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8)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50 2021-01-05 02:54:40

  喻绯讲话挺不留情面的,压根没想过与长辈相处的礼仪问题,一字一句戳在人心口,羞辱着疼,但又不见血。

  看穿了一切的局外人系统默默捂住唇:“……”

  看吧看吧,它就说它的宿主心肠没那么硬。

  虽然她嘴上很嫌弃,但内心其实还是很善良的。

  清冷郁沉的男生修长身影立于她身后,地上的影子被光拉得很长,他眨了眨纤长的羽睫,长腿跟做贼似的迈开。

  挪一步。

  再挪一小步。

  直至阴影覆住喻绯头顶的一小片阳光,他才老老实实的不动了。

  喻绯看他一眼:“……”不错嘛好崽崽,现在都知道心疼人了啊。

  她的战斗力持续输出且不断,完全没有一丁点儿松懈的预兆,跪在地上的女人愣得眼泪都干了,唇瓣颤抖了两下,最后被她一个挑眉刺激到放弃与她沟通。

  她直接将视线投向一旁的闻述声,有点吃力的站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摔下去。

  女生也慢吞吞站起来,完全没有要伸手扶一把的打算,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像是怕她摔下来的时候砸到她。

  女人不在意。

  她只是转过脸,皱眉问他:“……儿子,你真不跟妈回去?”

  喻绯笑眯眯的不说话。

  好崽崽,给妈妈争点儿气。

  你要是敢孬里孬气的点头,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儿的太阳。

  闻述声顿了一下,视线下意识从喻绯的身上划过,少年挺烦躁的拉了拉卫衣的衣领,露出一小片淤青的牙痕。

  他支吾了一下,但语气还算坚定,眸子一抬,冷淡而尖锐的抵触:“不回去。”

  “你是我儿子!你不跟我回去,难道要跟外面的野女人住一块儿吗!”

  不知道闻述声又触到了她哪片逆鳞,女人的状态明显突然不对,她歇斯底里的吼他,然后猛地抬手,下一秒,少年猛地侧过脸。

  “……”

  鲜红的痕迹。

  喻绯忽然愣住了。

  妈的这动作也太快了!

  这女人居然敢在她面前,动手打她的崽崽!!

  喻绯回过神来之后,整个人都气炸了,她冷着脸钳住对方的手,一点没犹豫,狠狠一巴掌就甩回去。

  “我从来不是什么乖乖女,你也别在我面前仗着你的年纪耀武扬威,”喻绯彻底冷了脸,身上是压制不住的戾气,语气张扬而放肆,“我就这么跟你说,若真是要论起年纪和辈分,你们全家都得给我跪着上香。”

  闻述声是个好孩子,他尊重他亲妈,没问题,但她没必要在一介破凡人面前上赶着犯贱。

  她本就高高在上。

  从没怕过谁,也从未心甘情愿的受过别人的压制。

  喻绯牵着人,态度果断而冷漠的离开。

  “……”

  少年忽然抬手,触了触唇角。

  **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他没想到喻绯的气性还挺大,她的火气一直延伸至放学铃声敲响,两个人沉默的走回家。

  门被喻绯直接后脚勾着踹上。

  单肩背着的书包随意往地上一扔,女生抬手揪住男生的领口,同时脚后跟去勾对方的腿弯,动作一气呵成,似行云流水,面无表情又不容拒绝的将少年压在身下。

  “闻述声,你之前的狂拽劲儿呢。”

  “对我的时候蛮凶,怎么换了个人来,你就怂了呢?”

  “窝里耍横有什么用?怎么样,今天又被人扇了吧?疼不疼,疼就对了,我疼死你个小傻逼。”

  喻绯一方面是被他在那女人面前的逆来顺受气到爆炸,另一方面是自己居然让闻述声当着自己的面挨打了!

  这简直就是她喻绯护崽史上的奇耻大辱!

  这个姿势属实压的闻述声有点难受,他下意识哼唧了两声,有点卖惨嫌疑的仰了仰下颚,面上没什么表情的喊疼:“乐绯。”

  “你叫妈都没用。”

  她本来还想继续说两句,但闻述声顶着这张有点伤势的脸,着实让她又好气又好笑,喻绯万语千言顿时消气,她嗤了一声,舌尖在她齿尖抵了抵。

  “……”

  她大发慈悲的松开闻述声,去冰箱找了个冰袋出来,然后不太温柔的给人揪起来坐好,敷在他的脸上,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轻声给他继续揉。

  喻绯:呜呼哀哉,我小喻同志什么时候受过这档子气!

  少年眯了眯眼。

  然后挺配合的轻轻蹭了蹭。

  喻绯头疼的叹了口气,长指没入对方发间,像折腾芭比公主似的掰他脑袋。

  “靠过来。”

  “……噢。”

  闻述声慢吞吞的偏了偏头。

  然后被正在暴躁顶端憋着气儿的喻绯直接掰过来,态度像极了大冬天开了致冷空调:“……”

  少年的额角轻轻碰到女生的小腹。

  柔软的触感,几乎让男生瞬间僵住了。

  而神经大条的喻绯还在继续呜呼哀哉,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惨——可不是吗,本来跳下诛仙台魂飞魄散一了百了,谁知道是哪个缺德的还抓到了她几缕魂魄!

  害的她现在不得不在这儿伺候人。

  呜呜呜。

  好想哭。

  怎么办。

  爷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水了,嗷……

  女生的眼泪啪嗒啪嗒掉,眼泪垂落的时候她还在想,妈的为什么我的眼泪掉下去不能成珍珠钻石,是我不配吗!

  一滴泪砸在少年苍白的手背上,闻述声愣了一下。

  他下意识仰起脸。

  看着对方抽噎的狰狞面孔。

  喻绯:“……”你大爷。

  在闻述声活下来的十几年时间里,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他只知道给她递纸,然后挺迟疑的看着她。

  “看什么,小兔崽子,”喻绯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擤鼻涕,眼睛哭红了一圈,张口就胡说八道,借题发挥,“你说你,怎么也不知道争气一点儿,你看看你这被打的多难受,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你肯定还经历了很多惨无人道的事情,那个女人对你一点都不好,你太可怜了,你怎么这么可怜……

  “你还不如投胎成大白菜让人吃了呢……”

  “……”闻述声倒也还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然后跟她说,“不至于惨无人道,起码让我活下来了。”

  喻绯:“……”

  喻绯:“!呜哇哇哇哇哇!!!”

  太气了,给我安排难搞的任务也就算了,还给我安排个钢筋直男!

  喻绯悲从中来,脑子一抽,就凶巴巴的给他下命令:“闻述声,伸手,抱我。”

  少年彻底愣住了。

  半秒后,面对喻绯那张狰狞的小脸。

  闻述声迟疑了一下。

  而后缓缓,有点显乖的抬了抬手。

  

栖从

闻述声【快乐】:男德班规矩——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老婆说的都没错,洗衣做饭把地拖,为您效劳不难过!   ——   我发现了,我还是适合写那种可可爱爱奶里奶气的男主   新的一天,开始求票求你们稍微活跃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