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7)【完】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41 2021-01-14 14:25:25

  闻述声的声音很轻,落在她耳边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在紧张。

  这家清吧在本地还算是生意挺好的,里面的装修也很雅致漂亮,他漫无目的的在路上瞎走时,只往里面瞥了一眼。

  就这么一眼。

  闻述声看见他心心念念的女生一袭灿烂的红裙,怀里抱着把吉他,低垂着精致的眉眼,优越冷白的肩线在灯下泛着光。

  只那一眼。

  影子在极致的灯光下格格不入,视线模糊,光影倾倒,时间交叠繁复,喻绯就在那儿,与他只有一层玻璃相隔。

  他离她那么近。

  却好像那么远。

  闻述声伸手抱住她的时候,眼睛依旧可怜的红着,唇边欣喜的笑却怎么也盖不住,他倾身,眯眼,软软的在对方微冷的耳垂上落下一吻。

  他仿佛没有看见她是勾着小酒保的脖子出来的。

  或许看见了也不在意。

  喻绯还活着,她还在。

  这于他便是莫大的恩赐。

  “喻绯,”他依赖的蹭蹭,语气卑微到了极致,“……你玩儿够了就回家吧,好不好?回家吧,我没你不行的。”

  喻绯眉眼一抽:“……”

  倒是没想到,在异国他乡,这样都能碰到。

  他的姻缘线是你妈拿钢丝绑的吗。

  她头疼的招招手,让旁边目瞪狗呆吃瓜看戏的小酒保先走,一边掐闻述声的腰,让他趴在她身上可怜无助的闷哼一声。

  喻绯:“你太重了。”

  闻述声立马接上:“我回去就减肥。”

  他张嘴说话的时候,喻绯好像隐隐约约看见了对方身后扑腾挺欢的大尾巴。

  她:“……”

  高冷总裁小心翼翼的,回想起刚才的某一幕,他忽然诡异的陷入一阵沉默。

  而后,喻绯就感觉自己的爪子被握住了。

  对方松开怀抱。

  然后一脸别别扭扭的轻握住她的手腕。

  一只手撩开里面的衬衫一角。

  另一只手引导着她的爪子,从衣角里面探进去。

  “……”

  “呆什么,”年轻的总裁哼哼一声,恶声恶气的龇了龇牙,一边还无比镇定的红耳根,“他有的我也有,我的比他好摸。”

  喻绯:“……”

  “我比他高。”

  “……”

  “还比他壮。”

  “……”

  “身材也比他好。”

  “……”

  闻总瞥了某人一眼,哼哼唧唧的瞧不起人:“他那腰,一看就不怎么样。”

  喻绯忍无可忍的捂他嘴,顺便抬手就给了他一拳:“够没够,你他妈闭嘴。”

  于是冷淡的闻总屈服了。

  他委屈巴巴的闭嘴了。

  老老实实的安静了。

  他勾着她的手指,乖的不像话。

  繁华的街头,长径的路灯明亮柔和,耳边无意吹过的风让喻绯眯了眯眼,她盯着面前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小闻同志,终于无奈的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走,回家。”

  她喻绯冷血而无情,理智而强大,但她偏偏对这种软趴趴耍无赖撒娇的行为没有一丁点儿办法。

  闻述声戏精似的小声逼逼叨叨:“嗷,痛。”

  喻绯:“?”逆子,你得寸进尺。

  他偷偷摸摸的试图牵她手时,指间漂亮的戒指轻轻摩挲了下,喻绯注意到了冷硬的触感,反应极快的低了个头:“什么东西。”

  闻述声丝毫不吝啬的向她展示:“情侣对戒。”

  喻绯仔细看了下:“这又是和哪个妹妹一起买的?”

  闻述声:“……”

  夜幕深沉,万里看不见星,他停了一下,随后清了清嗓子。

  “……这是我给我们两个准备的,三个月以前就买好了。”

  “你走的那一天,我原本打算向你求婚,然后补给你一个盛大婚礼的。”

  婚礼的阵仗很大,他就是奔着闹的越大越好去的。

  这场婚礼的主角,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喻绯:“……”

  她看着明显很贵的戒指,唇角抽了抽。

  淦。

  这钻好大。

  好纯。

  这他妈他搁哪儿买的,为什么她买不到!

  某一瞬间,她对有钱人忽然有一点点咬牙切齿。

  **

  喻绯婉拒了闻述声婚礼大办的提议,转而选择了旅行结婚。

  他似乎比之前更加黏她。

  从头到尾,他没有问她任何关于病症的问题,也没有问她离开的原因,更没有问她,当初她让他去关窗收拾文件,杂乱躺在地上的为什么是一张张干净的白纸。

  闻述声都知道。

  她大概率是在报复他。

  而他照单全收,权当什么也不知道。

  她怪他,这是应该的。

  现在他能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牵着手,懒散闲适的漫步在街头,他也已经很满足了。

  天边洋洋洒洒落下雪花,喻绯被迫裹得像个熊,毛绒绒的帽子戴在脑袋上,落了一头的白。

  “……”

  闻述声瞥她一眼,抬手,轻轻拍了拍她身上沾的雪。

  “呼。”

  喻绯吹他一口气。

  然后挽着他的手,走在冷风眯着眼睛,忽然想起来什么,开口问他:

  “偷偷换药的那几个人,你怎么解决了?”

  闻述声突然沉默。

  他咯嘣一声咬了颗冰糖葫芦下来,然后一脸“我嫌它酸”的表情,递给身边的喻绯,漂亮的眼眸诡异的闪了闪,然后含含糊糊道:

  “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坏医生被他抓起来,和精神病院患者关进了同一件病房。

  至于幕后主使。

  他断了她一只手。

  那人也是设计出身,这手一断,相当于把她以后的职业生涯都掰断了。

  喻绯也没嫌弃,就着他的手,咬下一颗糖葫芦。

  就嚼碎了它表面上的糖。

  然后吐在餐巾纸上。

  眼瞳若有所思的眨了眨。

  “喻绯,我想寸步不离的守着你。”

  “没你我不行,我怕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再受一次伤。”

  “我扛不住的。”

  “喻绯。”

  延栖集团的那些狗股东们联合闻家一起架空了他,闻述声只呆怔了两秒,就直接向董事长递交了辞呈。

  然后他就带着他最后几百万的积蓄,溜之大吉了。

  喻绯:“……”真你妈的任性。

  她盯了他一会儿,对上对方沉稳而温柔的视线,在这一时刻,她终于感受到了他小心翼翼的感情。

  大雪依旧纷飞,落了她一身。

  她在雪白的幕中踮起脚尖,单手扯住他的领带。

  ——广场中央,白鸽踱步,人们悠闲的散坐。

  他们逆着淡光拥吻。

  仅仅是这人间的纷扰和杂乱,白鸽的展翅欲飞,都让她觉得,人间值得,生活值得。

  “我们仍然与世间的繁华和荒芜相爱,并保持着热爱,远赴下一个人间。”

  【完。】

  

栖从

宝宝们我明天就要上PK啦,小手动一动,投投票评评论活跃的跟我聊个天!   PK期间更新时间为凌晨零点和中午十二点,看情况掉落加更【比如周推荐票过万,比如单次打赏达100软妹币】   不要养文!不要养文!不要养文!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PK期间你们养文就是在送我上断头台!   你们忍心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可可爱爱的我吗!【龇牙咧嘴】   ——   闻述声:票,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