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7)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37 2021-01-04 21:43:47

  那抹纤细的身形去了高三年级组办公室。

  喻绯皱了皱眉,也没起疑,甩了甩胳膊就重新往洗手间走。

  她本来是想去洗把脸的。

  一上午的理科课,喻绯摇头晃脑一会儿,迎面扑过来的那些分子式和公式,彻底击溃了她的清醒防线。

  女生双臂交叠,随意搭在桌面,微光轻轻闪,柔和的勾勒出少女的侧脸轮廓,漂亮的光点凝在她安静垂着的眼睫尖儿,像是幅精心绘制的水墨画。

  她意识模糊了一会儿,下课铃打响的前几秒,走廊里忽然听到有人喊:“快看快看呐,闻述声他妈又来了!”

  尘间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话音落地,下课铃敲响,同学鱼贯而出,无比有默契的全都趴在了栏杆上,好奇的探着身子往下看。

  “看什么呢,这么热闹?”

  喻绯皱着眉,撑着桌子起来。

  好看的身形慢悠悠的晃出来,见缝插针的往那儿一站,视线平淡的往下看。

  空间的小系统急得拍拍爪子:【宿主,你愣着做啥!快下去给他解围啊!】

  太无语了!她居然还能在这儿待着,冷静的就跟看戏一样!

  “你急什么,”喻绯气定神闲,“还没到时候。”

  系统攥紧毛绒绒的小爪子:你大爷的。

  要不我俩换一下吧,真的。

  我觉得我做任务都比你来的靠谱!

  喻绯:好巧不巧,我做系统也一定比你靠谱。

  一觉醒来就是这种破事儿,喻绯打了个哈欠,单方面冷暴力小系统,看着空旷场地中央的闻述声,对方垂着眼睛,而他面前的女人一脸悔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

  她试图去抓他的手。

  闻述声漠着神色,淡冷的往后退了一步。

  “闻述声!你妈都这么求你了!原谅她呗——”

  有好事者趴在围栏上,不嫌事大的往下面喊。

  喻绯看了他一眼。

  然后恶从心起,她抄起自己脚边的拖把,面无表情的抬手就砸在对方脸上:“你叫你妈呢。”

  还没有一个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欺负她的崽。

  女生单手握着拖把的木柄,单边挑了下眉,脸上的没什么情绪,眼底的不耐烦却丝毫不加掩饰,喻绯舌尖抵了抵腮帮子,周身是寒气的压迫感,和“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的直白。

  脏水抹了他一脸,那人刚想发火,触及到喻绯的神色却又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他选择忍气吞声,但丝毫不影响他被气到颤抖:“乐绯,你……你给我等着。”

  “可以,”喻绯淡定的点点头,“我准备好拖把等你,再管不住你这张嘴,我就直接给你缝起来。”

  她嫌拖把脏手似的将其随便扔给自己班上的同学,又不经意的看了眼楼下,才拍了拍指尖,勾了下唇角:“帮我放回去,我去处理点事情。”

  “好嘞——”

  “……”

  女生转身,唇角勾出抹好戏开场的挑衅微笑。

  她该登场了。

  **

  “声声,求你了,妈妈错了,跟我回家吧。”

  少年面前,女人崩溃的跪下。

  离得近了,喻绯才看清闻述声脸上的忍耐,那抹纤细的身影丝毫不嫌丢人的跪在地上,膝盖被地上石子儿硌的通红。

  亲情血缘相绊,再冷血的少年内心不免泛起些动容的波澜,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心肠到底没那么硬,他到底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怀胎十月才给了他这条命的母亲受到一点点伤。

  但喻绯是个普普通通的旁观者,她的心里跟明镜似的。

  她敢发誓。

  要是闻述声再心软的跟她回去,下一次见面,他绝对会丢掉半条命。

  他的一次又一次心软,给了对方往他身上扎刀子的权利。

  闻述声会毁在她手里。

  她不知道当年的闻述声是怎么做的,是不是真的心软的原谅了伤害他的母亲,更不知道他要是回去了,又会经历什么样的辱骂和精神折磨。

  离闻述声只有五米的地方,喻绯停住了脚步。

  她看见少年垂在身侧的指尖动了动,而后抿紧了唇瓣。

  似乎是打算把人扶起来。

  喻绯站在他侧面,神色冷淡的叫住他:“闻述声。”

  少年动作一顿。

  日光灿烂,璀璨的天光洒落在中央,女生立在那儿,身影清晰而平静。

  她说:“闻述声,腰挺直。”

  跪在地上的女人泪眼婆娑的望过来。

  喻绯的视线瞥过去。

  该说不说,其实他妈长的挺漂亮的,眼睛一红,眼泪一掉,整个人看上去就有点楚楚可怜的破碎美感。

  但喻绯只是抽了抽唇角,内心毫无波澜。

  她迈步过去,拽着闻述声的手腕将人往后扯,自己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会儿,然后单膝后撤,蹲下。

  闻述声几乎是瞬间冷了脸:“你下来做什么。”

  喻绯回头看他一眼,言简意赅,但老老实实:“我怕你跟人跑了。”

  然后看清他欲语又止的神色,好心的给予温柔提醒:“劝你闭嘴,不然你将会失去我。”

  失去我这么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善良温柔落落大方的正常亲妈,你可就没有永不失联的母爱了。

  闻述声:“……”

  他隐忍的攥紧了指尖,而后瞥过视线。

  ……很难堪。

  以往她来学校找他,找他下跪道歉,他都觉得无所谓。

  但这一次。

  喻绯插手进来,甚至把他拦在身后,担心他受到什么伤的表情。

  在某一瞬间刺到了他心尖最软的一部分。

  他下意识的想逃避,他觉得,起码不能让喻绯看见这样的自己。

  少年抿紧了唇瓣。

  他的视线锁在喻绯身上。

  神经紧绷,生怕面前的女人突然陷入疯狂,对喻绯动手。

  ……那么个细皮嫩肉的姑娘,顶不住她的。

  她疯起来不要命,谁的命都不要。

  但喻绯完全不带怕的,她甚至直接伸了手,捏住了对方的下颚。

  “你这样的也算是道歉吗?你怎么不看看,你把他伤成什么样了?

  “你对他又打又咬,甚至把他在大雨夜赶出去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一丁点歉意?”

  “你把他关进狗笼害他差点被狗咬死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良心发现救他出来?”

  “就你这样的,也配当妈,也配求他回去么。”

  “你没资格。”

  “你没有和他一样痛苦,所以你的道歉,只能算是一场不值钱的戏。”

  喻绯在脑子里不太正经的想。

  闻述声的妈妈只能有一个。

  为了他的身心健康,他的亲妈也只能是她!!

  姓喻,名绯。

栖从

其实我想知道   妈妈的好崽崽们,你们啥时间放寒假呀~   喻绯:?你有几个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