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5)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04 2021-01-03 23:26:42

  喻绯心酸的扣了扣手指甲。

  夺笋呐,但凡闻述声当时投了个好胎,认她做亲妈,他都不至于过的这么惨啊。

  她看着对方慌乱无措的小表情,以及对方忍不住抿起的唇瓣,视线往下走,她忽然被少年身上单薄到几乎透光的T恤吸引了全部注意。

  灿烂的光浅浅的穿布料而过,喻绯能绰绰约约的看见少年年轻而张力的身体线条,比如干干净净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部线条,能依稀看清对方腰部肌理分明的腹肌线条,随着他的呼吸,清浅的一起一伏。

  她下意识的“咯噔”一声。

  无比诚实的咽了咽口水。

  然后理智回笼,喻绯下意识捂住眼睛,并慌乱的转了个身。

  完了完了母爱要变质了。

  她居然开始馋他的身子了。

  这怎么可以!

  喻绯神情严肃,在脑海里一巴掌抽醒自己:醒醒!收回你的口水!这是你的好崽崽!

  清冷矜贵的少年侧对日光,瞧见喻绯不太对劲的反应,漆黑的眸子慢慢的看过来,表情有一种无知的平静。

  “乐绯。”

  喻绯尽量把自己放在闻述声长辈的位置上,语气都染了些缓慢的慈祥:“怎么了。”

  怎么了,妈妈的好崽崽?

  少年目光流转,长指抬了下:“出去,带上门。”

  喻绯愣愣的就要照做,结果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她又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像个电灯泡似的把门“chua”的推开:“对了闻述声,我们等会儿去逛街吧!给你买几件衣服!”

  “……”

  操。

  指节还停留在腹部腰扣的少年反应极快的转过身,闻述声咬着衣角,露出一截性感到极致的腰,侧边淡青色的脉络延伸,束入腰线中。

  他挺镇定的低骂一声,却慢吞吞红了耳根。

  喻绯:“……”

  她神秘兮兮的探着脑袋瓜,看着闻述声偏过来的侧脸,轻咳一声,决定把话说完:“……那什么,你动作快点,我在外面等你喔。”

  话音落地,她就飞速重新关上了门。

  动作迅速到压根容不得闻述声拒绝。

  但——

  少年隐忍的攥了攥指骨。

  买个屁。

  他重新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方才送她去一趟医院,外面的天气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晒化,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救护车上,不过——

  这家伙,太不老实了。

  **

  喻绯等着闻述声从房间出来,就这么一会儿,她已经规划好了今天的行程,在她难得耐心的等人的时候,还无比顺便的打开了度娘。

  “如何快速治愈一个人?”

  “怎样当好一个妈妈。”

  “新手妈妈一定要注意的第108个地方”

  “如何和叛逆期的孩子相处”

  她窝在沙发上,就这么无聊的过了半个小时。

  然后喻绯失去了耐心。

  她毫不客气的再次推开房门,怒气冲冲的看着对方——收拾行李箱。

  他并没有把衣服往外拿。

  只是在将里面乱掉的衣物叠的平平整整,随后再重新放回行李箱。

  她顿时卡壳了:“你为什么不把衣服拿出来放衣柜里?”

  她的衣柜挺干净的,平常也没人用,她的衣服都在她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按理说里面应该挺空荡的。

  “……”

  少年原本盘着长腿坐在地上,垂着眼睛,慢条斯理的叠着自己的衣物。

  耳边小姑娘的声音混合着傻里傻气的痴呆。

  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她明显的冷淡和不耐烦。

  眼下的她倒才像是真实的她,虽然有时候说出来的话不太中听,但总有一种凶巴巴的撒娇意味。

  他的视线不由得停在了她身上。

  静了片刻,他平淡的说:

  “迟早要走。”

  因为迟早要走,所以觉得没必要把自己的东西布的太满了是么。

  喻绯明白了。

  她一巴掌就拍在对方刚折好的衣服上,随后一脸正直的告诉他:“我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不允许你这样!丧你大爷呢,走了!出去给你买衣服!”

  其实有些时候言语的力量并没什么用,尤其是对待闻述声这种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喻绯心里跟明镜似的,她知道如果要对付他,行动比好听的话更加管用。

  ……当然,她也绝不可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

  商业街离小区不远,走个五六分钟就到了。喻绯全程拽着闻述声的袖子,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叽叽喳喳,看得出来她的兴致很高,像是完全体会不到天气的炎热。

  喻绯本来想着,这次出来再顺便给他采购一些日用品,比如毛巾牙刷被子拖鞋之类的,但当她兴奋的挑了很久,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他妈给自己买了好多衣服!

  喻绯在震惊的同时又觉得很心虚。

  夺笋。

  她把人拽出来,说是要给人买衣服。

  结果人家现在手里提得满满的,全是她的东西。

  无一例外。

  喻绯摸了摸鼻梁:“……”

  这一片的商业街挺大,平时的人流量也不少,喻绯后来专心的逛了几家男装店,没发现有什么闻述声喜欢的款,于是她就短暂的放弃了一会儿。

  跑去买了两杯奶茶。

  漂亮的少年安静的站在一旁,无语的拎着东西等她。

  眉头微蹙,纤薄柔软的唇瓣微抿。

  ……太奇怪了,这家伙是自来熟么。

  他和她分明也没有认识多久,但为什么相处的方式却怎么熟稔?

  就因为她救了他么。

  闻述声垂眸敛目,好看到路边明摆着有好几个男孩子女孩子迟疑着,迟疑着过来要不要微信。

  美好的事物是心之所向,汇聚而来的目光却让他觉得心慌。

  闻述声的唇色一点一点的白下来。

  视线如芒在背,他站在人群中央,被迫接受目光的洗礼。

  少年强装镇定,捏着纸袋的指尖愈发用力的攥紧。

  “这家奶茶店人好多喔,但味道着实不错!崽崽,你要不要尝尝?”

  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喻绯捧着两杯奶茶,一路碎碎念逼逼叨叨的走过来,冰冷吸管触上少年唇瓣的一瞬间,闻述声猛地将半张脸,埋进了喻绯的颈窝。

  少年隐忍的咬着牙。

  却忍不住的颤栗。

  “……”

  喻绯看着脚边那杯可怜的奶茶,眉头终于忍不住拧巴成一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还是伸出手,摸了摸闻述声的头。

  然后无比善意的轻声告诉他:

  “你刚才打翻了我的红茶玛奇朵,十二块钱,记得赔给我。”

  

栖从

喻绯:呜呜呜他身材好好我忍的好辛苦   闻述声【冷笑】:谁让你忍了?   ——   想要团头的宝宝们可以看一下书友圈置顶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