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4)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26 2021-01-03 03:10:44

  但闻述声只是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是你么。”

  喻绯:“?”

  少年嘲讽的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的补充一句:“娇气。”

  喻绯觉得自己有被羞辱到。

  她攥紧了拳头,正准备顶回去,身边的护士小姐姐就已经火速收拾好东西走人了,病房门关,空间瞬间静谧。喻绯与闻述声四目相对,擦出了互相瞧不起的火花。

  打破沉默的是一声来自饥饿的提醒。

  “饿了?”

  “饿了。”喻绯老老实实的回答,没嘴硬。

  闻述声看着她,准备拿手机出来叫外卖。

  安静下来看,这家伙其实长得挺漂亮的,干净,阳光,活泼,五官明艳而精致,笑起来时唇边还有枚软萌的小酒窝,乖巧又勾人。

  唯一的不足就是她偏偏长了张嘴。

  但喻绯对此浑然不觉,她看见闻述声拿手机,又忍不住想了想他穷鬼的身份,果断的张嘴打断他:“闻述声,我想回家,医院的味道一点也不好闻。”

  他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瞳底暗了一瞬,随后少年没什么表情的答应她:“行。”

  木讷的像个机器人。

  小姑娘自己摁了会儿手背,出医院之后去隔壁药店偷偷摸摸买了些别的东西,随之两个人才磨磨叽叽的往家里走。

  挺拔的少年身形跟在喻绯后面。

  昨天夜里挺暗的,他被喻绯领回家时没太看清周边的环境,在看见略显富裕的居民楼时,闻述声抿了下唇瓣。

  难怪能随随便便从路边捡东西回去,看来这家伙家境不错,起码不差钱。

  喻绯往前走了一会儿发现人没跟上来,于是又折回来找他,看他立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她不由得问了一句:“崽,你在发什么呆?”

  我在想你挺有钱的,应该捡过不少猫猫狗狗回家。

  少年眸色沉郁一瞬,最终还是选择了把话咽下去。

  而后换了个疏离又懂事的回答:

  “……没事。”

  **

  喻绯家在八楼,闻述声从电梯下来,就靠在墙边等着她拿钥匙开门,视线触及喻绯钥匙上挂着的姜饼人钥匙扣,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很低的嗤笑了一声。

  “你脑子摔坏了伐?”喻绯神色古怪的回头看他一眼,小声骂他一句。

  她拧开门,先让他进去,而后门被关上,一切凡尘世俗都像是被隔离在外。

  “……”

  她看见闻述声平静的往浴室的方向望了好几眼。

  随后——对方才不声不响的往那边迈步。

  房子很大,采光也很好,喻绯知道闻述声大概率是去找找昨天那个钥匙扣了,因此不急也不忙,只是表情很悠哉的半窝在沙发里,闭着眼睛,享受空调阳光。

  三、二、一。

  她垂着眼睫,懒散的在心里默数。

  “乐绯。”

  果不其然,“一”的话音刚落,少年便开门出来,他就站在门口,表情似冬月冷寒的看着她。

  “你有见过,一个钥匙扣么。”

  喻绯晃着脚,眼睛都不睁,抬手就指了下他昨晚睡过的房间,语调困倦:“放你枕头旁边了。”

  她一边张嘴跟他说话,一边又在脑子里跟系统吐槽。

  喻绯:“你说这孩子多可怜啊,妈妈把他当工具,他还惦记着那枚钥匙扣,小白菜太可怜了,这要是我,我偷了她的银行卡就走……四个K,我再加一顺子!”

  系统丢出手里的牌:“对啊对啊,所以才需要你来治愈他嘛。尘间最复杂的就是情感,凡人乐于将阳光美好的东西记录下来,并在群众中流传,他们下意识的忽略黑暗,并企图控制阴暗面,可抑制和忽略,并不代表阴暗不存在……操,王炸!”

  喻绯撑撑脸,眯起漂亮的眸,盯着某处,若有所思:“所以他真的挺难的,针对他现在的同龄人,闻述声已经经历很多了。”

  喻绯想。

  虽然日后的闻述声会变成神经病。

  可现在的闻述声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他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他甚至什么也没做,就平白无故受了这么多苦,承受了来自那么多人的恶意,有那么多人让他觉得疼了。

  少年值得被爱。

  喻绯叹了口气,老神在在的晃了晃脑袋。

  喔。

  妈妈可怜的崽。

  想做闻述声亲亲亲妈的小目标忽然就更加坚定了呢。

  **

  另一边,闻述声看着粉色极富少女心的钥匙扣陷入沉思。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馨香,阳光从窗口跃进来,碰到了炽热,洒了他一身。

  喻绯缓慢的走过来,爪子搭在门框上,人也不进去。

  视线只是停留在他不经意蹙起的眉头上。

  她纤细的指尖轻轻敲了敲木质的门框,发出的清脆声响吸引了少年的视线,对方瞥过来,前者扬起灿烂的笑。

  “这是我们家的备用钥匙,从今天开始,它归你了。”

  根据闻述声的成长历程来看,他的内心会极其缺乏安全感,这种缺乏让他的自我保护意识极强,他感受不到温暖,他敏感而脆弱,他身上的狠厉和痞气,都是不得不被逼出来的。

  要想让他感到温暖,首先就要弥补他的安全感。

  而安全感的首位。

  就是归属感。

  她喻绯要给十七八岁的闻述声一个家。

  一个温暖的住所。

  喻绯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向他宣布,宣布从今天开始,只要你愿意,这里就可以是你的家。

  “……”

  少年沉默的瞳底深处,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他张了张唇,想问些什么。

  最终却是垂下了眼睛,语气含糊的“嗯”了一声。

  听起来是在应付,但喻绯知道,他这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

  孩子毕竟长大了。

  喻绯的眼里泛起慈爱的光。

  有点自我情绪很正常。

  闻述声收紧了长指。

  他遮住眸底慌乱无措的情绪——从小到大,他没有体会过正常的日常生活,也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更没有人告诉过他,“只要你愿意,这里可以是你的家。”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

  所以在这一刻,稍显无措的暴戾少年闻述声,在喻绯的眼里,真真实实的像是她想疼爱的崽。

  

栖从

喻绯【深情】:晚安,妈的崽   闻述声:?   ——   求票票评论五星打卡活跃呀呀呀呀呀!!   说好的让你们一醒就又能看到一更!我做到了!   快快快用票票告诉我你们爱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