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6)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56 2020-12-27 22:14:41

  对方的判决结果简直毫不意外,钱的确能解决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但喻绯钻了个空子——她找了个更有钱的,来解决那几个有钱人想用钱解决的事情。

  但是很可惜,喻绯没有亲眼看见对方受到法律的制裁。

  闻述声也没有。

  所以他很难相信字母团真的进去了。

  毕竟相比之下,对方是仗着有钱就横着走压根不怕事儿还受尽宠爱的家里独苗,另一边只是个完全不受重视在家甚至还没有自己房间的悲惨养子。

  况且喻绯现在对他来说只是萍水相逢,他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去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

  喻绯能理解他,因此也就不着急向他证明自己是个可以相信的人。不过某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什么——如果没记错的话,在她刚接收这个位面剧情的时候,系统似乎有提过,闻述声……有个白月光?

  她舔了舔牙尖。

  好家伙,这么重要的大事,狗系统也不跟她提一嘴!

  陷入纯白的少年倒是什么也不知道,十指随意交叠,搭于小腹前,视线平静的望着窗外,纤薄的唇瓣干裂。

  “谢谢。”

  良久,干涩沉哑的少年嗓音落地。

  喻绯摆摆手,说了声不客气。

  闻述声不善言辞,喻绯也懒得跟他搭茬,就在病房里转悠转悠,一边纠结今天吃什么样的外卖。

  碎碎念之间。

  平静的少年音再次于静谧的空间内响起来。

  “名字。”

  喻绯下意识的想吐出一个“喻……”字,但她才刚直了直身子,眼前的强烈灿白的光刹那刺眼了好几倍,眩晕的感觉猛烈袭来,她短暂的失明了几秒钟。

  等到再睁眼。

  喻绯就发现,自己好像被踹下床了。

  我操。

  揉了揉撞疼的腰,喻绯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她盯着居高临下睨着人的闻述声,差点没忍住伸手拽他裤脚。

  去死吧你。

  王八犊子。

  【通知:由于男主现在处于清醒状态,梦境通道关闭,宿主被迫离开少年时期。

  男主记忆存档:任务已完成40%】

  喻绯:“……”

  喻绯:“行了退下吧,没眼力见的家伙。”

  太贱了!

  早知道她就袖手旁观看着这王八犊子挨打了,到底为什么她要去救这么个糟心玩意儿啊。

  梦里逃不过他,现实里还得继续被他折磨。

  生活真是太苦了。

  她气哼哼的自己爬起来,火气越烧越大,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不下这个亏,于是喻绯——盯上了闻述声身上的被子。

  虽然现在还是夏季,但早上起来,空调的温度还是挺冷的,喻绯磨着牙,动作无比爽快的把男人身上的被子直接团吧团吧起来了。

  打不死你那就冷死你好了。

  “闻哥哥,”她咬着牙笑,声音娇滴滴的软糯,“人家腰好痛喔,所以等人家把被子交给刘婶洗完,你能帮人家揉揉腰吗?”

  揉你妈。

  喻绯毫无波澜。

  就凭这王八蛋的行为,她再让他碰到身子……就算他牛逼!

  把她踹下床还想帮她揉腰?

  闻述声,我可去你大爷的!

  年轻人耗子尾汁,我希望你能听明白我话里的客套之意,你要是敢点头,我就把你脑袋揪下来当灯泡!

  但不知道闻述声被下了什么毒。

  喻绯话音刚落,他居然慢吞吞的点了头。

  “可以。”

  “???”

  可以什么可以,你不可以!

  喻绯差点决定一被子捂死他。

  **

  闻述声梦到了自己的少年时期。

  他的少年时期若是回忆起来,着实没有什么正能量的东西,来源于身边的恶意都太大了,他很疼,但闻家让他忍着。

  他记得他第一次打架,眉眼戾气锐芒的少年懒散的带着一身伤回来,迎接他的只是冷嘲热讽,和一句“没有被拍到吧。”

  他的青春充斥着暴力,各种暴力。无论是言语上的,肢体上的,还是态度上的,这些需要背负的巨大压力,和刺骨压抑的痛苦,他都在一个最该无忧无虑的年纪体会过了。

  这对他来说是个噩梦。

  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做出一些自我保护式的举动……

  就比如无情的把喻绯丢下去。

  冷淡的首席执行官难得无措的红了红耳尖。

  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他偏偏今天梦到,甚至画面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那道身影——那个唯一敢朝他伸手,拽他起来,甚至不嫌脏的牵住他指尖的女生。

  都已经看不清了。

  他记不起她的名字,想不起她的容貌。

  但他记了她很多年。

  **

  肇事者喻绯不知道。

  踏出房门的喻绯瞬间就觉得如芒刺背。

  从楼下的人齐刷刷抬头看她揉着腰从房间出来,到心照不宣仿佛懂了什么一样的露出一笑,整个过程不出五秒,喻绯却吓了一跳。

  你们。

  懂了什么啊。

  她火速的把手上的被子团吧团吧丢给了刘婶,想着反正也是闻述声盖过的,已经属于脏不拉叽的范畴了。

  回到房间的喻绯尬了一瞬间,然后很镇定的回到闻述声面前。

  她尴尬的不是被误会。

  而是被替闻家人觉得尬住。

  在闻述声少年时期,都惨兮兮的快被打死了,闻家居然还要靠她威胁才会帮孩子维权。

  虽然闻述声被捶,她很爽没错。

  但!

  这是一条人命!

  会动会说话会气人还挺拽的人命!

  喻绯靠着门待了一会儿,视线瞥到窗边立着的闻述声,忽然老母亲似的叹了口气。

  这孩子。

  能四肢健全的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个奇迹。

  **

  “……”

  “闻哥哥。”

  见对方的视线瞥过来,她神态丰富但内心麻木的叫了一声。

  然后撩起真丝睡裙的一角,侧躺在闻述声面前。

  纤细的指尖扶着柔软的腰。

  白生生的大腿晃了一下。

  “来帮我揉揉腰嘛?”

  你敢碰老娘一下试试。

  喻绯这副姿态着实让闻述声顿住,他神色冷了冷,随后抓过散落的玩偶,摁在了女生细软的腰上。

  喻绯:“……”

  喻绯:“?”

  闻述声瞥她一眼,难得耐心的出声解释:“不是过段时间就要离婚了么。”

  喻绯:“不是啊,我协议书都烧掉了!”

  闻述声:“不是给我寄照片了么,‘闻氏总裁闻述声深情人设崩塌,深夜蹦迪出轨性-感美女’?”

  

栖从

求个票票评论打卡!   带我冲个榜吧球球了!   这本我发誓入坑不亏,不笑到头掉你锤我,我把头寄过去给你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