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1)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66 2021-01-06 22:25:16

  延栖集团。

  策划方案正式步入实施,公司里上上下下忙成一片,近期有关于闻述声婚变的八卦流传的飞快,一个上午而已,就纷纷登上了各大板报的头条。

  公关部忙成狗。

  自闻述声回到办公室,陈渊就难得老实的站在一旁,和首席执行官一起,眉头紧锁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娱乐报。

  闻述声修长十指交扣,表情晦暗不明,冷着脸没说话。

  屏幕上的照片他再熟悉不过,漂亮的身形纤细而惊艳,柔软细致的长发懂事儿的从侧边垂落,遮住女人的大半张脸。

  剩下的照片角度不同,喻绯当时的动作也不同,但无一例外的亲昵和媚意,照片拍的无比清晰,闻述声的侧脸轮廓被映的清清楚楚。

  但却不是喻绯前些日子寄过来的那一份。

  “不好了闻总,”死一般沉默的办公室,助理抱着文件走进来,“闻老人家那边听到信儿了,让您赶快召开发布会辟谣。”

  “嗯。”

  闻述声摁了摁眉心,身子微微往后仰了仰,疲惫的捏了捏鼻梁,面色疲倦,一抬手,语气平静又冷淡:“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他内心毫无波澜,视线随意的落在亮着的电脑屏幕上,娱乐板报写的很长,几乎从各个方面扒出了他和喻绯的塑料婚姻,并在文章的结尾透露出,喻绯已经私下找了律师拟定离婚协议书了。

  板报上说,这段婚姻是两家利益结合的产物,两个人结婚之前根本没有恋爱基础,匆匆忙忙领了证,结婚这么多年了也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

  而且据知情人透露,喻绯本身没有精神病,但却被闻述声亲手送进去了!而且他从来不去看她!

  貌合神离的表面夫妻,闻述声还光明正大的出轨!

  支持喻绯离婚,早日脱离苦海!

  字字句句写的无比真实,言语之间都在暗戳戳拐着弯骂闻述声脑子有病,丧心病狂的对外营销“深情爱妻即使她脑子有病我也不离不弃”的深情人设。

  闻述声垂眸看了眼安静躺着的手机,低头摸了支烟出来,在齿间咬住,盯着亮起的屏幕,半晌,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看这篇稿子的文笔和文风,还有这熟悉不过的语言组织方式。

  他怎么觉得。

  这篇稿子的撰稿人,就是家里那暗戳戳阴着使坏的合法闻太太呢。

  发布会很快就安排上了行程,半个小时后,陈渊敲门进来,端了杯清火气的茶进来:“收拾准备一下吧,发布会排在了四十分钟之后,我等会儿把你送过去。”

  闻述声咬着烟,缓缓吐出一口气,兴致不高:“嗯。”

  “真是奇了怪了,”莫名出现这么一个损人名声的新闻,陈渊也挺烦的,“这小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她是趴你们家床底下听的吗?”

  闻述声:“呵。”

  她不仅没有趴在床底下。

  她还直接合法的睡在他枕边。

  **

  上车后。

  手机亮了下屏,是喻绯发过来的微信。

  “闻述声,等我!”

  “……”

  他莫名软了下眉眼,但没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神色淡漠而冷静。

  这次的发布会安排的挺紧急,但扛着相机来吃瓜的媒体依旧不在少数,喻绯接到陈渊的消息和今日微博热搜榜,立刻就从别墅那儿赶过来了。

  她到的时候,闻述声也正好到了。

  他们走的是租借好场地的后门,车一停,喻绯就迫不及待的跳下去,一路小跑到闻述声身边,伸手拽住对方的衣袖,气喘吁吁的责怪:“出了那么大的绯闻你怎么不告诉我呀。”

  闻述声意味不明的挑眉:“嗯?”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你居然连开澄清发布会都不叫我?”

  她撩了下头发,足下的高跟鞋磨的她脚后跟有一点点小小的疼,“太不仗义了。”

  她今天穿的是蹦迪那晚的红裙子,露出大半个纤瘦又极具美感的背部线条,那晚灯光昏暗,衬得女人的眉眼明明灭灭,惊艳的漂亮感绰约不明。

  但此时天光大亮。

  喻绯穿的单薄,艳丽的红裙子衬的对方更加皙白,优越的肩部线条流畅明晰,精致的锁骨能养鱼,细软的腰部线条被勾勒,裙摆下,两条笔直纤长的细腿延伸。

  闻述声看着她,忽然转头跟陈渊低声说了句什么。

  陈渊看着她也愣了下。

  喻绯:“???”

  略心酸。

  崽崽长大了。

  现在都有兄弟之间的秘密不能让妈妈知道了。

  她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等了两秒,无聊的低着脑袋踩石头玩儿,四周一片寂静,再之后,一件带着冷香的西装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

  他淡淡的望过来:“没有一个正常的丈夫会愿意让妻子被别人觊觎。”

  于是喻绯就懂了。

  喔,他凹人设呢。

  于是她理解的伸手拍了拍闻述声的肩,笑的很晃眼:“知道了,我们进去吧。”

  当然,说起来,她还是有一点点憋屈的。

  虽然知道闻述声心里始终惦念着白月光,那抹白月光也就是自己,但是……

  属实不爽!

  她合法的吃个豆腐都还要接受道德的谴责!

  **

  其实闻述声的直觉没错,那篇稿子确实是喻绯写的。

  她当时铁了心的要跟他离婚,重回自由身,好心里无负担的包-养小鲜肉,但是又怕他不同意,所以在她给他寄离婚协议书的那天,她还留了个后招。

  比如,她写了篇阴阳怪气的稿子。

  再比如,如果一个月后她还没离婚,那联系好的网站就同时把这篇稿子发出去。

  后来系统告诉她,如果真和闻述声离婚导致对方黑化成卑鄙的反派,那她就要被雷劈死。

  所有很惜命的喻绯几乎想都不想,为了自己的狗命,就果断的把离婚协议书烧了!

  但她属实忘记还有后面这茬了!

  喻绯:痴呆。

  闻家的人又向来对闻述声不好,估摸着这篇稿子被对方看见,他又难逃一顿骂。

  喻绯挠了挠头。

  心底的那抹心虚,以及突如其来的责任感让她不远万里来到了发布会现场。

  看着台下疯狂闪烁的闪光灯。

  她下意识看了眼身边明显不太自在的闻述声。

  母爱就泛上了她的心头。

  喻绯勾勾他的指尖,往他旁边靠近了些,低声轻哄一句:“……我在,别怕。”

  太不容易了。

  被他勾住指尖的闻述声浑身一僵,始作俑者喻绯却以为他紧张,而后握的更紧。

  喔,我的玉皇大帝。

  在当妈妈这方面,她可真是越来越顺手了呢。

  

栖从

发布会上   声声状似无意的摩挲被喻绯咬破的伤   内心:快拍我快看我今天早上绯绯才给了我一个早安吻呢!【骄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