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4)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78 2021-01-08 03:39:47

  弦月清冷孤寂,眼前是极致的白。

  不远处的教堂里传来祷告声,冬夜没有蝉鸣做陪衬,静谧不动声色的涨潮,单薄的少年顶着愈烈的寒风,修长的手指捧着四方金丝楠木盒,在雪地里跪得笔直。

  那人眉眼浸着凉雪,纤长绒软的眼睫上挂着模糊的冷白,半山别墅的大门紧闭。

  喻绯打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庭院里的某棵树后,看着对方单薄的身形。

  她悄悄的问系统:“这又是哪一出?”

  怎么每一次穿过来他都这么惨,不是差点被打死,就是在大雨中被赶出家门,现在更妙了,直接在这大雪飘飘的夜晚跪在外面受冷风吹了。

  他真的健康吗。

  年轻的时候吃了这么多苦,他的身体还好吗。

  喻绯有点担忧的舔了舔牙尖。

  系统:“你等等,我去康康。”

  它两条毛绒绒的小腿一跳,从椅子上蹦下来,然后翻开某本书,无比麻利的翻情节。

  『现在的情形很简单,男主的妈妈跳楼自杀,火化后闻家一点都不管事,说是一介凡夫俗子,绝对不可能让她进入闻家的祠堂。』

  “所以这傻孩子就在这儿跪着了。”

  喻绯摸摸下巴。

  她其实挺讨厌这种无底线原谅对方的人,这在某种方面来说就是变相给予了对方继续伤害你的权利,尤其是闻述声这种给点儿甜头就黏上来的性子。

  走神之际,闻家的管家出来寻她:“乐小姐,外面这么冷,您怎么还跑出来了,快进去,感冒了可难受。”

  “把他带进来吧。”

  虽然喻绯觉得这个崽挺不争气的,但那有什么办法呢,她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砸受冻吗!

  闻管家虽然与于心不忍,但毕竟闻老太太没发话,他也不敢随便放人进来。

  直到管家抬起头来,视线与楼上的老太太视线相撞。

  对方点点头。

  于是闻述声才被放进来。

  喻绯看他眼角眉梢都凝着雪,于是打着伞在原地等了他一会儿,然后把自己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丢过去搭在对方单薄的身上。

  她恶声恶气的摸到他冰凉的手,“怎么不冻死你。”

  “冷。”

  少年低着声音,冻僵的指尖轻轻蹭了蹭她柔软的掌心。

  喻绯:“……”

  操,这家伙没事儿撒什么娇!

  喻绯心里憋了一口气。

  要不是她还尚存了一些理智,她今天就非要把他摁在身下,教教他什么叫做男人的尊严!

  乐家和闻家今儿有合作要谈,她是跟着乐肆一起来的,但她不是个喜欢谈工作的性子,干脆出来逛一下。

  结果一逛。

  就看到自家孩子在外可怜兮兮的跪着。

  喻绯扶着闻述声刚进去,就有人递给她一杯姜汁可乐,她接过来,一口没动,直接递给闻述声,简单而不容拒绝的语气:“喝了。”

  一接触到暖气,少年纤长眼睫上挂着的雪便逐渐融化成了干净的水珠,棱角分明的五官线条愈发明晰干净,鼻尖被冷的通红。

  难得的弱不禁风,看上去还有点无辜的可爱。

  ……见鬼了。

  喻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闻述声那条狗居然还能和可爱挂上钩!

  “喂我。”

  喻绯:“???”

  喻绯:“等等,你说什么?”

  这简直难以置信。

  这可是个以后睡觉都要锁门防妻子的,年轻时路子原来竟然这么野的吗。

  她抬手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特别无情:“惯的你,自己喝!”

  闻述声默默瞥了她一眼。

  然后就着她的手,垂着眼睫,凑过去,一口喝了一大半。

  喻绯无语:“你干嘛呢。”

  少年声音有点哑,漂亮的眼睛有点水光潋滟,他微微抬着下颚,表情诚恳:“是我自己喝的,没让你喂。”

  “……”

  行吧。

  你说的倒也有道理。

  喻绯勉强的哼了一声,坐了大概得有几分钟,他的身体便逐渐回暖,连带着指尖都柔软了不少。

  偌大的闻家,忙忙碌碌,除了闻管家给他送来了一件厚一点的衣服,悄悄塞了他几盒感冒药之外,别的人就跟没看见他似的,完全不理他。

  但男生似乎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体温回暖后,他默不作声的起身,迈开修长的腿——将手上的金丝楠木盒无比随意的丢在了茶几上。

  她听见他挺冷淡的说:

  “你要回闻家,我送你回来了。”

  “以后有事也别他妈给我托梦了。”

  语气中馋了几份薄凉几分冷淡几分厌恶还有几分暴躁,喻绯在一旁安静的偷偷看,对方的眼睛像个大染缸,里面什么复杂的情绪都有。

  她轻飘飘的勾了勾唇:“……”

  本来以为他就是个傻白甜,属于众人虐我千百遍,我待众人如初恋的那范畴,但直到她看见方才的少年,喻绯才记起来。

  她现在是在治愈反派啊!!

  反派,什么是反派?

  就是万一没养好这家伙,他以后会彻底变成疯批,把半部刑法背上身,稍有不顺心就砍个人给他助助兴的喔!!

  思及此,喻绯就跟如梦初醒似的,掏出手机给乐肆发了条微信,就兢兢业业的陪着闻述声一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外面的雪铺的挺厚,入眼是一片静谧的雪白,洋洋洒洒的雪花自天际落下,喻绯给他打着伞,同一空间下,便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

  在第八次被伞打到脑袋之后,沉默的少年呼吸一窒,忍无可忍的直接接过对方手里的伞。

  身高差距太大,于是被风影响了方向的雪花结结实实的扑了喻绯一脸。

  你大爷。

  喻绯如是想。

  “你不想问我点什么么。”

  沉默良久,闻述声淡淡的瞥她一眼,低沉平静的开口。

  喻绯此时正准备抬手捂脸挡雪花。

  闻言,她思索了两秒。

  “有。”

  “我想问问你,闻述声,你是眼瞎还是脑子里缺根弦,你是不是对我们的身高差有什么错误的认知,你觉得你把伞举这么高能挡住我吗?”

  话音落地,她又一脸痛心疾首的补充:“妈妈的好崽崽,你真是太自私了!”

  “……”

  着实没想到她一开口会问这个,闻述声有点愣神。

  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脸。

  “这样呢,能不能挡?”

  喻绯:“……”

  你有病你有病你有病!

  

栖从

今天分享一下和某作者的对话   她:【截图】看!!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能不能把男主抠出来!!   她:能!   她:送你了!   我:【冷漠】我不要   她:!!!你居然不要!!!   我:当然不要,不然你把我易烊千玺放在什么地方!   她:因为如果你要了   她:你就得叫我妈!【狗头】【狗头】   我:所以他为什么不能随我叫你一句妈妈的好大x!   她:呸!!!   她:大逆不道!!!   所以!提问!   今天可以要票票要评论要五星打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