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5)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43 2021-01-13 21:39:25

  某一瞬间,那个冷淡而好看的少年好像穿过了层层重叠的时间长河,他干净好骗,眼睛里什么也没有,只剩下疲惫,以及缓慢涨满的疼。

  修长的执行官似乎因为她的一句话就失去了所有支撑,骨骼分明的长指轻拢,扣住对方的肩,漆黑的眼底掺杂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闻述声崩溃了。

  最近各方面施加的压力重担逼的他根本喘不过气,自从他继承了延栖集团后,他就失去了很多自由。

  比如某些能够让他自由选择的权利。

  而喻绯在笑。

  她生的明艳,软长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漂亮的眼尾上挑,漂亮的张扬肆意。

  她是他曾经的希望。

  闻述声几乎要跪在地上:“喻绯,我们去治病……这次我陪着你,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你,不会让你陷入危险,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我们……能好的……”

  “三个月。”

  站在路灯下,她缓缓张了张唇。

  “我只剩下三个月,闻述声,我没救了。”

  “之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想逼着你离婚。”

  “你还年轻,你的未来会更加宽阔,会有更多人喜欢你,而我只不过是你这段时间可有可无的同路人而已。”

  喻绯一脸正经的在往他的心里插刀子。

  而闻述声也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能体会到小美人鱼行走在刀尖上的感觉。

  “……”

  他低垂着头,却扣着她肩的那只手终于无力的松开。

  **

  “不会吧,你真是这么说的?”

  喻绯上来收拾行李箱,宋银姝就在旁边一边叉草莓吃,一边震撼小宋三百年。

  喻绯警告的看她一眼:“你别给我捅出去了。”

  然后就勾着唇角,把行李箱扔给了等在门口的闻述声。

  小宋同志:“……”

  城会玩。

  **

  喻绯让系统给她拟了个诊断书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并拐着弯表示自己既然被判定治不好,且只有最后三个月了,那她觉得也没什么治疗的必要。

  人虽固有一死,但她不想死掉的时候光秃秃的。

  “……”

  驾驶座上的闻述声陷入沉默。

  他妈跳楼自杀死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一滴眼泪都没掉;捧着他妈的骨灰在闻家门外跪着时,他也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一旦死亡逼近喻绯。

  他就觉得恐惧,觉得疼,觉得自己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安静良久,他终于妥协的出声。

  “……好。”

  **

  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爱人一天一天走近消逝,自己却无能为力更加痛苦。

  以前他太忙了抽不开身,干脆大部分时间直接睡在公司,现在却不同。

  他就像是只黏糊糊的大犬,白日拼死在公司把事情处理完,晚上七点准时回家陪她吃晚饭。

  有一天,实在拖的太久了。

  清冷矜贵的闻总垂眼一凝,为了逃避挨骂,他果断去了城北那家特别火的麻辣小龙虾店,并使用钞能力,提前拿到了喻绯的宵夜。

  后来回家的路上,他出车祸了。

  祸不单行,那个场面还有大雨做背景。

  “……”

  喻绯打开门的时候,闻述声开门的动作就顿住了。

  他身上很多泥,昂贵的西装外套也擦破了半截袖子。

  头发乱糟糟的,发梢沾着泥水,顺着他的侧脸轮廓不住的往下淌。

  喻绯当场没忍住,毫不留情的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狼狈的小闻同志难免出现一抹囧色。

  但是他依旧很安静,安静的伸出干净的手,把她赶进去,关门挡风。

  甚至还很镇定的把手上的麻辣小龙虾递给她,一脸理直气壮的哼哼唧唧:“……给,没冷。”

  快吃。

  喻绯笑眯眯的也不去接,只是伸手去捏他的脸,向他展示自己刚做的美甲,无比自然的张嘴吩咐他:“我这四千八的爪子可不能剥小龙虾。”

  闻述声乖乖的依着她:“那我先去洗澡。”

  ……好家伙。

  抱着那盒分量挺足的小龙虾,喻绯看着闻述声默不作声的背影,顺手掂了掂手上的餐盒。

  这家伙摔挺惨的吧,浑身都是泥水,脏兮兮的。

  但偏偏这几盒小龙虾挺干净,只是外包装上淋了点雨。

  里面的东西愣是一点儿都没溢出来。

  “……”

  喻绯愣了两秒,站在门口,一垂眸,忽然勾了勾唇。

  想不到这家伙还挺可爱。

  别墅里的暖气开得很足,赤脚踩在地板上也暖洋洋的,喻绯窝在沙发里,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闻述声十几分钟后才下楼。

  洗干净身上的脏污后,一些擦伤便显得极其明显,部分磕碰出来的淤青嵌入,闻述声也没刻意让水避开伤口,淋上去的时候刺生生的疼。

  “……”

  喻绯一回头就看见了。

  她伸手让他过来,一边对他的伤口表示惊讶:“你这是偷别人商业机密的时候被人发现打出来了?”

  闻述声:“。”

  他在喻绯身边坐下,而后慢吞吞的伸出手,轻环住她的腰。

  喻绯避了一下:“你干嘛。”

  执行官黏糊糊的凑过来,下巴搁在对方优越的肩线上,眼睛也不睁,只略有些低落的嘟嘟囔囔:

  “……我洗澡了,没有泥巴。”

  身上不脏,为什么不让我抱。

  冷漠的闻总无比冷漠的蹭蹭喻绯的下巴。

  喻绯抬手摁了他一下:“不是,我是想说,你这得忌口,小龙虾你不能吃。”

  闻述声陷入沉思:“……”

  良久。

  他哼了一声。

  语气幽幽道。

  “专程给你买的,谁要吃垃圾食品。”

  闻述声在家里穿的薄,身上只有一件简单而松垮的白色长袖衫,他闭了闭眼,纤长卷翘的眼睫轻轻抖了抖。

  喻绯的腰肢纤细柔软,隔着一层布料,属于女生的清淡冷血气息混合着温度,延至小闻同志的掌心。

  “……”

  指腹摩挲,执行官眸色晦暗。

  他微微仰了仰下巴,眉头蹙了蹙。

  喻绯瞥了他一眼。

  下一刻,纤细的指尖勾起对方的下巴,喻绯微微低了低头,柔软的唇瓣贴过去。

  女生雪白的牙尖坏心磨了磨对方唇瓣,力道却很轻,就像是在刻意逗他。

  闻述声颤颤的抬起眼。

  “唔——”

  

栖从

声声:【捂嘴哭】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绯绯亲我了!可我没有刷牙!也没有喷绯绯喜欢的水蜜桃口气清新剂!……呜呜呜……   喻绯:……   喻绯:矫情。   ——求票求评论求五星!!   我们凌晨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