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4)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36 2021-01-13 00:01:13

  喻绯的预言出现了偏差。

  她不过就是去悠哉悠哉的洗了个澡,等到自己擦着头发出来,就看见小宋同志规矩而乖巧的走过来,标准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并将她的手机,跟献贡似的双手奉上。

  来自闻述声的未读微信只有两条,未接来电那儿可是干干净净的,一个红色显示号码都没有。

  他发过来的两句话依旧跟他本人一样,冷冰冰的。

  一条是:对不起。

  另一条是:我马上过来。

  喻绯“嗤”了一声,不屑的把手机锁屏,然后扔到了床上。

  兔崽子,真是长大了,现在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来什么来,他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

  她哼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大大咧咧的扑进床,并掀开被子,友好的邀请宋女士一起度过这个美丽的夜晚:“雕栏玉砌应犹在,baby baby one more time.”

  宋银姝倒吸一口凉气:“……你不准备下个楼?”

  喻绯听到这话,表情一愣,随后指节慢慢悠悠的抬起,撑住自己的额角。

  “怎么,你的语气好像有点通敌叛国的嫌疑?”

  “我没有啊,”小宋同志立马举手发誓表忠心,“他给你打电话,说前几天有很多话没来得及跟你说,语气那叫一个诚恳卑微委屈,后来他问我在哪儿,我就……”

  “宋银姝!”

  喻绯直起腰。

  “他要是个家暴男,我这次就毁你手里了!”

  宋银姝:“……”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说话做事要凭良心,而小宋虽然跟闻述声不熟,但好歹一起合作过,承办过同一场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她后来有偷偷凑上去听他们说话,才意识到其实闻述声压根没给这女的一个成为喻绯情敌的机会。

  她握着手机,脑袋里电光火石闪过一瞬,突然想起模模糊糊的一段话。

  宋银姝突然知道那个不太会交际的总裁要和喻绯说什么了。

  其实不怪喻绯会误会。

  毕竟送她进去的确实是闻述声。

  **

  月黑风高夜。

  喻绯从楼道里走出去,一眼就看见了低垂着脑袋,靠边坐在台阶上的闻述声。

  对方一脸低落,垂头不语。

  “……”

  她耸了耸肩,推开楼栋门口透明的玻璃门。

  沉默着靠近,她抬腿,姿态懒散的踢了下他:“做什么?”

  “我不知道你的药被人换了。”

  这是他见到她后,声音低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喻绯愣了一下:“……哦。”

  对方掀了掀眸。

  眼底全是疲惫的红血丝。

  这些天他一直忙的团团转,处理这件事,处理那件事,每次终于闲下来时,都已是凌晨,他拿起手机,想和喻绯解释。

  却觉得通过微信来说实在太没诚意。

  语音通话,他又怕喻绯在打排位,万一害她输了,她会更加没耐心的听他解释。

  闻述声看着她。

  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但眼神却很认真。

  “送你去那儿是为了保护你,是为了不让你莫名其妙的受伤;陈湛也不是进去度假的,他是我安排进去陪你解闷儿的。

  “我让医生每日定时定点的给你喂的不是药,是营养师给你配好的维生素片。

  “他们没把你进医院抢救的事情告诉我,他们说你一切都好。”

  “这件事情我前几天才知道,我吓坏了,喻绯,我不敢想象你要是没撑过来,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自小就生活在阴暗里,所以对难得的光格外贪恋。

  喻绯没听太明白,蹙了蹙眉,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你好好说。”

  “……”

  于是接下来的四十多分钟,她一边听闻述声冷静的解释关于原主所持有的一切偏见,一边理智的分析现状。

  他是一个不太会交际的人。

  也是一个沉闷的性子,属于就算被误解了我也不解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的佛系性子。

  对方难得絮叨又小心翼翼的,他一边说话,一边还做贼似的瞄她。

  喻绯淡定环胸:“……所以,你来跟我解释,只是因为看见了我铁皮盒子里的东西。”

  “……”

  沉默良久,他终于冷静的开口。

  “早就想解释了,但抽不开身。”

  就连现在,还是他放了那些股东的鸽子才换来的。

  年轻的执行官心虚的摸了摸鼻根,唇瓣轻轻抿了抿。

  然后接着说。

  “铁皮盒子里的东西无非只是催化剂,我想解释,我想让你知道真相,只是因为你是喻绯。”

  男生低沉的声音混合着晚风,一字不差的听在耳朵里,她没说话,垂着眼睛,只是很沉默。

  真正的原主已经成傻子了。

  迟来的道歉也向来是她最不缺的东西。

  喻绯内心平静,毫无波澜,甚至还想放个屁熏死他。

  比起迟来的道歉和深情,其实我更喜欢听别的漂亮弟弟说说心里话。

  可恶,这该死的臭男人。

  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原谅一个神经病那是圣母才会做的事。

  她现在要做的。

  是给他当头一棒,把他一脚踹进绝望。

  于是她垂眸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放轻了声音。

  然后一脸悲戚的告诉他:

  “闻述声,我真的很喜欢你,在我短短的青春里,我的生活全是你。”

  “就在前几天我还在想,等过几天,我想牵着你去看最新展出的油画,当时我也没有抱有很大的期待,因为我爸妈从小就教育我,人贵在有一个清晰的定位认知。”

  的确。

  喻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凡事我也不想想你配不配。

  她抬头直视他的眼睛,对方漂亮的眸子浸的通红,垂在身侧的指尖攥紧,指节泛着苍白的冷。

  他唇瓣微微张了张。

  喻绯叹了口气,无辜的歪了歪头,睁着眼睛说瞎话:“……我真的好喜欢你。”

  话音刚落,她又平淡而无辜的接下下一句。

  “可是我生病了,快死了诶……怎么办?”

  闻述声的眼泪终于掉出来。

  “喻……喻绯,”他瞳孔放大,对方平静的话一落地,他就被吓的差点跪下,年轻的执行官呜咽出声,他张唇,声音细碎而颤抖,带着显而易见的恐惧,“你别吓我,别吓我。”

  “求你。”

栖从

是不是我分给声声的笔墨太少了   导致你们对我的宝贝声声有误解!   别急别急,还有反转,这可不是结局   声声:【冷漠】咬死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