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6)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67 2021-01-09 03:05:39

  喻绯莫名其妙的就被他抱了个满怀。

  对方很轻很轻的把半张脸埋在她的颈窝,瘫了似的一动不动。

  喻绯:“……”

  她伸手戳戳他的脑袋,力道着实称得上丧心病狂,眼睛里毫不客气的透露出一股深深的鄙视:“不至于吧你,你酒量就这啊。”

  少年大狗似的哼哼唧唧:“回家。”

  然后成功激起了色批泛滥成灾的母爱。

  她叹了口气,然后特别豪气的撸起袖子,他难得如此弱里弱气的撒娇,几乎是准确无误的戳到了她的心坎儿里。

  “等着,我这就把你拖回去!”

  **

  然而事与愿违。

  虽然闻述声没多少肉,但他毕竟是个男孩子,还是个将近一米九的男孩子,再加上闻述声意识昏沉,迷糊间只觉得有人试图拖着他走,于是嗓子里开始溢出些难受又破碎的低哼,漂亮的爪子还不安分的扑腾。

  即使是立了慈祥温柔亲妈Flag的喻绯也受不住的给他脑袋来了几下。

  于是他更委屈了。

  不过确实安分了些。

  市中心离那家公寓还有一段距离,于是喻绯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在酒吧旁边开了间房。

  办理入住信息的时候,前台的小姐姐还看了她好几眼!

  像她们这种做前台的在这个点接待办理入住的不在少数,几乎要习以为常了,但看见清醒的女孩子拖着一个迷糊的漂亮男孩子时,还属实是第一次!

  “闻述声,你站好……”

  喻绯对此一无所知,她现在咬牙切齿,只想回房之后拿枕头把他捂死!捂死!!

  闻述声黏人的勾着她的指尖,语气含糊,但很坚决:“不要。”

  喻绯磨磨牙:“你说了算?”

  “……”

  他开始选择装死不说话。

  喻绯把房卡放闻述声嘴里叼着,面无表情两手并用的把人一路拖到房间。

  如果她有罪,神责会制裁我,而不是让喝醉了傻狗折磨我!

  “啪叽。”

  就这么会儿不注意,闻述声裹着被子滚下床。

  一边嘟嘟囔囔的还给自己配音。

  喻绯简直难以置信:“?????”

  这家伙是释放天性了吗?为什么这么中二!

  她费力的把这狗比扛回床上,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喻绯觉得自己累坏了。

  她收拾好一切,然后阖上眼睛。

  雪依旧没停。

  窗户外面就是市中心,能清晰的看见具有象征性的建筑物,灯光交织间,是尘间烟火气的喧嚣和浪漫。

  室内一片静谧,暖气输送最舒适的温度。

  “……”

  喻绯忽然听到一声很轻的呜咽。

  “闻述声?”她试探性的叫他。

  后者毫无反应。

  她叹了口气,翻身把灯打开,纤细的指尖压了压被子,露出少年的大半张脸。

  他的侧脸线条明晰而冷冽,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时候像是只不好惹的狼崽子,不过闻述声此刻闭着眼睛睡的很熟,看起来就柔和了不少。

  “……”她伸手把对方的眼泪擦掉。

  这家伙即使表现的再正常,她也能看出他其实挺难受的,他嘴上什么也不说,什么事情都放心里,无论是好事坏事,积压在心底,他都迟早会出事。

  喻绯安慰似的揉了揉闻述声的脑袋,声音很平静:“你哭吧,我给你录个视频。”

  “……”

  她少见的觉得揪心。

  喻绯见过的人太多了。

  见过的人越多,她就愈发生了怨念,她没怎么哄过人,不管是天界还是人间,她都心高气傲的,从来没有在意过任何一个人。

  她招惹好看的男孩子,然后没几天,新鲜感就过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毫不犹豫的抽身离开。

  像她这种。

  什么时候大半夜的哄过一个人。

  喻绯再次老神在在的叹了口气,没什么感情的继续隔着被子轻轻拍他。

  她坏心的吓唬他:“记得哭好看点,我录着呢啊。”

  但他只是安静的皱着眉头哭唧唧,挺乖的任她摸脑壳。

  喻绯没一会儿就困了。

  昏沉困倦之际,她似乎听见了对方清冷的声音。

  “乐绯,我什么都没了。”

  “你别丢了我。”

  喻绯:“……”

  她声音挺含糊的回了一句:“做梦。”

  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闻述声听没听见。

  “……”

  任务结束后,她会拿到该有的信奉值和任务奖励。

  她想要的得到了。

  谁会记得你?

  她喻绯,从不惦念已经是过去式的一切。

  **

  闻述声睁开眼睛时,喻绯正靠在那儿玩儿手机。

  见他醒了,她丢下一句:“早餐在那儿,自己吃。”

  然后就没有感情的继续盯手机去了。

  少年神色平淡的撑着身子:“……”

  她就像是昨天斥巨资包了他一晚上,然后又觉得他技术不好,这钱花亏了似的。

  “你看什么呢?”喻绯一脸古怪,觉得他脑子坏了。

  不然他怎么一醒,就一脸“我不接受任何质疑”的表情看着她。

  任务进度停滞不前,她也没心情跟他掰扯,主要是她这次确实不知道怎么治愈他,现在在她眼里,闻述声就是个正常的青春期少年。

  对方无应答。

  于是喻绯也没再说话,盯着手机继续神游。

  “……”

  她不是什么和善的神仙,她善于玩弄人心,但着实对带崽子一无所知,于是她疯狂的去敲系统的门。

  问它:“闻述声怎么还没醒,我当时给他塞安眠药了?”

  系统思考了一下。

  然后告诉她:“没有,他睡得香。”

  喻绯拧眉:“这狗比不起夜的吗?”

  系统:“不影响你做任务喔。”

  手机的页面依旧停留在度娘的搜索结果上,喻绯单方面切断了与废物系统的沟通,然后自立自强的叹了口气。

  指尖往下翻。

  在“如何处理母子关系”的问题下,她终于看到了一条有用的回答。

  ——谢邀。面对孩子,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你要理解他们,不要对他们管的太严,给予相对自由独立空间的同时,也不要忘记适当的陪伴。

  喻绯若有所思的舔了舔牙。

  独立的自主空间他应该足够,所以她现在得适当的陪陪他?

  说干就干。

  在他洗漱完自己之前,喻绯飞快的制定好了今天一天的行程。

  “……”

  闻述声无情的打破了她的计划。

  他说。

  ——今天期末考试,我们只能在学校待着。

  ……

  仙女语塞!

  

栖从

果然是感情淡了,你们变心了,现在都不愿意跟我唠嗑了【委委屈屈栖栖子】   今天没有小剧场!!!我也是有脾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