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1)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217 2021-01-11 22:12:08

  此话一出,就像是往平地扔了一颗雷,炸的几个没见过世面崽子瞬间红了耳根,面色痴呆。

  他们内心瞬间翻起惊涛骇浪。

  一排孩子目光呆滞,咬紧唇瓣,修长漂亮的指尖死死的攥着衣角。

  非常挣扎!

  虽然对方长的很好看,笑的也很漂亮,但出门前宋银姝说了,面前这个女生一顿吃两个人,门口幼儿园就是她的食堂。

  奶娃子排排坐,唇瓣咬的惨白。

  这场面也太大了。

  着实触及他们的知识盲区了。

  喻绯倒也不出声解释,只是端着红酒杯,另一只手撑着额,半眯着眼睛,姿态慵懒而惬意的瞧着那个从一开始就在拿主意的男生。

  她眼尾上挑,一肚子坏水。

  对方沉默着,她也不催,难得耐心的等着,等着他们开口。

  “……”

  良久。

  少年心如死灰的选择妥协:“……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于是喻绯思考了一下。

  然后笑眯眯的拿出手机,放下酒杯,哥俩好似的勾过对方的脖颈。

  少年靠在她肩头。

  闻到对方身上冷调的浅淡香气,他垂眸,有点难堪的咬了咬唇。

  紧张到整个人甚至都在抖。

  旁边的几个队友欲语又止。

  有一瞬间他们想拉起对方,逃出这个地方。

  但还没来得及付出行动。

  喻绯就若有所思的开口说:“……你们陪我拍个照吧。”

  “就最近很火的喉结照,你们安安心心当模特就可以了。”

  “……”

  突然痴呆。

  喻大佬怀里的小少年不可置信抬了抬眼,纤长而密的眼睫轻扫对方的下巴。

  倒是喻绯很淡定的摸了摸下巴,垂眼对上他的视线,眉头一皱,半秒后,又很快舒展开。

  “放心,我发完朋友圈就送你们走。”

  “……”

  几个少年不愧是偶像,锁骨线条明晰而深刻,骨感漂亮,下颚线极具少年感,耳根子泛着浅淡的红。

  乖巧的墨色碎发,好看的耳部轮廓。

  宽阔而直的肩线,修长优越的脖颈。

  规矩平整的衬衫,懒散露出的锁骨。

  喻绯满意的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几张照片,然后比他们还积极的就放他们回去了。

  “谢……谢谢……”

  喻绯忙着p照片,头也没抬:“没事儿,是我要谢谢你们配合。我等会儿给你们姝姐打钱,让她请你们喝奶茶。”

  门被关上。

  几个兔崽子瞬间窜的没影儿了。

  “……”

  喻绯很无语,她难道看上去很像畜生吗?

  修照片是个大工程,她不仅要细化细节,还要把自己的发量整的看起来多一点,还有光影和妆容问题,她一上手就是一下午。

  发朋友圈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六点。

  喻绯选中精修后的几张照片,配上一句文案,点击发送的时候,还特意选中了“仅部分人可见”。

  “……”

  陈渊和陈湛兄弟俩将喻绯的这条朋友圈疯狂截图私他并非常热情的对闻述声进行轰炸时,正主才刚刚处理好今天热搜的事情。

  “被绿的树,绿色的叶片上不停滚动着绿色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我有个朋友被绿了,为了提醒他,我发了条仅他可见的消息。”

  “……”

  闻述声抬手看了眼手表,下午六点钟。

  对方传来的截图上,喻绯的露出的半张脸依旧明艳而好看,懒懒的勾着唇,对着镜头笑。

  底下还有几条评论。

  路人:不错啊你,跟你们家小总裁还挺甜蜜

  喻绯回复路人:这不是他

  路人2:挺雅致,还看猫和老鼠?

  喻绯回复路人2:十几岁的小男生又不看恐怖片,没办法

  “……”

  闻述声扫了一眼照片上明艳的那张脸,他没什么反应,脖子微微靠后,眼睑遮住沉冷的眼睛。

  那几张照片的背景他挺眼熟,有那棵被养的看起来挺发财的发财树,还有那很熟悉的餐桌。

  发财树是喻绯在领证第二天带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她看见他,还挺尴尬的眨了眨眼睛,待在那儿,一动不动。

  他沉默着给她腾了块地儿,专门供她折腾发财树。

  餐桌也是她选的,还嘴毒的跟设计师吵了一架,说她没品位。

  喻绯以为他不知道。

  但其实那天他都听见了。

  前面的司机其实挺担心的,Liz新品发布会的关注度不亚于Liz当年晒她自己的结婚证,闻述声从发布会开始,处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忙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

  几分钟后,后座的男人有了动静。

  首席执行官骨骼漂亮的手捂着胃,唇线抿成一条淡直的线。

  司机透过后视镜回头看他:“……闻总,你怎么样?”

  对方轻咬着牙:“回家。”

  疼痛缓慢上涨时,闻述声忽然有点混乱的想。

  他想,喻绯,你好样的。

  **

  当事人喻绯什么也不知道。

  她一边咔嚓咔嚓的咬着苹果,一边把别墅的灯都关掉,窗帘也拉的死死的,兴致无比高昂的看着恐怖片。

  “……”

  车在家门口停了好一会儿。

  闻述声唇色泛着苍色的白,他静静的在车上缓一会儿,睁着淡漠而冷的黑眸,没什么情绪的看着外面。

  思绪顺着黑夜弥散,他不禁想起今天在会场上的片段。

  对方是一个自大学开始就开始追他的一个富家小姐,结果他不留情面的拒绝让她瞬间觉得难堪,一气之下就出国了。

  他结婚上热搜的时候,她给他发过一条信息。

  年少的她极端又恶毒,她说要回国弄死喻绯,于是之后的几天,喻绯从危险的边缘擦过去了好几次。

  闻述声不得不信。

  他是对喻绯没有感情,但他不能看着她因为一纸结婚证而原地去世。

  于是,闻述声和陈渊商量了一下,将喻绯送去城南的精神病院避一阵。

  那里偏僻又没网,是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好地方。

  还把无所事事的陈湛送进去度假,顺便照顾一下她。

  “……”

  今天那人回国,受邀参加发布会。

  她和他说的话他一句都没回。

  但热搜上剪辑出来的视频,却是另外一种意思。

  他嘲讽的勾下唇角,被媒体理解为“宠溺的微笑”。

  他出声让她闭嘴,被媒体理解为“亲密的交谈”。

  闻述声打开车窗,呼出一口气,盯着漆黑的夜幕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

  ——所有人都在误解他。

  年轻的执行官推门下车。

  他垂着眼睛打开别墅大门的瞬间,超清而大的屏幕上正好给了鬼脸一个超清晰的特写。

  闻述声猝不及防,来了个开门暴击,当下呼吸窒住,整个人都呆了。

  喻绯咬着苹果回头。

  就看见大门口,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形缓缓倒下去。

  喻绯:?

  她立马开灯,赤着脚跑过去看。

  

栖从

主持人:【递话筒】请问闻总喜欢什么颜色?   声声:【骄傲】绯色。   遥远的喻绯:【冷漠无情】很忙,勿Q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