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1)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36 2021-01-01 21:42:35

  大雨还在下,时不时有闪电自天边闪过,巨大的玻璃窗映着影像,喻绯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表情慈祥的拿着棉签,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喻绯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像个妈妈。

  闻述声安静的趴在那儿,流畅的线条年轻而富有张力,她的头发刚吹干,散漫凌乱的垂下来,隐隐约约的遮住半张脸。

  他定定的看着落地窗中的影子,眸底的情绪很复杂。

  “怎么了,你很疼吗?”少年的身子突然僵了一下,她看见他垂了眼睛,神色不是很好,以为刚才发生的大小事情让这个神经病不爽了,就下意识的停住了动作,伸脖子去看这狗比的表情。

  “闻述声?”

  “为什么?”

  男生轻轻“嘶”了一声,依旧安静的保持着动作,哑着喘了口气,低声的开口问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从小到大他就被别人视为累赘,亲妈生下他是为了借他嫁入豪门,嫁入豪门后他成了养子,后来亲妈被豪门里的不受待见而逼疯,他无辜的成了万恶的源头。

  而乐绯,她第一次见面时就救了他一命。

  第二次见面,就直接将他带回了家。

  她为什么要这么帮他,自己这里有什么是她想得到的么?

  很明显的,喻绯也被他问懵了。

  她总不能告诉他,“我是被逼的其实我也不是很愿意认识你闻述声的啦但是没办法我要是不帮你被鲨掉的就是我自己”吧,但你现在让她编理由……

  你见过什么屁是想放就能放出来的吗?

  情急之下她选择二里二气的转移话题。

  脑袋一甩,下巴一昂,鼻子一哼,喻绯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

  “喔,妈妈的好小闻,原来在你心里,帮你上个药就算是对你好了吗,你要不去我们小区问问,平常路上的小猫小狗受伤了我都会给他们送去宠物医院的。”

  “……”

  少年的脸瞬间冷下来。

  听她的语气挺自豪的,就差把“老子是社会主义好青年,你看你妈呢”几个字写脸上了。

  但他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疲惫的耷拉下眼皮,自己接过她手上的棉签。

  不过是小猫小狗罢了。

  他垂眸凝了一会儿,忽然牵了牵苍白的唇角。

  “让我住一晚,乐绯,”闻述声再抬眼,眼底已经少了很多戾气,强势和疏离的警惕情绪占据了绝大部分,他舔了舔牙尖,低哑着声音继续说,“你想要什么,哥哥都给你。”

  喻绯:“……”瞧瞧你这说的什么话。

  她的神情逐渐鄙夷。

  好家伙,你连车费都付不起,你现在除了你自己还剩下什么玩意儿啊。

  旺崽牛逼糖吃多了,语气还挺拽。

  她眉眼一挑,站起来,手臂交叉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明摆着要搞事情:“我想要什么都给?那我想要的东西,你没有怎么办?”

  “抢。”

  几乎是喻绯话音落地的瞬间,闻述声就不带一丝犹豫的给出了回答。

  “……”我他妈。

  喻绯愣住了。

  然而下一秒,闻述声指尖抹了下唇边的淤青,挺痞的笑起来,一字一句,吐词清晰的重复一遍:

  “哥哥有的,就给你。”

  “哥哥没有的,拼死都给你抢过来。”

  喻绯面无表情:“……”

  我可去你妈的。

  就是因为你这个不符合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思想,我他妈才会不得不站在你面前!

  她恨不得现在给闻述声的脖子上套个狗项圈,再拽根绳子在手里牵着,拽着他安安分分的步入正途!

  喻绯一点都不觉得浪漫,一点儿也不。

  她就觉得自己内心沉重。

  女生叹了口气,很复杂的盯了他两秒,下一刻,闻述声听见对方很纠结又很忧心忡忡的开口: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抢劫罪是重罪,起点就是三年。该罪有两个量刑档次。一个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并处罚金。一个是十年以上量刑,但要符合一定的情形。得结合具体情形确定量刑档次。”

  闻述声:“……”

  闻述声:“?”

  **

  安排好了闻述声的住所,喻绯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精神亢奋,而思绪复杂。

  她方才去浴室的时候,看见里面的垃圾桶里扔着一件被磨的挺薄挺久的黑T,看得出来已经有年头了,被衣服掩住的地方,一个小小而泛着冰冷质感的小钥匙扣,吸引了她的视线。

  这个时候,系统打着哈欠,白白圆圆的爪子揉揉眼睛,懒洋洋的出来为她答疑解惑:

  “这个钥匙扣对闻述声很重要,建议宿主洗洗干净保存起来喔。”

  喻绯立马就跟中毒似的松开手,自己模拟音效:“啪嗒。”

  系统看着挂在女生指节上的铁圈,无语的的“呵呵”两声,然后看着喻绯指尖一动,将其攥在手里,若无其事的挑了个眉:“你接着说,我保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今天把闻述声从闻家赶出来,对着他又打又咬的女人,不是别人,其实是闻述声的亲妈。

  嫁入豪门是她毕生的梦想,有一天她和闻述声的爸爸误打误撞的睡在一起,过了三周,就被查出来了。她当然很开心,因为闻述声的出生,就象征着,她终于可以借着这个孩子嫁入豪门了。

  闻述声刚出生的那一年,其实闻家对他们还算好,这个钥匙扣是他妈妈送给他的第一个小玩意。

  豪门生活很刺激,后来他爸爸出轨被曝出来,登上了头条,整个人忽然就疯了,她开始觉得闻述声是一切罪恶的源泉,每次和他爸爸一吵架,就抓着闻述声的脑袋往桌子角上撞,拿针扎他,用这个钥匙扣划他。

  但闻述声依旧对这个钥匙扣很珍惜。』

  “因为这是他妈妈爱过他的证明。”

  喻绯沉默了一下,思虑片刻之后,语气难得正经的做出一句话总结。

  她摸了摸下巴,盯着手上明显很幼稚又很破旧的钥匙扣。

  ……这种代表着伤害的东西,也不知道他留着干什么。

  女生很嫌弃的晃了晃掌心里躺着的那枚钥匙扣,冷呵呵的笑了一声过后,终于有了其他动作。

栖从

我看到有小可爱对乐绯有疑问哈,还记得吗记得吗,在闻述声的少年时期里,喻绯是不能告诉他自己就是喻绯的!   今儿元旦,小栖同志决定携儿子女儿给你们送个祝福!   喻绯:元旦快乐,新的一年,祝你们不脱发,好好爱栖从!   闻述声【冷漠伸手】:元旦快乐,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