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10-15上架
  • 59531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这是病,得治!

穿成偏执权臣的掌中娇 明一朵 2078 2020-10-15 14:03:39

  大楚皇宫,虽夏日将尽,可是空气里面却依旧带着几分残热。

  宫道之上,楚云霓气喘吁吁的从另一头跑了过来,一眼就看见了被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拎在手里面的狐狸。

  “踏雪!”

  这一声一下子就引起了围观太监宫女的切切私语。

  “你看,真的是七公主,我就说在云霞阁见过那只狐狸吧!”

  “还真是七公主的狐狸,这下子七公主惨了,这狐狸冲撞的可是国师大人……”

  ……

  楚云霓顾不得许多,快步就到了那侍卫面前。

  “七公主?”拎着踏雪的卓迹楚云霓有些诧异,“见过七公主。”

  “抱歉,这狐狸是我的。”楚云霓一边喘气一边开口,看到踏雪后腿似乎伤的严重,正不自然的垂着,楚云霓忙伸手准备接过踏雪。

  卓迹避开了楚云霓的手,神色冷了几分,“七公主,这只狐狸刚才攻击墨国师。”

  攻击国师?

  楚云霓顺着卓迹的目光看了过去,当她看清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时,整个人不由得一愣。

  一身银白色长袍,没有丝毫的繁琐纹饰,一尘不染到似乎连光影投于其上都是一种亵渎。剑眉凤眸薄唇,刀雕斧琢般的五官处处透露着不染尘世凡俗的清冷之意。虽然坐在轮椅之上,可整个人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去仰视……

  墨国师?国师一般的形象不都是装神弄鬼的神棍吗?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竟然是个国师?

  楚云霓从惊艳中回过神,迅速收敛了惊讶的表情,害怕露出破绽。因为她并不知道,她这具身体的正主之前是否认识眼前这位墨国师。

  没错,她并不是真正的楚云霓。

  五天前,她在替爷爷去探望一位有严重风湿的病人的路上出了车祸,再睁眼时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什么大楚国的七公主。

  据说这位七公主母妃早亡,又不受宠,在宫中的名声似乎也不好。而说来巧合。原主住的云霞阁中还养了一只叫踏雪的狐狸,和她家中养了五年的踏雪一般无二,甚至名字都一样,今天早上踏雪不见了,她找了好久才找过来,可是没想到,它竟然会冲撞了什么国师,而且……还是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

  住不过,虽然她才穿越来几天,但也看出来大楚深信鬼神占卜之术,这位国师也只怕不太好惹。

  “七公主是打算这么一直看下去?”墨浔声音里透着森森冷意,显示出他此刻的坏心情。

  楚云霓脸色一僵,忙开口道:“墨国师实在抱歉,不知踏雪是否有伤到你?”

  这话一出,墨浔的脸色又黑上了几分。

  卓迹对楚云霓开口说道:“七公主,刚才这只狐狸突然攻击国师,蹭到了国师的衣袍。”

  “你说什么?”楚云霓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只狐狸刚刚蹭到了国师的衣袍。”卓迹重复了一遍。

  楚云霓愣了好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又看着踏雪受伤的腿,心头一股怒火涌起,“只是蹭到了衣袍?”

  卓迹有些诧异楚云霓的反应,宫中上下谁不知道主子有极其严重的洁癖,尤其不喜动物,这位七公主的反应怎么似乎并非是害怕,反而是生气?

  卓迹提醒道:“七公主,国师大人最不喜动物,这狐狸贸然攻击国师在先。”

  “够了。”墨浔似是不想再听到这件事,“处置了,皇上还在等着我们。”

  “是!”

  “等等!”

  楚云霓和卓迹一同开口。

  楚云霓看着墨浔,“虽然贸然冲撞是踏雪的错,但它已经受伤,而国师你安然无恙,还希望你能把狐狸还给我。”

  嘶……安然无恙?

  围观的宫人们听到这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七公主是疯了吗,竟然敢这么对墨国师说话,别说这狐狸是七公主养的,就算是太子殿下养的,只怕也不得不交出来。

  “你是觉得,本国师要处置它错了?”墨浔眸子里透出冷意,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臣服。

  楚云霓咬牙顶住了墨浔语气里透出的强烈的压迫感,“本公主只是希望国师大人能高抬贵手。”

  这男人身上透出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倒不像一般装神弄鬼的神棍,不过,这般斤斤计较,只怕实在太过小肚鸡肠了,难怪看周围那些宫女太监的模样,似乎很是害怕他。

  “若是我不呢?”墨浔目光扫过踏雪蹭过的衣袍下摆,虽然看起来洁净无瑕,却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

  “国师大人,是我没有看好狐狸,本公主替它向您赔罪,还望您不要多做计较。”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是公主,如此放软姿态,对方应当会给几分面子?

  “若是我不同意呢?”墨浔看着楚云霓,眸子里透出了几分奇怪,这并非他第一次见楚云霓,但似乎与之前怯懦的样子有些不同。

  “你……”看着还在呜咽的踏雪,一再退让的楚云霓心头也来了火气,“国师大人非要这般计较,不怕会让人觉得你有些太过心胸狭窄了吗?”

  卓迹皱紧了眉头,“七公主慎言,刚才属下已经说过了,国师大人有洁癖,不喜欢……”

  “你知道何谓洁癖吗?”楚云霓打断了卓迹的话。

  “何谓?”这次开口的是墨浔。

  “癖字从病,意思是这是病,得治!”

  虽然秋日将近,但终究还残留着几分夏日的余温,让人觉得有些许燥热。

  可是此刻,墨浔的目光却让楚云霓觉得像是有一桶冰水从头浇下,遍体生寒。她努力咬紧了牙关,才努力维持住了镇定,与他四目相对。

  周围的太监宫女们早已经吓的大气都不敢出,看向楚云霓的目光也宛若在看一个疯子。

  “七公主可知自己刚才在说些什么?”墨浔看着明明被自己目光震慑却强撑着不退缩的楚云霓,突然想知道她能坚持多久。

  “本公主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楚云霓在心里面不断告诉自己,事已至此,不能怂!

  墨浔深邃的眸光仿佛能够穿透人心一般,“卓迹,告诉七公主,上一个这般和本国师说话的人现在如何了。”

  “是。”卓迹应声,转过头对着楚云霓说道,“不尊国师,断双腿示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