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5)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241 2020-12-26 23:38:32

  喻绯丝毫没有“他们还是个孩子”的意识,视线落在柔软床褥中的清瘦少年身上,着实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磨了磨牙。

  太不是人了这。

  她现在居然还被迫走上了拯救失足少年的心酸道路。

  她一拍桌子揪出系统,抓住小奶团子脑袋后面的揪揪,仰着下巴伸手:“爷金手指呢,是时候走这个剧情了吧。”

  系统心虚的躲避喻绯的目光:“呀这个……”

  “我没有吗。”

  喻绯敏感捕捉到了小奶团子眼底的心虚,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她并没有适可而止的自觉,而是揪着系统的小辫子不撒手,生生把人拽回自己的面前。

  “你这什么垃圾系统啊,凭什么别人有的我喻绯没有?”

  她早就知道人神鬼仙不可信,但她没想过一个破系统也这么不可信!

  小系统畏畏缩缩,疼的眼泪汪汪:“不是我不愿意给,金手指这个……我要写申请书的嘛……”

  申请书多长啊,就凭一双圆了吧唧的小肥爪子,它这得抄多久啊。

  系统心疼自己,系统不想写。

  它鼓着脸挥挥爪子,强制拉下小黑灯,飞快的就从喻绯的恶魔之手里蹿出去了。

  金手指什么的下辈子再说吧!

  **

  拉胯!

  喻绯的手里空荡后,她忍不住磨了磨牙。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别人的系统可以是个依靠,而她的系统除了Bug什么都没有!

  喻绯,你完了你死定了。

  你迟早得被狗系统坑到人都没了。

  喻绯好想一巴掌就给它拍碎,但当务之急不是这个——虽然她脾气暴躁,但是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的。

  于是。

  喻绯掏出了手机。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打开了度娘。

  万事还得靠自己。喻绯现在是相当懂得这个道理,她首先查了相关资料,比如轻伤的量刑标准,又去查了一下相关新闻,那个捅人好多刀然后刀刀避开要害的神奇人物。

  由于看得太入迷。

  她连身边的闻述声醒了都不知道。

  密闭空间内太过静谧,雪白被褥摩擦的声音便极其沉闷。

  闻述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脸色不好,透着病态的白,但拢在他身上的莫名情绪更重了些。

  “咳。”

  少年低低的咳了两声。

  病房里开了空调,喻绯回头,闻述声冷淡的眉眼瞥着她,十根修长好看的手指都被缠上了白色的纱布。

  “疼不疼。”

  喻绯扫他一眼,蹙了下眉头,现在的闻述声面容要稚嫩的多,也没有那么那么的具有攻击性,他只是冷淡,还有带着自我保护的疏离。

  这可比以后那个蛇精病闻总要正常可爱的多。

  少年的神色很警惕,落在喻绯的眼里那就是坐实了小可怜的人设,她直勾勾的盯着他,多少有点色眯眯的意思。

  可惜。

  多好的孩子啊。

  谁知道以后会是个货真价实的蛇精病嘛。

  她想了想,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沉思两秒,就很严肃的做了一个决定:

  “闻述声,以后你跟着我吧,姐姐罩你。”

  “我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闻述声:“……”

  他漠然的重新阖上眼,扯了下唇角,看起来冷然又不屑。

  你这架势可不像是要保护人。

  倒像是光明正大又壕无人性趾高气扬的向他宣布——“你,闻述声,从今天开始就被我包-养了。”

  颜狗的卑微,在喻绯这里简直体现到了极致。从进入位面后与闻述声第一次见面的乌龙,到现在决定把这好看的可怜孩子带回正轨。

  一切都是因为!闻述声长了张好看的脸!

  喻绯磨了磨齿尖,看他没什么不良反应,忽然恶从胆边生,恶魔的皙白爪子一伸,闻述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跟揉狗似的搓了好几下。

  他无声的屏住呼吸:“……”

  喻绯很满足的笑:“别这么看着我嘛,你好好休息,等过几天,我给你一个见面礼。”

  **

  这一晚上喻绯只利用那个不成器的系统以及利益为先的冷漠人心做了一件大事。

  她通过系统看见了如今闻述声的大致背景,然后将闻述声的惨状和伤势鉴定书寄给了闻家,里面还附了一封匿名信——大致意思就是“如果你们不走法律途径,那我们就直接热搜见。”

  彼时的闻氏股票正好处于上升期,按照喻绯的同款爱钱思维来看,他们是绝对不会在这个紧要关头传出一点点负面新闻的。

  比如“闻家幺儿受霸凌,闻家却毫无作为,这是为何?”

  再比如“豪门无亲情有道理吗?从闻家幺儿受霸凌一案展开探讨”

  “幺儿的受霸凌,闻家的无动于衷,震惊!隐藏在豪门背后的真相!”

  然后在闻述声出院的前一天,闻家火速将那几个富家公子告上了法庭。

  喻绯很聪明,她自己现在没钱没势没背景,断不能跟那几个用钱做底气的独苗苗硬刚,倒不如借闻家的手——碾压式的实力斗争总要简单的多。

  大白天的,窗帘大开,外面的阳光很刺眼,少年敛着沉淡的瞳,眸底没什么光。

  喻绯也很闲。

  闲着陪他晒太阳。

  她托着腮晃着脚,趴在窗台边眯着眼睛,总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回到了那个没网的破医院。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现在住院的是闻述声,而不是健康的她。

  他似乎挺抗拒医院的,好几次都挣扎着要走,少年脸皮薄,喻绯问他,对方也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而后喻绯才慢慢的知道,喔,这小可怜是嫌住院太贵了。

  是挺贵的。

  单人单间,一天大几百呢。

  但是她拍了拍手,一脸淡定的捏住少年单薄的肩,直接给人摁回了病床上。

  她摸了把鼻尖。

  告诉他:“住院费我一次性给你缴清了,缴到了这个月底,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需要续病房。”

  在那之后闻述声就乖了,但每天不跟她说话,大多数时候就跟木头一样,沉默而空洞的盯着某处发呆,他身上的伤势在一点一点慢慢的好起来,整体气色也比之前要好得多。

  “叮咚。”

  传来一声默认短响。

  喻绯随意瞅了一眼,看了两秒之后,突然就跟见鬼了似的从窗台边弹起来。

  “闻述声,我给你的见面礼到了!”小姑娘很兴奋的跑过来,“上次对你动手的那些人的判决结果下来了,带头的那个作为主犯获得了三年有期徒刑,其他的作为从犯,被判了两年!”

  女生的声音落在地上异常明晰,沉默麻木的少年呆了一瞬。

  他低声:“……是么。”

  某一瞬间,处在深渊的堕落降感刹那减缓,漆黑无光的夜幕中,他看见了一轮从深沉云层中露出的一点弯月尖。

  

栖从

早点睡觉呀   每日三省:投票了吗?评论了吗?打卡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