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7)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03 2021-01-09 21:28:42

  喻绯决定带闻述声潇洒的逃一天课。

  她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好学生,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阴暗面和劣根性,只不过她更加直白一点而已。

  女生没心没肺的勾着唇角笑,漂亮的眉眼微微弯着,眼角眉梢都像是勾着细闪的亮光。

  她都想好了,今天的课是必不可能上了。

  少年唇瓣动了动。

  喻绯微笑着把锁屏上的显示时间亮给他看:“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时候才醒,现在过去你也就只赶得上中自习了,想好怎么跟你们阎王解释了吗?你也不怕他叫你家长。”

  漫不经心的话音落地,闻述声漂亮的黑眸沉了沉。

  他沉默片刻。

  然后抛出了一个灵魂问题:“他怎么叫。”

  喻绯突然愣住。

  对哦。

  以闻述声现在的状态,难道他要把对方刨出来吗。

  于是她明智的选择立刻转移话题,晃悠了一下纤细的腿,然后再次笑开:“反正你都已经逃了一上午课了,下午也别去了,我带你去玩儿吧。”

  闻述声:“……”

  他淡淡的瞥她一眼。

  眼底划过明晃晃的怀疑。

  ——来,你看我还信你么?

  喻绯一扭头,视线准确无误的与他对上:“?”

  小喻皱眉。

  不是,这家伙什么眼神啊。

  他怎么一脸看禽兽的表情看她啊!!!

  莫名其妙!!!!

  什么叫细节见人品他不知道吗,他昨天醉成那样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搁那儿哭唧唧,她这个色批都没有对他做点什么!

  他还质疑她!

  早知道她昨天就应该趁他没有反抗之力的时候把他扛起来从六楼丢下去!

  喻绯磨了磨爪子,恶声恶气的警告他:“瞅什么瞅?再瞅把你眼珠子扣下来。”

  闻述声唇角一抽,把脸瞥过来。

  “……青天白日,现在酒吧可还没开门。”

  喻绯睁大眼睛:“?谁告诉你我要去酒吧的?昨天去酒吧那不是因为你吗?”

  “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的也是你。”

  闻述声无比平静的陈述事实。

  喻绯突然无话可说:“……”

  闻述声继续:“玩儿的最欢的也是你。”

  喻绯:“……”别说了。

  “端着酒杯去找男生要微信的也是你。”

  这不对!

  喻绯突然挺直了腰杆。

  她像是终于抓到漏洞,当下就理直气壮的反击:“那你属实放屁,是他们找我要的!”

  “你毫不犹豫的就给了。”

  对方静冷如潭的声音落地,喻绯难得涨起来的士气瞬间就灭了。

  她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你怎么不说我昨天一个娇弱的女孩子一个人把你拖回来的事情呢?”

  嚯。

  还挺没良心。

  屁大点事儿他记得门儿清,该提的事情只字不提。

  喻绯“啧”了一声,选择结束战争:“还有啊,我要是真禽兽,你今天早上起来就不会穿着衣服了。”

  闻述声:“……”

  “好了,快把衣服扣好。”见他吃瘪的表情,喻绯心情愉悦的一笑,迈步过来,轻车熟路的揉了揉他的脑瓜子。

  “我们准备出发了。”

  她这一伸手,一乱揉,少年的头发就炸了,他冷淡的瞳色瞬间柔和了不少,就像一只被人顺过毛的大猫。

  他抿了抿唇瓣,没说跟不跟她去。

  只是一脸不耐烦的告诉她:“别摸我头。”

  喻绯回头瞥他:“美女的事,你少管。”

  **

  外面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马路上唱着兰花草的洒水车往路面撒着盐,环卫工人兢兢业业的扫着积雪,没有树叶遮挡的枝桠上落了白。

  很清净的世界。

  她裹着焦黄的围巾在路上走,半张脸掩在围巾里,同时,整个人都若有若无的往闻述声身后躲。

  原因无他。

  挡风。

  这鬼迷日眼的冷风吹的她脸都要掉了。

  她伸手揪住对方的袖子,冻到人傻的时候她甚至开始手动拖着闻述声左右移动挡风。

  闻述声被她拽的差点一脑袋撞上电线杆:“……乐绯,你今天的计划就是要吹死我是么。”

  喻绯顺手一挥,一巴掌就拍在对方的屁股上,眉头一皱,义正辞严:“呔,你居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乐绯!”

  少年面色一僵,浑身下意识绷紧,反应过来后,几乎是瞬间红了耳根。

  雪白贝齿咬唇,闻述声低声哑气的斥她。

  喻绯的手被弹回来:“……”

  大惊小怪。

  她在对方的衣角上蹭了蹭爪子。

  嚯嚯。

  没想到啊,他看起来瘦,身材还挺会弹的嘛。

  “别说话了,风大,快走,过条马路就到了!”

  酒店对面就是一条商业街。一线城市的市中心繁华而热闹,大街上基本上都是些成双成对的,商业街很大很高,在商业中心后面,还有同样热闹的风情街。

  人多的地方稍微暖和一点,喻绯拽着他在一楼逛了一会儿,冲进一家排场和格局都挺大的饰品店里。

  买了四样小东西出来。

  两幅毛绒绒的手套,还有两个挺可爱的一体式围巾。

  “闻述声。”

  她呼着白气叫他的名字,鼻尖微微红,漂亮璀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他。

  “快,低个头。”

  闻述声矜贵的不配合:“不要。”

  喻绯脸一板:“住嘴。”

  你个逆子。

  没过多久,闻述声被迫带着泰迪熊的围巾帽子,面无表情的出现在街道拐角。

  而在他身边。

  是一个捧着两杯奶茶,幸灾乐祸的漂亮女生。

  “……闻述声,你别这副表情嘛,”喻绯咬着吸管,笑嘻嘻的轻轻撞了撞对方的手肘,适当的夸奖他,“真的,信我,我从没见过哪个男生戴这个能比你好看。”

  “闭嘴。”

  “……”这反应跟度娘上说的不一样。

  于是她心累的叹了口气,抬高了手,把另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递到他唇边去,“别生气啦,尝尝这个吧,这可是我发现的宝藏隐藏菜单,来乖乖,张个嘴?”

  闻述声:“……”

  他往后避了一下。

  他并不喜欢这种甜了吧唧的东西。

  但皱了皱眉后,他还是乖乖张开唇,象征性的抿了一口。

  然后就无比嫌弃的再次拧起了眉。

  喻绯:“好喝吗。”

  闻述声依旧挺嫌弃的皱着眉:“好喝。”

  “好喝就对了。”

  喻绯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毕竟是美女喝过的,能不好喝吗?”

  ——

  呜呜呜呜我太惨了我前天做梦梦到我在阴曹地府无比委屈的敲收录团员的信息表!

  

栖从

喻绯迟早要被我打断腿,所以妈妈的好崽崽们不要学她逃课喔   闻述声:【冷漠】你动她一个试试   喻绯:【一巴掌上去】【无情】怎么说话呢!   ——   其实每次洒水车经过我家门口都在唱着歌,我能跟着哼几句,但我是最近才发现原来洒水车上放的就是兰花草/微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