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3)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91 2021-01-12 21:00:00

  喻绯还在气头上,于是无情的手一挥,就大义凛然的捂住他的嘴。

  “我听你大爷。”

  **

  喻绯还是潇洒的走了。

  当然,闻述声那个破旧的钥匙扣,原主的日记本,还有她年轻时候常用的皮筋儿……总之,与乐绯相关的一切东西,都被她放在了房间里既显眼又不显眼的地方。

  “……”

  没错,这是一场戏。

  按照系统制定的规则来说,她不能告诉闻述声自己就是乐绯,所以关于这个秘密,得靠他自己发现。

  所以她才精心策划了这一出大戏。

  喻绯板着脸拎着行李箱踏出别墅的大门,踏出去之前,她还故意冷着脸,恶声恶气的丢下一句。

  “没事儿别进我房间。”

  “……”

  但不进是不可能的,她出门之前把房间的窗户都打开了,但凡这天降大雨,噼里叭啦的淋一身,她就能合理的给他发微信,让他进去关窗。

  再然后,对方一低头就能看见散落在桌脚的小铁皮盒子。

  她将场景布置的很好,自然的像是风携力度而过,掀翻了桌上的东西,雪白干净的纸张散落一地,承载了满满少女心事和秘密的小物件,就隐在了反扣过来的铁皮盒子中。

  闻述声再怎么脑子不好使。

  那看见东西散了一地,总会出于人道主义的帮她捡起来放好的吧。

  喻绯导演摸了摸下巴。

  一切尽在掌握。

  **

  一切都在按照她的剧本走。

  唯一不在剧本里的大概是神奇狗仔拍下的照片,以及之后爆火的热搜,于是自喻绯离开的第二天,闻述声便开始一边处理热搜,一边处理由负面新闻的爆发,而引出的一系列公司项目问题。

  他苍白修长的长指扣着茶杯。

  单独坐在书房里,电脑屏幕还亮着,神色苍白的男人微微抿着唇线,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一个人面对深夜了。

  闻家那边在给他施加压力,外界扑面而来的抨击和舆论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他也是人,他需要支撑。

  这些天反反复复睡不好,做的全是关于少年时期的梦。梦里的姑娘依旧明媚似骄阳,回头看他那一眼,是他少年时懵懂初悸的开始。

  现在的他好像挺坏的。

  和喻绯结了婚,成为合法夫妻已经两年多了,但他却依旧对乐绯心存惦念。

  “……”

  他垂眼,眸底难掩茫然。

  就在这一刻,沉寂了好几天的手机响起,屏幕亮起一瞬,是喻绯卡着点发来的微信消息。

  她的语气很官方:闻总,外面下雨了,我房间窗户没关,桌上还有很多重要的文件,麻烦帮我关下窗,注意不要淋湿了。

  喻绯:谢谢。

  语气客套又疏离。

  “……”

  长久的死寂过后。

  喻绯沉默了好久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来自闻述声的微信未读消息。

  她查看详情。

  闻述声:。

  喻绯脸上的笑容一僵:“……”

  **

  其实严格算起来,闻述声对喻绯也并非完全没有感情。

  毕竟她是法定第一遗产继承人。

  相处久了,总归是有感情的,自他和她在酒吧偶遇,看见完全不一样的喻绯时,心间一棵无辜的萌芽摇头晃脑的就动了几下。

  后来她说她要离婚。

  他不同意。

  一是确实觉得麻烦,二是因为,他不想。

  是的,很直白,他不想和她离婚,那份离婚协议书上他虽然签字了,但“闻述声”这三个字,他写的是错的。

  比如“闻”中含着的“耳”,他故意少写了一横。

  再比如闻述声的“述”,他特意少写了一个点。

  离开他的人太多了,他不舍得再看见自己身边的人离开。

  所以,与其说他喜欢喻绯。

  不如说他从一开始选择和她结婚,就是因为把她当做了值得的家人。

  而乐绯是在少年时那段腐朽日子里的萤火虫,她指引并陪伴着他,告诉他世界是美好的。

  ……乐绯是救命恩人,是让他感受到温柔的引路人。

  “……”

  窗外风声呼啸,雨珠叫嚣着捶打玻璃。

  携着水珠的风从大敞的窗中跃在桌面上,亮起的房间内,雪白的A4纸撒了一地。

  漆黑夜幕亮起一瞬。

  重新暗下去后,没过几秒,沉闷的雷就在天际炸开。

  他盯着这个乱七八糟的房间。

  诡异的沉默的两秒。

  然后唇瓣动了动,不知道低声骂了句什么。

  眉眼挺嫌弃的皱着,却低下身,开始认命的帮她收拾地上的东西。

  “……”

  “呵,男人。”

  宋银姝家里的某处,喻绯悠闲自在,无比放松的把脚翘到桌子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很不屑的冷笑一声。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以上闻述声的一切行为,喻绯都在监控摄像头里看见了。

  她轻哼一声。

  看着闻述声纡尊降贵的垂着眼,细致而整齐的帮她将散落一地的纸张拾起来,整齐摞好,放进她的抽屉里。

  就像是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圈套。

  “……”

  当时她布置场地的时候,特意用那个铁皮盒子压住了好几张散落的纸。

  所以她完全不怕闻述声今天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

  宋银姝切好果盘进来,一推门就是喻绯那张诡异的笑脸。

  “你变态啊喻绯。”

  她把果盘放在喻绯面前,以为她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兴致勃勃的凑过去瞄了一眼,又觉得无语:“……看个监控而已,你怎么笑的像个杀人犯似的。”

  喻绯不以为然,顺手叉了块儿哈密瓜吃。

  然后看着监控里的闻述声伸手触到那个盒子。

  笑的就更像是只千年老狐狸:

  “打个赌吧,就赌今天晚上,闻述声会不会对我夺命连环call。”

  她的表情太过于信誓旦旦。

  小宋同志一怔。

  然后目光诡异的看了眼她的肚子。

  表情凝重而神圣的伸出手。

  覆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你这是带球跑了吗?”她有点懵逼,视线慢吞吞的偏转回屏幕,联想到喻绯刚才傻逼的笑容,宋银姝开始疯狂脑补些曾经看过不少的情节,“让我猜猜,那个铁皮下藏了个什么惊喜……一张B超化验单?”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真是想不到,原来喻绯也会这么浪漫的制造惊喜。

  “……”

  喻绯:“……你正常点。”

  “我很正常!绯绯,谢谢上天给你送了一娃,让我年仅22就当上了干妈。”

  宋银姝深情款款,简直感动的要哭了。

  喻绯脸黑了:“把你眼泪收收,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

  “好了,”她忍无可忍,一脚把人踹出去,“爬出去修修脑子,再犯病直接打死。”

  

栖从

得知真相的声声:伤心太平洋,绯绯居然骗我嘤嘤嘤呜呜呜哼唧唧QAQ   喻绯:……   喻绯: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