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30)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59 2021-01-06 02:55:15

  喻绯的房间虽然挺久没住,但好在定期有人打扫并开窗通风,她开门进去,能闻到太阳的干燥味道,家具摆放的很整齐,窗台边的绿植也活的很好。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平淡冷然的总裁立在门口,微侧着头,淡淡的看向她。

  脸上确实写着生人勿近。

  但他的唇角挂了伤,看起来就有一种乖乖的清冷。

  乖到就算她把他摁在床上。

  他也不会反抗半分。

  只会适时的抬起下颚,方便她玩弄他的舌尖,甘愿被亲到呜咽。

  **

  简单的看了一下原主的房间,喻绯直接在闻述声面前踢掉了鞋子,倦到懒得再装小白花:“哥哥,你要是公司很忙的话就先去公司吧,我一个人在家可以的。”

  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但如果喻绯说话的时候能不背对着挥手,动作跟撵小狗似的的话,闻述声想,这样看起来可能会更通情达理,像个柔情似水的贤惠妻子。

  “……”

  年轻的首席执行官身上依旧是裁剪合适的西装,肩宽腿长腰也瘦,身形线条笔直而干净,他似乎低嗤了一声,然后什么也没说。

  几秒后,喻绯听见对方下楼的脚步声。

  她试探的多等了几秒,等确认人走了之后,她才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无比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书桌上靠左手边的抽屉。

  里面挺干净的,只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本上了锁的日记本。

  蛮厚的。

  喻绯伸手把日记本拿出来,而后根据脑海里原主的记忆,指尖划了几下,无比顺利的解开了日记本的密码。

  小小一个本子,几乎承载了原主的青春。

  喻绯翻开第一页。

  *

  原来乐绯也是原主。

  在没有回到喻家之前,她一直都姓乐,生活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有钱人家里,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子养。

  原因是小时候找大师算了一卦,他说这孩子命中有劫,而且从小身体就不好,建议把她当成男孩子养,会健康一些。

  倒也别说,那人算的还挺准,在乐绯被当男孩子养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的面色倒是一天比一天健康红润了。但同时,也养成了乐绯张扬肆意,无法无天的跋扈性子。

  好在乐绯长了张乖乖女的脸。

  乐夫人从小就惯她,基本上是有求必应,在外面闯了祸回家,乐绯撒个娇就能拿到免死金牌。

  不过大概是好人命短,乐夫人在她高一的时候去世了。

  唯一的遗愿就是,让她解放天性,做回漂亮的小公主,乖乖上课,认真听讲,不要惹事。

  乐绯听话了,所以她乖了一年多,束着乖乖女的发型,懒得搭理那些在她看来分外幼稚的试探底线行为。

  她是在高三上学期被喻家认回去的。

  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乐家,喻绯自然不愿意,但彼时乐家公司运转正好出现了问题,于是她提出了利益对等的要求,要求对方支付乐家五百万的抚养费。

  同时自己回到了喻家。

  她高二痞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整个学校没人敢惹她,一个两个说她打架狠,脾气不好,能避就避开,可她毕竟是个姑娘,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于是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抱着书平静转身,与她冷淡对视一眼的闻述声,就这么被她刻在了心里。

  日光很亮,少年清隽的身影明晰似山涧凉雪。

  她和他有了几次交集,并像是一道光,融入了闻述声阴暗潮湿的生活。

  然后就不告而别了。

  因为她被喻家认回去了。

  喻家将找寻多年的亲女儿领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她办转学。

  “我不转学。”

  然后被立马驳回。

  喻绯:“……”

  无奈之下,她上了另一所更加贵气的学校。

  本来以为她跟闻述声可能不会见面了,不过世界给你的惊喜感,往往就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在她转过来的几个月之后。

  闻述声也转来了。

  她从别人那儿听说这类少年都喜欢小白花女生,于是她咬咬牙,穿上小白裙,漂亮的直发烫卷儿,一演就是这么多年。

  “……”

  挺痴情的。

  喻绯摇摇头。

  就是不太符合祗月本人的性格。

  她将记录了原主全部青春的笔记本重新锁起来放回抽屉里,回想起纸上锐利锋芒的字体,瘪了瘪嘴。

  那个笔记本上,不单单记录着原主青春里鸡毛蒜皮的一丁点屁事,还记录着她通过梦境通道,回到男主少年时期,为他做过的所有事情。

  比如亲手将霸凌他的字母团送进了监狱。

  再比如,送他去医院,捡回他一条命。

  从雨夜把他捡回家。

  告诉他“这里就是你的家”。

  还有学校里的护短。

  事无巨细,哪怕是被她本人遗漏掉的细节,这个本子上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就像她当时给了闻述声他亲妈一巴掌,还有那枚始终没丢掉的钥匙扣。

  就连现在的旁观者喻绯都觉得。

  自己当年怎么那么勇敢,居然敢动手收拾未来丈母娘!

  还有那个破钥匙扣,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被丢掉。

  她在房间里鼓捣了一整个下午,然后才挺艰难的从衣柜里的某一件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磨损很严重的钥匙扣。

  喻绯喘了口气:“无敌了,我什么时候找到过东西。”

  【宿主好好保存喔,这个跟以后闻述声发现你的身份有很大关系哒。】

  小系统适时出来冒泡泡。

  喻绯“啧”一声。

  看见它那张脸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想拖过来揍它一顿,但又懒得动。

  系统乖乖的眨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喻绯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系统,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在闻述声少年时期,有一个白月光?”

  “对呀对呀。”

  再联想到方才翻阅过的日记本,喻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一个天大的问题。

  根据她的记忆,在闻述声少年时期,别说异性了,人都没有几个……

  也就是说——

  “闻述声那个小崽子的白月光,是乐绯?”

  “他这么多年不是为了别人守身如玉,而是为了没回喻家之前的喻绯?”

  喻绯惊呆了。

  她万万没想到,阻挡她婚姻幸福的不是小三,而是年轻时候的自己!

  喻绯:我恨!

  

栖从

前期。   闻述声【冷漠】:别亲我   后期。   声声捂着被喻绯咬破的唇角,一脸委屈:你把我咬疼了。   喻绯:所以呢?   声声:要亲亲才能不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