂,“我的禁足还有几天啊?”

  连翘比了一个数,“不过公主,往年咱们都不能去,想必今年也是一样的。”

  去?

  谁说她巴巴的想去那种三步一扣五步一拜的封建迷信场所了?

  不过……

  瞧见她唇边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连翘心口一窒。

  这七公主怎么好像变了……

  可仔细瞧瞧,似乎又没变……

  虽然上官睿打着捉拿刺客的名头闯进了那流丹殿,但总还是让上头的知道了。既然是禁地,那上官睿的处罚总是少不了的。

  偷鸡不成蚀把米,上官睿没找到楚云霓的麻烦,还给自己惹了一顿罚骂,心里头虽然有火气,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闯祸事了。

  相安无事了几天之后,楚云霓的禁足已经结束了。

  得了自由的楚云霓倒是也没出去招摇,整日乖乖的呆在云霞阁,只是不知从哪里传出消息,说七公主最近手头紧,正想方设法的找银子换东西。

  笑话!

  她堂堂七公主,什么时候有过手头这种东西?

  可既然是传出了这阵风,就总有它刮出来的道理。

  上官睿因为那一日闯入流丹殿的事情之后,楚若澜一直找着借口对他避而不见,心里头闷着一口气的上官睿没忍住,独自冲到云霞阁外,正要一脚踹开大门,却听见里头有人鬼鬼祟祟的说着什么……

  “公主若是想要银子,不如去那边看看。”

  “可是……那可是钦天监,有那么多人守着呢。”

  楚云霓?

  钦天监?

  上官睿瞬间来了精神,几乎整个人都贴上了云霞阁那扇大门里。

  早已经察觉到门口有动静的楚云霓对连翘打了个眼色,连翘咬咬牙,又装着刚才的语气,说:“人多眼杂。就是人多我们才方便下手,到时候缺了什么少了什么,也不会责怪到我们头上。”

  楚云霓抿着笑意,拍着胸脯毫不避讳道:“有道理,那钦天监里这么多的好东西,等我偷个几件出来,本公主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听着门外逐渐远去的细碎脚步声,连翘才壮着胆子去开了门。确定上官睿走了,楚云霓才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连翘却有些担心,“公主,世子若是把事情抖出去,不等你去钦天监,怕是一会儿他就得带人来把你给拿了。”

  “放心,他不会。”

  楚云霓说的笃定,而事实确实如她所说的那般,在祭典之前并没有任何人来找云霞阁的麻烦。

  这转眼,就是夏至了。

  皇地祗为地神,夏至这一日,在位者要祭拜地神,乞求丰年。

  这一天,楚云霓换了连翘的一身衣裳,早早的就流出了云霞阁,与出宫的队伍一道,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钦天监。

  祭典还未到吉时,钦天监里的侍卫与宫人都忙碌且有序的准备着,谁也顾不上闲着。

  楚云霓趁着机会,溜进了一间屋子,猫着身子装出一副鬼鬼祟祟。

  突然紧闭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砰的摔出一声巨响。

  “大胆奴才!竟敢在钦天监里偷盗!”上官睿站在门口,寻着那鬼鬼祟祟的人,却只瞧见有道影子正从后窗跳了出去。

  上官睿暗骂一声,领着侍卫又追了出去。

  这一追,就追到了祭台前。

  侍卫一行面面相觑,再无人敢上前一步。

  “愣着干什么?上去啊!”

  瞧见那身影已经蹿上了祭台最高处,上官睿急得怒骂。

  “世子,这可是祭台!没有国师准许,属下们不敢私自上前。另外……这吉时马上就要到了,圣上的御撵就要来了……”

  “一帮废物!”上官睿咬牙切齿,跨步上前,追了过去。

  此时,有人匆匆来到墨浔跟前,都忙不及给国师行礼就赶紧把事情说了。

  一旁的卓迹骤然沉下脸色,“这德亲王府的世子也太嚣张了。属下去把他抓来,免得一会儿坏了祭典大事。”

  墨浔眸心微沉,“去查查,上官睿是追着谁上去的。”

  上官睿追上祭台时,楚云霓早在那老神在在的坐着等了。得见她这么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上官睿怒从心起,赤手空拳的就冲了过来。

  楚云霓故作惶恐的四处躲避,实则是早已利用刚刚先登上祭台的时间观察好了地形,看似慌不择路,却引得上官睿将祭台上早已经摆放好的祭品和香火烛台弄砸了一地。

  上官世子后知后觉的明白楚云霓不过是在戏耍自己,脸色阴冷难看。“楚云霓!你入钦天监偷盗不说,竟还敢戏耍本世子?”

  “世子这话怎讲?”楚云霓摊开两只手掌。甚至还甩了甩根本就藏不了什么东西的两只袖子,“我偷什么东西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公主偷东西了?世子是不是夜里头只顾着荒唐太劳累,眼花了?”

  “你胡说八道!”

  祭台在高处,楚云霓一眼就瞧见了正往上赶来的卓迹一行人。

  她敛了笑意,“倒是世子你,将这祭台弄得一团糟,难道不知道今天是祭祀皇地祗的大典吗?”

  楚云霓这最后一句加重了语气,听得上官睿心头猛地一震,当即清醒过来。

  “世子,大典吉时可是马上就到了。”

  话音刚落,上官睿就听见低下一阵鼓点外加牛角长号吹鸣的节奏。

  这是大典前恭迎皇帝的动静!

  上官睿心里咯噔一下,来不及多想,只想着要赶紧将这祭台给收拾干净。刚捡起两个香炉,这才想起还有个罪魁祸首的楚云霓。可这一抬头,哪里还有楚云霓的影子。

  她早跑了!

  巧不巧的,卓迹已经带人上了祭台,黑着脸看着只独身一人站在凌乱祭台中央的上官睿。

  “世子最好给国师一个交代,给皇上一个交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