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7)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57 2020-12-28 23:40:27

  闻述声突然提及照片的事情,喻绯还晃了两秒神,几秒钟过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闻述声说的照片,就是去酒吧蹦迪,她偶遇闻述声的那次拍下来的。

  本来她故意找人拍照,是想留下自己出轨的证据,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曝出去,让离婚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

  结果谁知道,那照片里拍的最清晰的,居然是闻述声的脸。

  喻绯这么想着就觉得自己简直毫无心理负担了。

  看,这都是老天的意思。

  喻绯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非常纯良且无辜的眨眨眼睛,捂住嘴,娇羞的笑了两句,无比顺畅的张口就来:“闻哥哥,我喜欢你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舍得跟你离婚的嘛……”

  “你只是被推出来和我联姻的,喻绯,”闻述声象征性的隔着玩偶摁了几下她的腰,随后指节解开自己睡衣的前两颗纽扣,病态的勾着唇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我们的婚姻不是幸福,而是闻家的强求,喻家的施舍。

  “我只不过是个工具。”

  “……”

  你见过那个工具敢敲在主人的脑袋上吗。

  喻绯在心底“呸”了一声,差点没忍住给人摁地上,教教他什么叫做工具和人之间的阶级斗争。

  她“嘶”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可和心里的想法是两个极端——喻绯眨了下眼睛,委屈的弯了弯眼尾,眸子里就迅速而没有感情的盈了层水雾。

  “你怎么可以质疑我对你的感情!”

  她泪声俱下,两眼泪汪汪,又带着丝软糯的控诉。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闻述声,你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跟你离婚会遭雷劈,我早就一脚把你踹的老远顺带再换无数个长的又乖又软又听话的漂亮弟弟了!

  不得不说喻绯这个人长的还是蛮惊艳的,大清早起来不施粉黛,这么稍微红一下眼睛,就已经够楚楚可怜了。

  于是喻绯一边掉眼泪。

  一边透过婆娑的泪眼,去看闻述声身后会反光的白瓷,欣赏隐约的盛世美颜。

  哎哎还是这个角度比较好看!

  闻述声:“……”

  这女人是当他眼瞎么。

  **

  虽然闻奶奶对闻述声没表现出什么太大的关怀,却是实打实喜欢喻绯这个孙媳妇的。

  喻绯和闻述声磨磨蹭蹭的下楼,女生纤细的小臂就跟八爪鱼似的抱着闻述声的胳膊,胆子就跟河豚似的。后者平淡蹙眉,不太习惯的想拉开距离,然后被没来得及控制表情的喻绯恶狠狠瞪了一眼。

  闻述声:“授受不亲。”

  喻绯:“咱俩有证。不信抬头看,你奶奶在看你。”

  还授受不亲。

  这孩子怎么这么能做作呢。

  小姑娘皱起小脸,恶毒的想着等会儿我就威胁你,让你不得不主动跟爷亲。

  在他的禁区蹦迪是她喻绯的乐趣,如果不能蹦迪,那闻述声的禁区将没有丝毫的存在意义。

  闻述声:“……”

  喻绯勾着唇角,继续恶声恶气:“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就跟奶奶说我要离婚。”

  闻述声:“……”

  首席执行官沉默不言,动作却挺乖的没再抗拒。

  喻绯满意的弯了弯眉,露出一枚小巧精致的酒窝,然后简单的穿着她昨天换下来干洗过的衣服,撩起一缕小卷毛。

  “早上好。”

  闻家早上的用餐一般都随着闻奶奶的习惯,因此比较清淡,以牛奶鸡蛋和水煮蔬菜居多,但今天桌上的种类却很丰富,喻绯大概扫了一眼,就看上了很多对他胃口的。

  两个人在仅剩的两个座位上坐下。

  奶奶笑呵呵的看着她,又看了眼冷淡着神色一声不吭的闻述声,视线重新转回来:“绯绯啊,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

  喻绯客客气气:“还不错。”

  “述声呢?”

  喻绯没让闻述声开口说话:“就做了场噩梦,别的都还行。”

  虽然闻述声这个人,确实很狗,但他少年时被欺负的事实实在过于深刻,闻家的不作为正正好好完美降落在喻绯的禁区,无关恩怨,她觉得闻家配不上闻述声。

  她瞥过眼,笑眯眯的托着腮,在众目睽睽之下看着默然冷淡的闻述声,忽然伸出一脚,悄悄的在桌子下踢了下对方的脚踝。

  闻述声隐忍的蜷了蜷指尖:“……”

  喻绯旁若无人的主动与小闻同志扮演恩爱夫妻:“声声,我要吃那个小面包,拿不到啦。”

  闻述声面无表情的拿起小面包放在喻绯的盘子里。

  喻绯继续乐此不疲的踹他:“我不想洗手喔,昨晚好累的。”

  闻述声:“……”

  “离……”

  喻绯于是拖长了音调,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闻述声那张脸,眉眼之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逗弄和恶劣。

  话音未落。

  闻述声就跟忍无可忍似的往她嘴里堵了块儿面包。

  然后嗓音很温和的说:“吃吧,吃完我先送你回家,公司还有事等着我。”

  温和是假,语气里的威胁是真,喻绯看他一眼,装作听不懂他暗示的样子,眼睛一眨,脑袋一歪,嘴一张,就开始阴阳怪气的装天真:

  “声声,公司的事情没那么急,你好不容易才来找奶奶一次,能不能在这儿多住几天呀?反正公司那么多人,也不差你一个嘛。”

  闻述声皱了下眉:“那个项目很重要。”

  “项目和我,哪个重要?”

  沉默片刻。

  闻家很安静,吃瓜的众人也很安静,喻绯挑着唇瓣笑,分明还是那张软弱好欺负的无辜容貌,气场却第一次有了强势的味道。

  闻述声败下阵来。

  几近臣服的语气,沾染着几分挫败。

  “……你想怎么做?”

  喻绯捻了捻指尖,神色如常:“在这儿多住几天嘛,不然就离……”

  开玩笑。

  这要是这么容易就走了,那下一次与他同床共枕去完成任务就不知道到何年何月去了,她喻绯看起来没有脑子吗?这么好的机会和环境,她会放跑闻述声吗!

  不可能!

  “离什么啊,绯绯?”喻绯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儿,可还是引起了闻奶奶的注意,她抓着女生细嫩的小臂,挺和蔼的问,“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绯绯,你是要离婚吗?”

  

栖从

奶奶:你要离婚吗?   喻绯【坚定】:离!离他妈的!!   系统:……一道雷劈死你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