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6)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321 2021-01-14 01:05:33

  黑夜席卷于他目之所及之处,清冷的总裁微倚着身子,指尖轻揽着对方细软的腰,他柔软的唇瓣微张,耳根子通红。

  喻绯给了他一个麻辣小龙虾的吻。

  这个吻,能让闻述声记一辈子。

  **

  **

  临近三个月的时候,喻绯收拾收拾东西,趁着闻述声难得不在她身边黏着,毫不留情的拖着行李箱就走了。

  票是早就定好的,戏要做全套,她甚至还让系统给她整了份遗书。

  她对闻述声没什么感情,就是觉得他挺好看的,挺有钱的,身材挺好的,有时候也挺可爱的。理智来讲,虽然他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确实是为了保护原主,但这也等于是间接性的害了她。

  她现在不过是占据了原主的一副躯壳。

  她在这个位面不过也就和闻述声相处了一年半载,除了心情好的时候亲他两口,加上偶尔伸手进去摸他的腹肌,其实也确实没什么别的情绪了。

  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丁点舍不得。

  任务进度爱咋咋地吧,她喻绯心高气傲,行事风格肆意张扬,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闻述声有错,且这个错在她看来并不值得被原谅。

  给他这三个月的时间也已经是她看在原主的面子上了。

  她冷漠的拎着箱子,过了安检,坐上了飞机。

  至于闻述声回去看到那封信之后是个什么反应。

  喻绯戴上耳机,透过透明的窗,将视线落在云层上,神情默然,并不关心。

  “……”

  若是能在异国他乡,再与闻述声相见。

  那也算是缘分了。

  **

  另一边。

  闻述声看到这封惊天地泣鬼神的信时,表情麻木,非常平静。

  这一天终于来了。

  喻绯的离开早有预谋,她最近的纠结和心不在焉,他都看在眼里。

  他尊重她。

  他也不会去找她。

  只是在那之后,陈渊隔三差五的就被迫去某处捡起一只垂头丧气的他。

  闻大总裁喝醉了也不说话,只是一个人默默的蹲在那儿,伸着长指,一笔一划的写喻绯的名字。

  然后很茫然的抬头看他:“……怎么办,她好像真的不要我了。”

  “我努力的弥补她,我努力的希望她原谅,我知道这三个月是她最后施舍给我的时间了,所以我黏她,我希望感受到她对我仅剩的一点点爱……可她好像,还是不要我了。”

  陈渊真的头疼:“……别喝酒了哥,这件事责任不在你,那个地方很隐蔽,没人会想过她的手能伸这么长,连我们陈家的人都敢收买。”

  “可我不知道。”

  他茫然两秒,随即很痛苦的拧起眉。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因为长期**神类药物被送去医院抢救,她手术的时候身边只有陈湛……别的什么人都没有……”

  “她为什么不让陈湛告诉我……”

  酒精麻痹人的神经,闻述声小声而委屈的垂着脑袋呢喃,而后第二天清醒,无比麻木的投入工作。

  终于。

  在喻绯离开的第二个月。

  闻述声终于忍不住,查了她当时的订票信息。

  而后立刻订票,想去看看她最后生活过的地方。

  “……”

  这里是个很繁华的地方,他下飞机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五点了,国际航班的出入口处,一大批旅客鱼贯而入,修长的身影站在原地,身侧是穿梭的人潮。

  他只身一人,除了人和必要的身份证件,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天际霞光绚烂。

  闻述声漫无目的的随意在街上漫步。

  在异国他乡的街头,挺拔好看的华国男生总会受到注目,他在路口等个红绿灯的功夫,都有几个外国朋友来请他喝酒,问他能不能要个联系方式。

  他淡抿唇线。

  然后抬了抬手。

  将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展示出来。

  然后平静又淡声的开口说:“I am married, and I have a beautiful wife, her name is Yu Fei.”

  我已经结婚了,并且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妻子。

  她的名字,叫喻绯。

  **

  他漫步于街头,吹着白鸽广场的风,看着白鸽挥着雪白的翅膀,看着广场中间的喷泉,想的都是——喻绯是不是也来过这儿。

  显然没有。

  喻绯不是那么个会陶冶情操的人,她更乐意听漂亮弟弟说说心里话。

  譬如现在。

  她就待在某家清吧内,弹着小吉他唱着歌,权当消遣,唱累了就勾着小酒保的腰,叫他去调杯酒。

  日子过的非常快活。

  她喻绯在没被抓进世界做任务时,其实也还是个没心没肺的神仙,除了凤诩,她就没对别人动过情。

  直到凤诩执起雪白长剑,将剑尖指向她时。

  她就意识到,谈感情是万万不能的。

  时间渐晚,清吧内的客人逐渐多起来。

  喻绯一不留神,喝的有点多,撑着桌子没过几秒,她就有点不太舒服。

  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然后皱了皱眉。

  小酒保见状,连忙过来扶她:“……绯姐,我送你回去吧。”

  喻绯还挺坚强:“不用。”

  结果没过多久,她就眯着眼睛,勾着小酒保的脖子出来了。

  喻绯的一只罪恶爪子还隔着衣服停留在小酒保的腹肌上。

  才刚踏出门。

  喻绯就眼尖的瞅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红着眼睛,视线委屈又控诉的隔着一条人行道,幽幽的望过来,整个人就可怜兮兮又委屈吧唧的蹲在那儿。

  “……”卧槽。

  喻绯手一抖。

  差点把小酒保的腹肌掐没。

  喻绯:我他妈瞬间清醒。

  小酒保:嗷嗷嗷嗷爷的腹肌!

  喻绯:怎么办怎么办这谎我还能圆吗,我要是说这都是小宋同志的主意他能信吗?

  死道友不死贫道,小宋你背锅吧。

  “……”

  她看见对方缓步向她走过来。

  喻绯的爪子瞬间淡定的收回来。

  她飞快的组织语言酝酿情绪。

  而闻述声终于在她面前站定。

  喻绯深吸一口气:“你……”

  “玩儿够了么。”

  执行官垂下眼睛,视线默然垂下,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再然后,他也压根没打算听她的回答。而是走近一步,呼出一口气,红着眼眶,张开手。

  轻轻抱住她。

  他的手自她腰间穿过,一米八几的男生,此时像个玩偶一样,黏在她身上。

  街头人来人往。

  风声,说话声,车声。

  铃声,叫骂声,还有步伐交杂的声音。

  在一片热闹中,闻述声抬起手,力道柔软的揉了揉她的后脑勺。

  似乎松了一口气。

  然后,冷漠的人覆在她耳边,用很低的声音,颤抖着说——

  “玩儿够了么。”

  “可以回来……和我好好过日子了么?”

  ——

  看到有宝宝对闻述声的感情向有点问题哈

  我在这里统一解答一下:

  改变过去,现在也会跟着改变呀~所以其实不是原主有这段记忆,而是喻绯回到过去,改变过去,导致原主的记忆和日记的内容随着过去的改变而改变。

  男主和原主结婚只是因为合适,保护原主是因为责任,而真正的喜欢,是在女主穿过来之后,综上所述,得出结论——他喜欢的是女主。

栖从

喻绯:我真的只是看上了你的脸,谈感情多伤钱,我连你的遗产都没来得及分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