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你耳朵很软(5)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92 2021-01-16 18:00:00

  在喻绯递交申请的第二天,邮件就有了回复。

  声响落入耳膜,喻绯安静的坐在那儿,一双漂亮的眼睛被黑布蒙上,女生面无表情,耳边只有轰鸣的声音。

  “……”

  喻绯不屑的撇了撇嘴,在吵闹的环境,她瞧不起人的嗤了一声。

  呸。

  招个志愿者,把阵仗搞的这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干的是什么违法的勾当似的。

  直升机上没多少人,风声呼啸,吹的她发际线都要往后再挪两指,女生淡定抬手,面无表情的捂住自己额前的碎发,不过就是这么一抬手,她就感觉到整个直升机内的人都突然警惕起来了。

  喻绯:“……”

  喻绯:“?”

  她在无聊之中呼叫系统,然后表情很嫌弃的嘲讽:“他们好像把我当傻子了。”

  系统沉默了一下。

  然后老老实实的摸了摸自己肉乎乎的爪子。

  “他们发了那么多条短信都石沉大海,唯独就你一个人来了,所以……”

  所以在他们眼里。

  你确实是个傻子。

  剩下的话系统没说,因为命重要。

  直升机上颠簸而忐忑,差点让喻绯决定在这里先把这些个拉胯的狗比玩意儿炸了!

  反正迟早也要炸基地!

  多这几个不多,少这几个也不少。

  等到终于下了直升机,喻绯攥紧了拳头,自己直接抬手就把眼睛上的黑布摘下来。

  然后啪叽一声扔对方脸上。

  偏偏女孩还漠着眉眼,身上似乎没有一点儿惧意,浑身上下好像就透露着“我是你爹”的气息,她一眼望过来,倒让这些只会搞科研的小辣鸡们不敢随意动了。

  喻绯冷呵呵笑了一声。

  然后转头就告诉系统:“你看,这才叫傻逼。”

  基地坐落于一片幽深的山林中,这里很隐蔽,而且看这个样子,就知道没有她可用的网。

  这个基地的面积挺大,虽然外观就是几个很简单的土色帐篷,但帐篷里大有乾坤。

  ——里面是个通道,通往地底下的通道。

  喻绯从掀开的土色帐篷帘那儿往里只随意张望了一眼,便平静的收回了视线,垂了垂眼睛,遮住瞳底的思绪。

  看起来是个五脏俱全的地方。

  而且大部分活动应该都在地底下。

  真正的实验基地应该在下面。

  沉默不语间,喻绯被一行人带到了另一个迷彩帐篷前,然后为首的人对她微微颔了颔首,让她进去。

  再之后,她身边就没人了。

  “……”

  喻绯想了想。

  然后哆哆嗦嗦像是怂了吧唧的掀开帘子。

  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和床,床褥是最简单的墨绿色被子,看得出已经在这儿放很久了。

  喻绯收回视线。

  然后哽糯了一下,有点拘谨的看着空地中间的一个中年男人的后脑勺。

  也真是见鬼了,他居然还有头发。

  喻绯下意识挑了下眉,之后就安静下来,学着家里的猫猫,细声细气的打了个结结巴巴的招呼:“您……您好。”

  啧。

  喻绯掐了掐自己的指尖。

  怎么聿斯发出这种声音她觉得萌到要命,自己一学就想直接掐死这恶心的自己呢。

  面前的人转过身来。

  根据系统传来的资料,喻绯认出对方就是聿斯的父亲,名叫聿时青。

  这场科研阴谋的最高执行人。

  聿时青在这个高科技时代是个非常厉害的名人,在他的名下有不少专利,他的身份非常厉害,此生最高的理想,就是实现人与动物形态的自由转换。

  他的经验和理论储备都很丰富。

  而且还足够冷血。

  他一心扑在科研上,为了科研,聿时青可以奉献出一切。

  “……”

  但他长的很不错,即使他都快奔五十了,也还是能看出,对方年轻的时候非常好看。

  喻绯眨了下眼睛。

  但好看可没用,这家伙的心是黑的。

  脑子好使也没用,她活了七百多年,就没见过一个比她脑子还好使的。

  长得跟聿斯有八分像就更没用了。

  毕竟她对老男人没兴趣,她还是更喜欢那只被蹂躏到呜咽也不伸爪子挠她的乖猫。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对方长指扣着椅子的扶手,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儿。

  喻绯低着眼睛假装思考了一下。

  然后非常果断的回答说:“因为穷。”

  被钱吸引到这儿的说辞比什么都来的稳。

  聿时青猝不及防被噎了一下,缓了几秒,他才稳住,继续开口问她。

  “知道来这儿是做什么的么。”

  喻绯垂着眼睛继续答:“为祖国医疗科研的伟大进步做出奉献在所不辞。”

  “很好。”

  这个回答无比准确的撞在了聿时青的点上。

  “去那边验个血,结果出来之后,我会来找你。”

  **

  这片山林充满了诡秘色彩,而且蚊虫很多,就在这儿这么站了一会儿,她腿上就多了几个疙瘩。

  喻绯表面乖乖巧巧,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

  从帐篷出去后,她就一脸不耐烦的接连让十几只蚊虫丧命于她手上。

  “……”

  这里的大部分帐篷里面都很随意,随意的像是没人住。

  喻绯暂时被安排在一顶看起来不那么破旧的帐篷里。

  系统悄咪咪的提醒她:“宿主,注意形象,这儿有监控。”

  喻绯乖巧而安静的并着腿坐,脸上的表情很恬静,抿着唇,低着脑袋,似乎在等待什么似的,略焦虑的用脚尖点了点地。

  一边咬着牙反问系统:“我看起来是瞎子吗?”

  系统:“……”草率了。

  它默默捂住嘴,乖乖巧巧的安静闭麦。

  然后去别的系统那儿抢了桶爆米花来,一边嘎嘣嘎嘣,一边把她的情况当剧追。

  喻绯:“……”

  难以置信。

  你居然就抢一桶。

  **

  当聿时青晚上过来亲自带她离开这个小帐篷,喻绯就知道这傻逼要留下她了。

  科研疯子的脑回路非常奇妙,你只要认同他们,并表示相信他们,顺便再附和一下他们。

  那你就轻而易举的获得了他们的一部分信任。

  一路上,聿时青像是找到了知音,跟她叭叭了不少关于科研的伟大和艰辛。

  系统在脑子里飞快查资料给她。

  喻绯就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跟上他的话题。

  “你对科研也感兴趣?”

  喻绯微笑:“……嗯。”

  感什么兴趣。

  我来这里是跟你逼逼叨叨找共鸣的吗。

  我他妈是来炸你的!

栖从

聿斯:绯绯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聿斯:【托脸】你什么时候回来摸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