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2)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89 2021-01-12 03:02:32

  等她看清对方惨白的一张脸。

  喻绯手里的苹果差点掉地上。

  操,闻述声被吓晕了?

  虽然他倒地上有她的责任,但是喻绯良心一点都不痛,她甚至还用手去探了一下对方的呼吸,唯恐他人被吓没了。

  她辛辛苦苦才把任务进度条拖到这儿来,这家伙要是被鬼脸吓到一命呜呼,可不划算。

  狗的生命毕竟是脆弱而宝贵的。

  喻绯把苹果叼嘴里,然后轻车熟路的抓住闻述声的胳膊。

  神色淡定的把人往里拖了一点儿,然后关上门。

  闻述声第一次在酒吧喝醉那天,她可以一个人咬着牙把少年拖进酒店,然后扔在床上。但现在不行了,现在的他可比当时重的多。

  于是喻绯动作一停。

  然后面无表情的将手一松。

  她居高临下的睨着躺在毛地毯上啥也不知道的闻述声,突然皱眉。

  呸,这狗男人真碍眼。

  于是喻绯不屑的嗤了一声,给他丢了条毯子下去。

  准确无误的盖住他的脸。

  喻绯觉得这样才终于顺心多了。

  被闻述声这么一折腾,她也懒得再继续看这图个乐呵的恐怖片了,但楼下电视没有关,所以没心没肺的喻绯压根没想到,楼下那只可怜的崽,伴随着低沉又渗人的BGM过了一夜。

  “……”

  “……”

  闻述声不太好受。

  一方面是身体的疲惫,另一方面是因为一整天没吃饭。

  饿的。

  两种奇妙难忍的感觉上头,再有这可恶的背景音乐加持,可怜的闻述声弱小无助的躺在地上,反反复复的做着相似的梦。

  依旧是关于乐绯。

  关于生活上那些入微的细节。

  他记得清晨的沿湖大道,天光水色衔接,少女举起手机时弯起的唇角和被风揉乱的头发,只一眼,就乱了他好多年。

  他还看见对方捡起的那枚,他原本的钥匙扣。

  乐绯后来说他丢了,说要帮他把不必要的记忆都丢了。

  但她没有,她一直有替他好好保存。

  梦里的画质就像是突然升了个级,从模糊不清,变成了轮廓渐晰,梦里的他看见她转了个身,束起的细软发丝肆意摇晃。

  五月的风声经过校园,离去时捎上了少年隐秘干净的情意。

  他看见对方小巧精致的耳垂后边,缀了一颗漂亮的朱砂痣。

  **

  第二天早上醒来。

  喻绯已经开始坐在沙发上拆外卖了。

  闻述声就无比悲惨的睡在茶几和沙发的那一片缝隙里,鼻尖无意识动了动,年轻的首席执行官面无表情,缓缓睁开了漂亮的黑眸。

  “……”

  他盯着对方的下巴。

  喻绯静了静,然后哼了一声,很勉强的问他:“点了外卖,你要吃吗?”

  “不吃。”

  碎发凌乱的闻述声抓着沙发边缘,眸光幽幽的闪了两下,然后选择自力更生的坐起来。

  喻绯:“……”说这话前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眼神。

  闻述声整个人少见的凌乱,领结歪歪扭扭,西装外套的系扣随意解开,雪白衬衫收入腰线的衣角往上蹿,露出一小截皙色好看的腰。

  没有了打商战谈判的架势,他难得显得居家了不少。

  执行官的视线偏移,随意一瞥。

  这一瞥,就瞥到了那棵熟悉的发财树。

  和照片里一模一样,连枝叶上系着几根红绳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闻述声皱了皱眉。

  于是垂下眼,冷淡的站起来。

  他:“我上去换衣服。”

  喻绯:“糖醋排骨。”

  “……”

  喻绯冷漠的报菜名:“番茄牛腩。”

  “……”

  他诚实的停住脚步。

  前者心领神会,用筷子夹起一块儿排骨,逗狗似的冲他“啧啧”了两声:“我喂你?”

  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吧。

  喻绯话音落地的下一秒,就瞬间敛起了笑,夹起的排骨拐了个弯儿,回到了她自己嘴里。

  她微笑着跟他算账:“别的妹妹也会做糖醋排骨。”

  “……”

  他淡淡瞥她一眼。

  随后迈开步子,上楼,换了套干净的衣服下来。

  **

  世界终于干净,喻绯拿起手机给宋银姝发了个微信红包,又在底下附了条消息,眯着眼睛,笑的灿烂:“宝贝儿,昨天辛苦啦,拿去买杯奶茶补补身子呀~”

  全然没发现闻述声就在她身后。

  “呵。”

  他的声线清冷,带着浸雪的凉意。

  “我倒是不知道,什么奶茶要五百块。”

  喻绯动作无比自然流畅的摁灭手机屏幕,微微侧过脸,笑的很好看。

  她笑意盈盈的,语气缓慢而悠闲:“我有说只请她一个人喝奶茶吗?”

  “很好,喻绯。”

  闻述声的五官依旧好看到过分,从十几岁到现在,他的变化似乎不大,男人站在光下,素来静冷入潭的神色染上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

  “能把外面的男人带回家,你确实很看重这段婚姻。”

  这简直莫名其妙。

  什么人啊这,只需自己沾花惹草,不许我把野花带回家玩儿会儿呗?

  喻绯觉得火大,但从善如流,也不见面上有多生气,只是敛了眉目,行为举止之间疏离而礼貌:“闻总,夫妻之间也总要讲究礼尚往来的。”

  她情绪一上来,就想跟他新仇旧恨一起算。

  喻绯气到了,连手上的糖醋排骨都放下了。

  “你要是想让我不知道关于你的那些花边新闻,可以,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把我重新送回那个断网的精神病院去。”

  “你可以继续吩咐医生,让她们给我多喂点你该吃的药物,不用等我慢性中毒再进医院抢救了,你直接一次性让我吃药吃撑死多有效果啊。”

  她冷笑着阴阳怪气,拐着弯儿骂他脑子有病。

  后来喻绯列举他的罪状列举累了,微哑的声音一顿,女生干咳了两声。

  “……”痴呆的闻总神色略微茫然。

  于是她学着他,“呵”了一声。

  然后又学着他的语气,无比嘲讽的开口说:“你看,你连我声音哑了都不知道给我递杯水。”

  “你没救了,闻述声。”

  “这段时间我们不要联系了,我现在就收拾收拾东西去别的地方冷静一下。”

  “……”

  闻述声的目光扫过她的脸。

  在喻绯从他身边擦身过去的时候,他忽然伸出修长漂亮的指尖。

  扣住对方的手腕。

  接下来,是她穿过来这么久后的第一次,听见对方无措又低声的开口:

  “你听我解释。”

  

栖从

声声:【可怜】【委委屈屈拔花瓣】呜呜呜,为什么绯绯今天这么凶……   喻绯:?你拆我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