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40)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25 2021-01-11 02:21:18

  自从他身上自我保护的戾气淡了些后,对方眉眼的轮廓便愈发柔和,少年浅淡温和似初冬时难得的阳光,一截苍白的腕骨自袖口延伸,对方的一只手覆在狗头上,简直是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喻绯反应迅速,指尖一戳,手机屏幕内显示的画面便定格于此。

  她看着手机上一大一小相处和谐的照片,笑的还挺欣慰。

  ……

  自然无压力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浪潮缓慢往前推进,喻绯悄无声息的融入他的世界。

  她陪他打游戏,但骂得最起劲儿的是她。

  他大半夜的被她抓起来看恐怖片,吐槽电影降智的也是她。

  她陪他做饭,然后划伤手利落解决的还是她。

  所以,乐绯的某一面,其实和所有女孩子都一样。

  她娇气,但不做作;会撒娇,但先吐出来的是她自己;她可以大大咧咧的去酒吧,也可以和他去海边看日出,去图书馆研究心理学,在培训班学做西点,然后去工艺馆去手工制作瓷杯。

  虽然看日出的时候她一般都在旁边困的不行。

  虽然她翻看并研究心理学的时候,经常以“你以后不要这样做……”为口头禅,挺严肃的盯他。

  虽然她学做西点的时候经常拿他烤好的甜品吃。

  甚至在做瓷杯的时候烦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但不得不承认,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始终被人挂念,和偶尔感受到的,来自对方的依赖感。

  是他羡慕了很多年的。

  少年颤了颤卷翘漂亮的眼睫,无声的勾出一个笑。

  “……”

  【叮——】

  【男主记忆存档95%,总任务进度95%,恭喜宿主,再接再厉!】

  【治愈男主任务已完成,宿主成功触发支线任务:攻略本位面男主,期限为一周。】

  **

  喻绯又醒了。

  她头疼的摁了摁眉心,爪子下意识往旁边一摸——好家伙,不仅没人,被窝里还他大爷的是凉的!

  回想起闭眼前狗系统的滴滴声,喻绯当下就打开了手机。

  你等着。

  她眸光幽幽。

  你等着,我现在就上京宝买武器。

  等我他妈的用本体见到你们。

  我非要把你们炸的尸骨无存。

  喻绯打开搜索栏,还没来得及打字,宋银姝的电话就直接霸占了整个屏幕。

  她眯了眯眼。

  还是觉得自己有点没睡醒:“宝贝儿。”

  宋银姝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第一次没直接开口嫌她恶心。

  再开口,语气有点严肃,又有点坦然。

  “看微博热搜,你老公红杏出墙了。”

  喻绯:“?”闻述声还有这胆子???

  但不得不说,宋银姝的这通电话还是有点作用的,最起码给她整精神了。

  ——【Liz新品合作发布兼展览会,闻述声耳语海外名媛,爱妻人设崩塌?】

  爆料的热度很高,从词条戳进去,拥有千百万粉丝的大V疯狂转发,转发到飞起。

  照片和视频拍的很多。

  毕竟是场发布会,整场最不缺的,就是相机。

  喻绯一条一条的往下翻。

  吃瓜吃的很带劲。

  场面特别热闹,高贵的闻总和那位看起来就很精英的女士有说有笑,在家不苟言笑甚至睡觉都要锁门的矜持狗比,现在倒是坦荡放得开。

  点开视频,还能听到点儿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那个女人说,我听说你们家花瓶要跟你离婚?

  闻总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我年轻,等得起。

  喻绯:“……嚯。”

  我瞅你好像那王八池里的老大。

  果然她还是低估了狗仔的厉害,真是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闻述声更狗的人。

  不愧是狗仔。

  她“啧”了两声,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小朋友长大了,已经有了一个无比成熟的独立思想,不说别的,他现在居然都会给她带帽子了?

  喻绯表情不屑。

  夺笋,以前这家伙还只会偷偷像猫咪一样勾她指尖。

  现在都学会光明正大勾别的女王八……小姐姐了。

  喻绯动作不紧不慢的掀开被子,纤细而笔直的长腿落地,女人站在镜子前,勾起唇角,挺欲的扯了下自己的小吊带。

  心情似乎完全没有被影响到。

  她面上甚至还有点小开心。

  喻绯敷了个早起面膜,随后翘起了腿。

  像个二大爷。

  拨了个电话出去。

  她的语气很熟稔,操作熟悉的就像是点外卖。

  不过……

  “现在给我搞几个漂亮弟弟到浸竹别墅A区15栋门口来。”

  “今天只有三个没通告吗。”

  “三个……也行吧。”

  宋银姝脸一黑:“……”

  我他妈一大早给你严肃的打电话,你就给老子整这么个逼玩意儿?

  **

  网络上的爆料铺天盖地,连带着几个星期前的澄清发布会又被人扒出来,正义的网友抡起铁锤,把“支持喻绯离婚”“喻绯好惨”“心疼喻绯”“金针菇男”等词条送上了热搜榜前几。

  然而喻绯不知道。

  喻绯现在很悠闲。

  她穿着半长的丝绒裙,露出半截纤细笔直的小腿线条,姿态庸然懒散的坐在那儿。

  身边是几个动也不敢动的小屁孩。

  几个小少年乖乖的坐在她旁边,身体绷得笔直。

  “……”喻绯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温柔的看着那几个弟弟,“来一口吗?”

  “不不不不不不了……”几乎是喻绯的话音一落,少年们就整齐划一的开始疯狂摇头拒绝,“我们没没没成年。”

  “?”

  喻绯当然知道他们在诓她。

  但毕竟曾经也是个神仙,她可比他们玩儿的花。

  于是下一秒,女人很坏心的露出抹笑,带了些恶魔的戏谑。

  “你们老板没告诉你们,什么叫金主的要求,不能拒绝么?”

  故意压低的音调。

  冷下去的语气。

  以及喻绯露出的长腿。

  成功唬住了几个看起来乖的不行的少年。

  为首的那个下意识攥紧了自己的衣角。

  面色有点难堪的低下头。

  好半天,喻绯才听见对方略微晦涩的声音:“……你想要我做什么?”

  挺好。

  还知道保护弟弟。

  但她不放过他,于是喻绯往后一靠,不怀好意的笑容愈发扩大。她看着他,语气漫不经心的纠正:“你们。”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需要的,是你们为我做什么。”

  “!!!”

  几个白兔少年当场傻掉。

  

栖从

票票留言五星评论交出来,赶紧的!   这个位面快结束了!下个位面你们猜猜我会写个啥?   猜对了奖励一个么么啾   还有,猜猜喻绯要让他们做什么?   放心,绯绯的心虽然黑,但她不是畜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