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3)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23 2021-01-07 21:49:08

  系统看着空间内关于宿主的数值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宿主在第一位面时像是个没有感情的任务者,从任务开始到现在,戾气值没一丁点儿升降,幸福感也是。

  简单来说,她就像是个在人群中如鱼得水的渣女,就连在发生她俯身亲吻男主这种暧昧的行为时,她的心情都没有一丁点变化。

  说起暧昧。

  “玩弄”“新鲜感”几个词应该更适合她一些。

  这么一想,小系统看着男主的视线变得多多少少有点同情了:“喔可怜的孩子。”

  虽然到现在,喻绯确实让他的阴影值和幸福值都往一个好的方向狂奔了不少。

  但现在的喻绯没有心。

  所以只要他对喻绯产生出更多的喜欢,那必定要吃苦头。

  看喻绯这张注定会流连花丛的脸,明显就不是个容易定心的。

  系统老神在在的叹了口气,忧桑成了一团:“……”

  **

  大概是在老宅的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后,闻述声思绪放松,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阖上眼。

  但他没想到,一睁眼,会有个人开着电视,在自己面前循环一段视频。

  “你是猪吗?”

  “嗯。”

  “那小猪闻述声可以撤诉吗?”

  “……嗯。”

  偏偏身边的始作俑者笑的一脸灿烂:“好宝贝声声,所以你现在可以打电话撤诉吗?”

  “……”

  闻述声看了她片刻。

  收回视线时,眉梢微微向上挑了挑。

  “一边喜欢我,一边连我不签离婚协议的后路都安排好了?”

  “喻绯,你就是这么喜欢一个人的?”

  “啊这……”

  嗅到空气中的危险气息,喻绯开始慌了。

  对上对方毫无波澜的视线,她掩饰性的咳一声,勉强举起三根手指,表情诚诚恳恳:“真的,你相信我,我对你的喜欢那可谓是如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你嘴角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话音刚落,男人忽然动了动指尖。

  他漠着神色倾身过来。

  一只手撑在她身后,把她无比冷静的圈在怀里。

  微微低眸,漂亮的瞳里像是藏了一片深冷的潭。

  “……真的么。”

  喻绯下意识往后靠,靠到顶端之后,她缩起了脖子。

  半张脸匿于男人投下的一小片阴影中,晃了两秒神,她的视线古怪的落在了对方嫣红而柔软的唇瓣上。

  “闻述声。”

  她忽然抬起纤长卷翘的眼睫,与白天妆容精致的喻绯不同,卸了妆的女生面色纯净而皙白,她勾起唇,忽然叫了声他的名字。

  再之后。

  纤细的长指扣住闻述声的后脑。

  一个戏弄的吻落在对方唇瓣上。

  巨大的落地窗外,漆黑的夜幕深沉,路灯的光影晃荡,枝叶交缠延伸着泛光。

  喻绯依旧点到为止,一片静谧的环境中,闻述声被她亲懵了。

  唇角泛起细细麻麻的疼。

  “忘了你的那个白月光吧,以后早安吻和晚安吻都不会少你的。”

  “白月光”这个词一出口,喻绯就像是触碰到了对方内心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唇瓣被她亲的水光潋滟,但神色却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冷下来。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喻绯。”

  他直起身子,思绪冷静了不少。

  在那段时光的长河里,他像是一座落拓的城市,十二月的凛冽寒风带来了细碎的灰影,日子磕磕绊绊,斜阳被吞没,暗哑的孤倦穿梭于藏在冗长夜色的小巷。

  而乐绯的眼底住着最纯净的山高水长。

  她带他于春日酿酒,仲夏听蝉,在入秋时闻果香,冬雪素裹的地方,是她毫不客气砸在他脖颈处的的温凉。

  乐绯出现时明媚张扬,离开时还了他一片纯粹的清光。

  叶芽花苞待放,彼时春意正盛。

  闻述声的指腹轻轻蹭了蹭自己的唇角,一些在婚后被刻意忽略的东西猝不及防被人提及,他瞳底幽深冷彻,眼中寒风肆虐。

  喻绯滴水不漏的鼓了鼓掌:“好的。”

  她观察着对方的表情,一边在心里五味杂陈。

  太无语了。

  万万没想到,在攻略男主治愈他的路上,最大的绊脚石竟是我自己!

  闻述声径自走回了二楼的卧室。

  喻绯看着对方肩宽腿长腰还细的背影,脑海里莫名其妙就想起他少年时期好馋的身子。

  她忍不住多盯了他一会儿。

  其实她现在跟他是领了证的,就算发生了点什么,他也不能告她。

  也就是说她要是真的对他做点什么,最多也就叫夫妻正常生活。

  就是不知道他现在的身材还有没有十几岁时那么好。

  毕竟也到年纪了,不知道他腹肌还在不在……

  喻绯摸着下巴瞎想之际,耳边突然听见“咔哒”一声。

  喻绯:“???”

  卧槽这家伙干什么呢!

  家里又没贼,他至于睡个觉还锁门吗!

  她震惊的磨了磨牙,还没来得及去砸了他的狗门,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是闻述声那条狗。

  喻绯还没来得及看他消息,先戳进去给他把备注改了。

  西伯利亚悍猪: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

  喻绯:又不是没睡过,你锁门是在瞧不起谁?

  馋他的身子是小,那今天晚上岂不是不能回他少年时期做任务了?

  天杀的!

  房间内,闻述声慢吞吞的眨了眨漂亮的眼睛。

  已读,不回。

  **

  喻绯见缝插针的蹭上闻述声的床,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了。

  她提前搜走了整个别墅内所有房间的钥匙,然后扣在了钥匙扣上,扔进了不知名小角落。

  闻述声无语凝噎:“……”

  她两只手揪了揪被子,神情无辜又单纯,张口就来:“我房间有老鼠。”

  闻述声漆黑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他视线扫过来,淡淡道:“我给你抓。”

  “你抓个屁,”任务进度停滞不前,她才懒得跟这鬼家伙耐心的逼逼叨叨,喻绯皱了皱眉,忍不住暴露本性,“就在同一张床上睡个觉而已,你怕什么?”

  “我又不会把你几儿掰折。”

  喻绯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地儿:“赶紧,别磨叽。”

  闻述声:“……”

  于是,夜深人静。

  【进入梦境通道倒计时,请宿主做好准备】

栖从

声声:【委屈】你这个女人一边说爱我,一边连我睡着了都不给我搭个小毯子   喻绯:?   声声:【继续委屈】我还没有喷喷水蜜桃味的口气清新剂,呜呜呜绯绯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喻绯:醒醒,我压根没喜欢过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