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9)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14 2021-01-10 20:24:36

  她话音刚落,原本就亮着屏的手机进了两条新的未读微信。

  一条是:今晚还来吗,我开台,不收你钱

  第二条是:你加了我,不跟我聊天也不给我朋友圈点赞,说好的勾搭我,你也没有付出行动。你是要找到机会来暗算我?

  “……”

  闻述声顿了一顿,略微诡异而复杂的看她两眼。

  喻绯正在揪自己围巾上沾着的头发,见他微妙的盯着她,女生无比纯良的歪了歪脑袋。

  问他:“怎么了?”

  她长的很乖,眼形很漂亮,确实长了一张好学生的脸,陌生人看见她,几乎也会被她这张脸欺骗,认为她一定是个不抽烟不喝酒尊师重教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少年漂亮的黑眸眯了眯,指尖暗搓搓的长按电源键,面不改色的强制关机。

  然后略一思考,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手机没电了。”

  放屁。

  喻绯都不好意思拆穿他。

  扯什么屁话,她把手机递给他让他点菜的时候都还有百分之六十多的电。

  这家伙吃电的吗?

  喻绯意味深长的一笑。

  闻述声跟小孩儿似的在她面前耍些幼稚又脑残的把戏,她心里啥都懂,但她大大方方的坐在那儿,不说破。

  反正对方是自家崽,喻绯觉得手机里没什么不能让他看见的。

  “……”

  “来。”

  菜很快就上来了,她没再关心这件事儿,只认真的负责涮菜,认认真真的投喂她心目中最好的儿子。

  “尝尝这个。”

  “还有这个。”

  “这个应该也不错。”

  “……”

  她现在是真的佛了,以往每件事情的发生都会有一个快速有力的针对性办法,能够直接或间接的消除对方心里的阴影。但这次不一样,她除了陪在他身边,让他循序渐进的觉得温暖,没有什么别的法子。

  她总不能真的去并夕夕给他定制个一模一样的亲妈吧!!

  这多大逆不道!!

  喻绯一边兢兢业业的给他涮菜,一边神游天际的想。

  所以她现在只能陪在他身边,多刷刷存在感,多让他体会一下世界的美妙,然后等闻述声清醒了,她再自然的被叉出去。

  ……

  她决定多带着他看看这个世界。

  **

  第二天。

  喻绯等着他下课,然后径直带他去了老年棋牌室。

  感受一下来自老年人的积极生活。

  然后又去了小区广场,一大一小的两只,面无表情的蹲在光影交汇处,看着大妈很有活力的跳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还有每天早上的晨练,她盯着他跑。

  而喻绯自己悠哉悠哉的跟他他后面骑着自行车,一只手还拿着冰淇淋啃。

  “跑快点啊,没吃饭啊你?”

  她腾出一只手拍他屁股,两只手完全腾空,车的轨迹歪扭一瞬,她却丝毫不害怕,迎着风,笑的惊艳:“闻述声,你行不行啊。”

  后来冰淇淋掉在了一只狗的脑袋上。

  喻绯被狗整整追了两条街。

  后面慢跑的少年低喘着气,额角浸出一层细密的汗。他淡漠的瞳盯着对方的身影,瞧着她一边吱哇乱叫,一边把自行车骑到飞起。

  方才嘲笑的神色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惊吓的扭曲!

  ——“好一只先告状的恶狗!我还没找你赔我冰淇淋,你居然追我我我我我啊呀!”

  十几岁的青春风声鹤唳,校服衣摆肆意一扬,就在青春里留下了淡而深刻的印记,而漂亮的喻绯眉眼一弯,属于少年的隐秘悸动便充斥了整个夏天。

  少年停下步子。

  纤薄的唇瓣微微向上扬了扬。

  而喻绯只恨的磨牙。

  她一回头,就看见对方站在原地笑她。

  喻绯向来怕狗,那家伙还晃着尾巴一刻不停的跟她死磕,牢牢的跟在她车后面嗷嗷叫。

  喻绯慌不择路的掉了个头,就气势汹汹的闻述声那儿冲。

  必要时刻她选择弃车。

  脚尖一落地,再轻盈一跃。

  喻绯就跳进了少年冷香凛冽的怀抱。

  “你嗷什么嗷,”她低头看狗,两处柔软贴近了少年露出的一截修长脖颈,一边毫不自知的吓唬狗,“闻述声,咬它!”

  闻述声:“……”

  他伸手,面无表情的把人揪下来。

  喻绯还死抱着他不撒手:“你想干嘛?劝你住手!”

  你想弑母!

  你个逆子!

  “下来。”

  他勾着她的腰,表情很淡。

  “要被你勒死了。”

  对方细软的发丝抚过少年的鼻尖,萦绕着的是女生身上的冷淡香调。

  他垂了垂眼。

  漆黑而平静的瞳孔倒映着白毛大狗的影子,大家伙脑袋上还顶着一个麦旋风,本来挺气势汹汹的冲她嗷嗷嗷嗷嗷呜,结果闻述声这么一望过来。

  “……嗷呜。”

  它就真诚的怂了。

  大白狗晃晃尾巴,吐着舌头,委屈的哼唧一声,然后不得不在他脚边趴住。

  脑袋搁在爪子上。

  安静下来。

  闻述声才重新将视线抬起来,耳尖擦过对方的侧脸。

  “……”他眸色暗了暗,喉结滚了下。

  然后低哑的哄她:“可以下来了。”

  喻绯低头看了眼怂比大狗,特贱的对它做了个鬼脸,然后才慢吞吞的下来:“……哦。”

  再之后。

  她看见少年拖着狗子走到路边,随后伸出修长的指尖,掏出一张湿纸巾,把对方狗脸上杵着的冰淇淋擦干净。

  喻绯抱着手。

  在旁边看戏。

  你坐在路边擦狗脸,而我站在桥边感叹你俩长的真像。

  少年垂眸敛目,清晨的光浅,透过盛着雪的枝桠,柔和的落在对方侧脸上,那一瞬间,喻绯第一次在闻述声的脸上,捕捉了到了温柔的笑。

  ……还挺撩。

  喻绯死鸭子嘴硬似的板着脸,选择不看他。

  她突然觉得,现在的闻述声已经很好了。

  按照以前闻述声的性子,他不把它捉了回家煮狗肉火锅就已经算他有慈悲心肠了。

  她垂下脑袋,踢了一脚石子。

  哒啦一声响。

  下一秒的少年就像是有所感应,他微微侧了侧脸,视线遥遥望过来。

  唇边好看的淡笑还没平复。

  喻绯呆了两秒:“……”

  然后低声骂了一句:“操。”

  这磨人的小狗比,知不知道他在玩儿火?

  

栖从

绯绯:【霸道总裁式眯眼】如果你是故意想想激怒我,我告诉你,那你成功了。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敢对我对粗的男人。我要你身-上-染-上我的味道,这辈子都逃不掉,这辈子都是我的男人。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拒绝的滋味呢,很好,你已经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了。”   声声:“……我没拒绝。”   于是。   事后。   绯绯:“你不就是想要我的钱吗?男人,拿着这五千万,给我滚。”   声声:【茫然】……她上来就把我摁墙上去,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