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20)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07 2020-12-31 23:59:44

  “……”

  喻绯被噎了一下。

  嘴里的糖混合着冰冷的雨水,少年垂眼,棱角分明的侧脸始终萦着冷戾的狠气,漆黑无波的瞳底安静的映着对方无辜的脸。

  喻绯的心情瞬间就不美妙了。

  她故意把糖咬的嘎嘣响,然后无情的推开他就往自己房间走。

  带他回家纯粹是因为任务。

  要不是因为任务,闻述声人早没了。

  **

  阳台做了封窗处理,喻绯洗完澡出来,闻述声还是一身脏兮兮的野样,关着阳台的门,颀长的身姿背倚在栏杆上,流畅的下颚线条绷直,指间明明灭灭。

  距离他和乐绯上一次见面,还是两个月前的在医院的时候,女生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而后杳无音讯,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似的。

  他是在出院之后,才在恍惚中逐渐相信,那些踩他,辱他,蔑视他,他恨不得对方不得好死的人,还没等到他的报复,就抢先被法律制裁了。

  闻述声半眯着冷锐的眼,修长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着泛着铁光的冰冷栏杆,唇角还带着未愈的旧伤。

  有人亲手抚开了遮月的薄纱云雾,还了他一小片净冷的月光。

  乐绯的名字是他辗转了好久才托人打听到的,但也仅仅只是个名字,他最想知道的——关于对方的近况,依旧一个屁没有。

  挺奇怪的。

  她出现在他身边的时机就像是计算好的。

  少年指间夹着烟,出神之际,阳台的玻璃门被人叩响,穿着睡衣的小姑娘趴在哪儿,咬着糖喊他进来:“脏伢,洗澡!”

  语气自然熟稔到莫名其妙。

  闻述声扫她一眼,捻灭了烟头,顿了一下,弯腰把垃圾规规矩矩的扔进了垃圾桶。

  ……毕竟是小姑娘家。

  得干净点。

  少年经过她时携起一凌冽的风,不仅仅有雨后淡冷清新的味道,还萦着好闻的烟草味。

  很香。

  喻绯下意识往旁边避了一下,脑子有一种短暂的空白。

  小脸一皱。

  她开始疯狂叫系统:“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呢。

  她跟捡流浪狗似的无波无澜的把人捡回家,然后呢?

  下一步应该来点啥刺激的呢。

  喻绯趁着男生收拾他自己的时候,在外面摸着下巴,一脸严肃的思考。

  闻述声被霸凌,她能动动她聪明的脑瓜子直接把人送到可亲可敬可爱的警察叔叔手里。

  可他被闻家赶出来这个事情。

  她应该要怎么治愈他受伤的心灵?

  她总不能真的去并夕夕上给闻述声拼个全家吧。

  啊生活真是太苦了!!

  喻绯擦着头发,光脚踩在地板上,非常苦恼的舔舔牙。

  忽然突发奇想。

  一个泥石流灵感从山体滑坡下来。

  喻绯很正经:“抹杀任务目标我会被雷劈吗。”

  系统:“……”

  系统:“不会。”

  于是喻绯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喔!看来可行!

  后者面无表情,躲在墙角无情的补充一句:“的确不会被雷劈,但宿主会和任务目标,一起被抹鲨掉喔。”

  喻绯:“……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真的得去给闻述声整个完整又温馨的家。”

  水声戛然而止。

  她没来得及管理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浴室门便被人打开。

  少年上身赤着,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年轻而富有张力的肌肉线条,皙白肤色肌理分明,极佳的紧致感。

  但——伤疤蜿蜒附上,淤青似玉嵌入,一些新伤旧伤叠加,覆在一起,便显得稍稍有些可怖。

  他身上还有些新添的牙印。

  看得出来对方咬他的时候很用力,有些痕迹甚至还往外冒着浅淡的血丝,喻绯不自觉的皱起眉,攥紧了小拳头。

  可恶!

  她翻箱倒柜的翻出医药箱,一只手举着碘伏,一只手举着棉签,然后挡住他的路:“需要特殊服务吗先生?”

  虽然闻述声现在还是个高三学生,但身高已经很挺拔了,喻绯站在他面前还得仰着脑袋,毛绒绒的发顶堪堪擦过对方的锁骨。

  闻述声冷淡的看她。

  然后单手将人抚开,沉声:“没那么娇气。”

  “这跟娇气有关系吗同志,你知道只要被咬就会有得狂犬病破伤风的风险吗?你看看你的余额,你连车费都付不起,你还能付你自己的医药费吗。”

  闻述声抚开她的动作就像是逗弄宠物,喻绯突然有一种奇奇妙妙的代入感,然后话不多说,她就像个炸弹似的又开始了。

  闻述声:“……”

  她拍拍他的肩膀,忧心忡忡:“人贵有自知之明,即使你的钱包很贫穷,但志不可以穷,省点钱,从保证小闻的健康做起。”

  “……”

  在这一刻,喻绯终于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既然闻述声缺少家庭的关爱,那她就补给他。

  她要给他这个世界上永不失联的母爱。

  她要做他永恒的亲妈。

  **

  最后的闻述声当然是被喻绯摁住了。

  小姑娘力气倒是大得很,一脚踹在他腿弯上,即使是他这么能忍的都觉得挺痛的。

  棉签蘸着冰冷的碘伏,触上少年的背脊,精瘦的腰线,以及起伏的胸肌,闻述声微微颤了颤眼睫,无意识抿了下唇线。

  喻绯给他上药的动作着实算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跟“凶恶”“残暴”“速战速决”挂钩,她压根不在乎这个力道会不会戳疼他。

  她只嫌这玩意儿太慢了。

  喻绯:“要不我给你放一浴缸碘伏,你自己进去泡泡吧。”

  喻绯慢慢的烦了:“这棉签为什么这么小。”

  喻绯越来越暴躁:“这位大哥,我们商量一下,你下次少打点儿架呗?实在不行你带上我,我保证你不受伤。”

  闻述声:“……”

  他扯了下唇角。

  明智的选择了默不作声。

  她“咔嚓”一声掰断了手上的棉签,实在被磨的没了耐心,直接把棉签交给他:“你自己来吧。”

  ——

  分享一个扣钱的谐音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这句诗不可能是艾青写的,一定是有人代笔的。

  “因为艾青~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

  亲妈来解读:小闻同志害羞了!

  

栖从

2021 万物更新旧疾当愈常安常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