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3)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123 2021-01-02 23:29:52

  喻绯:“……”

  失算了。

  她长呼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口,没过两秒,又定定的看着他,神色瞬间警惕。

  “所以这个鬼东西,是你拷在我脚上的?”

  想不到这狗比还挺变态!

  居然喜欢玩儿这个!

  喻绯随意动了动右脚踝,铁质相撞的清脆声响便在空旷的病房里响起来,偏偏这姑娘还撩起自己身上的被子,露出细白漂亮的半截小腿,和骨感漂亮的脚踝。

  冰冷的铁质手铐扣住对方精致的踝骨,在细嫩的表面上磨出了些红痕,喻绯撑着身子坐起来,一眨不眨的看他,单脚微微翘起来,无比真实的控诉他。

  你看,证据。

  你还有什么屁话好说的!

  阳光正好,毫不吝啬的倾落洒下,衬得喻绯整个人愈发干净清透,闻述声沉默的盯了她一会儿,指腹下意识捻了捻。

  修长脖颈间,凸起的性感喉结滚了下。

  随后视线偏移,再抬眼,眸底已是一片阴沉,蕴着戾气,低着声音嘲讽:“要是不铐着你,你迟早把自己摔死。”

  喻绯:“……”

  她愣了一下,然后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片段。比如闻述声一脸不耐烦的把她从地上揪起来,再比如他皱着眉把她丢床上,满脸就写着“你他妈能不能减减肥”的不耐烦。

  喻绯当即翻了个身。

  然后慢慢的把被子拉上去,蒙住半个脑袋,一双漆黑的眼睛颇有些心虚的看着他:“那你怎么会有手铐。”

  闻述声心如止水:“找医生借的。”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喻绯狡黠的弯了弯眼睛,然后又想起什么,再次把手铐晃的叮当响,“闻述声,给我解开!”

  小表情有点凶巴巴的。

  少年微微弯了弯唇角,站起来,长指间痞气的把玩着钥匙,他半低下眼,纤长的眼睫半遮眼底的戏谑:“想解开,求我?”

  “求你。”

  我求你妈。

  喻绯满脸诚恳并不带一丝犹豫的顺利接下话茬,一边完全不顾及形象的抬了抬腿,无声的催促他。

  闻述声,你好样的。

  你等爷自由。

  你等爷自由了,我就把你丢出家门,让你成一颗没人疼爱的小白菜!

  她恶毒的磨了磨牙,心里和嘴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想法。

  但闻述声没给她这个机会。

  他随手把钥匙丢给她,然后绷着脸开口:“昨天说好的,住一晚我就走。现在你退烧了,我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还挺讲诚信一家伙。

  喻绯望着他的视线突然变得有些耐人寻味,啧,他现在还是个好孩子,所以以后他到底会经历什么,所以才会做出把人搞进精神病院的极致手段?

  或者……

  或者是原主做了什么?

  比如在他雷点上蹦了个迪?

  “你刚照顾了生病的我,我就让你走,这不合适吧,”她回过神来,还插着针管的手飞快的解开自己的镣铐,翻身下床,直接扯住对方冰冷的指尖,“作为回报,我可以让你多住几晚。”

  闻述声看着她回血的针管,忍了忍,到底没把手抽出来,只是冷着脸:“……我有地方住。”

  喻绯无比肯定这家伙在放屁。

  搞笑呢,以他的傲性,他要是真的有地方住,昨天就不会乖乖巧巧的被她捡回家了。

  于是她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住哪儿?你难道要跟猫猫狗狗抢地方住吗?”

  这家伙也不知道将心比心,同是天涯沦落物,他居然还试图抢别的小可怜的窝!

  残忍!

  闻述声:“……”

  闻述声:“?”

  瞧这家伙的表情还挺痛心疾首的,虽然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为了他好,但这听上去,着实不像什么好话。

  少年的长指微微用了些劲,似乎想挣脱开女生的手,后者当然察觉到了,小脸一垮,就戏精的要倒地。

  她平常战斗力挺强的,但今天大概是生病了的原因,本来就挺虚弱的,脸色差劲这一点不用化妆品都很真实,小姑娘哼唧一声倒下去。爪子捂着手背,一点也不怕地板冰凉。

  少年猛地顿住了。

  眼前的画面太过真实,喻绯的表情又实在可怜,偏偏她演的还挺真实,小小的“唔”一声,然后——很有灵魂的吸溜吸溜。

  无措如他,闻述声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明摆着撒泼的行为。

  愣了一会儿,他还是慢吞吞的蹲下身来,没什么情绪的盯着她,很无情的寒声道:“……作什么妖。”

  喻绯泪眼婆娑:“针!回血了……”

  “不是你自己拽的?”

  “这就是你跟救命恩人说话的态度吗,”喻绯无比委屈又控诉的看着他,一边颤颤巍巍的抬起手给他看,娇滴滴的说,“我那不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怕你真要走,我才去拦你的吗……”

  喻绯叹了口气:“你这个人,好没良心喔……”

  闻述声:“……”

  喻绯晃晃爪子:“救救我吧,快疼死了。”

  于是闻述声冷着脸按响了病床前的铃。

  随后动作绝对不算温柔的把她架起来。

  护士很快就来了,美丽的白衣天使小姐姐给她处理好了回血的操作,整个流程下来,少年长身鹤立,淡漠的在一旁站着,事不关己的清冷表情。

  他似乎不太愿意看她,但又担忧的蹙了蹙眉。

  视线触及那抹尤其鲜红的颜色,少年皙白的指尖微微颤了颤。

  “……”

  一直紧盯着闻述声的喻绯忽然勾起了唇角。

  小样,自责了吧。

  心疼了吧。

  愧疚了吧。

  小孩子无家可归的时候不跟妈妈住一起怎么行。

  孩子不在身边怎么培养感情?

  没办法培养感情,她要怎么给他永不失联的母爱,要怎么让他体会到来自亲妈的关怀?

  闻述声沉着脸沉默不言。

  喻绯躺在床上,苍白虚弱的勾出一笑,慢吞吞的关心他:“……闻述声,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都到医院了,顺便去做个检查吧。”

  ——感动吗?感动吧。

  在闻述声看不见的地方,喻绯勾出一个“你在劫难逃”的弧度。

  我在生病挂针难受的时候还在想着你,怎么样,感动吗?

  有没有觉得心里暖暖的?

  想不想——把你的命交给我?

  ——

  【作者的话】

  再重申一遍,本书乃作者放飞自我之作,要是哪里踩你雷点了那你自己爬,爬远点,再杠拖出去打死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宝贝们凌晨见,睡醒起来就能看见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