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8)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99 2020-12-29 21:24:52

  喻绯暂时没回答,只是笑意盈盈又极其单纯无辜的望着闻述声,后者瞬间老实,甚至算得上乖巧的把手收回来。

  眉头隐忍的皱了皱。

  喻绯她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鬼样子的。

  提离婚的是她。

  烧离婚协议书的是她。

  现在用离婚威胁他的,还是她。

  现在的剧情着实很矛盾,但老实说,闻述声从一开始就没有和她离婚的打算。

  反正在闻家他就是个商品,明码标价,和喻绯离婚之后,闻家又会马不停蹄的给他安排下一个富家小姐。

  所以他自己给自己立了个“对喻绯深情不疑就算她脑子有病我也要跟她在一起”的深情人设。对他而言,喻绯并非全然陌生。

  她是个非常不错的合作对象。

  傻白甜,好掌控。

  关键是对他一心一意。

  但是现在,他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奇奇怪怪的改变。

  就比如现在。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单手撑着下巴,眉梢都是璀璨的恶劣笑意,看他吃瘪她似乎很愉悦,纤细指尖轻轻敲了敲桌子,才慢悠悠的张嘴:

  “不离婚,我坚决不离婚!”

  “离……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的离,闻哥哥,你要是再跟我闹脾气,你就用你这五音不全的嗓子唱这歌录下来然后当你的手机铃声吧。”

  闻述声:“……”

  你是狗吧你。

  闻述声眼睛一垂:“……好。”

  小样。

  喻绯挑衅的勾起唇角,扬起的弧度漂亮而嘚瑟。

  她垂眼,对面的人给她剥了个水煮蛋,随手递给她:“吃饱。”

  喻绯心情很不错的点点脑袋:“哦。”

  **

  托了喻绯的福,天色一晚,两个人再次不得不躺到了一张床上。

  闻述声进来的时候喻绯窝在床上打游戏,灯没开,整个房间都黑漆漆的,只有她的屏幕泛着一小块儿柔和的光,衬得对方的五官并不明晰。

  她现在很暴躁。

  耳机塞在她耳朵里,喻绯那张明艳的脸上刻着很明显的“老子不耐烦了”的表情。

  闻述声默了一下。

  忽然停在了门口,倚着墙。

  也不进去。

  就跟看猴儿似的,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喻某人浑然不觉,依旧打游戏打到飞起,小嘴一张,气势如虹的不说人话。

  “你说我不配打晋级赛,只配在钻石混,你他妈带的两个人,杨戬0/5,上路全崩!

  “要你们禁盾山,不禁,禁你妈蔡文姬!有盾山还拿你妈妲己!公孙离不好切对面射手,还说我一技能可以打断盾山的盾,我他妈还没碰那个盾山,我就被伽罗切没了,每次晋级赛就给我匹配一些你这样傻逼玩意儿,几张嘴啊好意思跟我对喷?

  “你这技术打什么晋级赛,打打你自己的脑壳说不定还能负负得正变机灵点,再开口你就不要逼我扒你祖坟问问他们怎么捡了你这么个拉胯东西回来了。好东西没让你学到,虎你倒是学的挺优秀啊。”

  闻述声听不见对方说了什么,但他能看见喻绯舔了下牙,然后挑衅的笑了一下,态度恶劣至极。

  “我老公?我结没结婚需要你操心吗?喔又是个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却没有结婚对象的小可怜吧。姐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谈过的对象都能成支足球队了,小弟弟,我告诉你,我现在不仅结婚了,我老公还非常爱我……对啊,没有感情怎么了,没有感情我也能把他当羊毛薅啊,哪像你喔,大半夜的只能够打游戏,不能体会法定生命大和谐的美妙……你配吗?你配个棒槌。”

  喻绯的语气很嘚瑟,嘲讽对面嘲讽的也很忘我,她嘴不停,手上的操作也不停。

  还有脸上各种表情。

  也没停过。

  闻述声:“?”

  他平淡而没什么情绪的视线还停留在喻绯身上。

  一向以小白花形象示人的喻绯还窝在床上,唇瓣微张,很悠哉的说着什么。

  五官线条即使在这个环境里并不明晰,也依旧好看的过分。

  他垂眸敛目,听见喻绯说:“谢谢,既然你祝我早日离婚,那我就祝你年年孤寡月月单身天天只能与拇指姑娘作伴吧。”

  “……”

  喻绯眨眨眼睛,笑的一脸无辜:“玩儿你妈。”

  “……”

  闻述声扯了扯唇角。

  冷淡修长的人难得起了幼稚的心思,骨节好看的长指抬起,“啪”的一声,刹那间,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喻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马扬起一个乖巧的笑容:“我操……操劳了一天的闻哥哥回来啦~”

  方才还骂的气势汹汹的架势瞬间消失。

  喻绯拍了拍被子,乖乖的睡到另一边去,神色非常自然,完全没有任何心虚的情绪:“快上来,我给你暖好被子了!”

  “喻绯。”

  闻述声站在原地,微勾的唇角还没来得及放下去。

  “总有些人,内心和外在不太一样。”

  喻绯从善如流的接上,一点儿也没有真面目被人发现的尴尬:“嗯嗯,你说得对。”

  以至于闻述声有一瞬间觉得,不要脸果真天下无敌。

  **

  有了前车之鉴,第二次喻绯再滚到睡着的闻述声怀里,动作就已经很顺畅了。

  她闭上眼睛,淡定的等待时空转换,自己回到对方的少年时期。

  然而她没发现,闻述声垂下的眼睫颤了颤。

  他像是无意识般的将人往怀里带了些,过了好一会儿,喻绯才无比卡顿的进入他的梦境通道。

  “……”

  瓢泼大雨兜头而下,淋了毫无准备的喻绯一身。

  她抹了把脸。

  才发现自己站在马路中间。

  路上无比空旷,方圆几里除了树,路灯,和面前的别墅之外,啥也没有。

  一道闪电划过。

  震耳的雷声接踵而至。

  喻绯:“……”

  这个鬼天气,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

  上次结束的时候明明不是在这里的!

  她的外卖啊,她都下好单了,货比三家纠结很久才挑出来的美味,她居然没有吃到!

  这让她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好像毫无意义!

  喻绯忍耐的磨了磨牙,还没来得及先翻进别墅躲个雨,别墅的大门就被人打开了。

  “哐当!”

  下一秒,一个人影和行李被人毫不客气的丢出来。

  喻绯虽然在雨势中看不太清,但她断定,这惨兮兮的可怜孩子一定是闻述声。

  ——

  ——

  我有问题!有没有好姐妹能给我提供一下班级整改-职业能力发展的报告!我不会!我不想!我想复制粘贴!

  

栖从

喻绯绯:悲伤,原来我只是个工具人,我受不了这委屈,我要离婚!   系统:雷劈警告   投票!!!打卡!!!评论!!!!   爱我就给我五颗星星   好不好   嘛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