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饲养反派少年时

夫人又从精神病院逃跑了(14)

饲养反派少年时 栖从 2097 2020-12-25 12:31:51

  “喂,闻述声?”

  喻绯看着狼狈却依旧漂亮的少年,犹豫了两秒,挣扎着去看他伤痕很多的手。

  为什么挣扎?

  因为……臭。

  还因为这么细看过去,少年那双堪称艺术品手着实很悲惨。

  女生慢吞吞的将白净的指尖覆上去,漆黑冷淡的瞳难得对闻述声泛起了一些波澜。

  噢,这天杀的,她好想现在就把他扒光了丟热水里让他泡泡澡喔。

  喻绯温温软软的缓声叫他名字,后者颤了颤纤长卷翘的眼睫,吃力的溢出一声嘶哑的低吟,修长分明的指节却下意识的抽出来,牵扯到伤处,又是一声压抑的低哼。

  “……”

  太惨了。

  尤其是他还顶着这么一张狼狈但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看的脸。

  色令智昏,喻绯咽了下口水,然后可耻的心软了一下下。

  “闻述声,没关系,在这里他们不敢对你做什么的。”

  看来俗话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有借必有贷,借贷必相等。借的是闻述声此时的隐忍乖巧,至于贷,贷的是她喻绯以后该有的幸福。

  这个时候就该死亡微笑了。

  喻绯捏了捏指骨,若有所思的舔了舔牙尖,视线落在对面的黑心少年ABCDE上。

  闻述声的蛇精一定有潜在的诱因,不然他到底和原主有多大仇多大怨啊,莫名其妙的就给人送进精神病院,还吃药把人吃没了。

  被霸凌应该算其中之一。

  但闻述声不是闻家的孩子吗,虽然闻家在她眼里很不得劲,但在其他人眼里应该也属于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惹得起的那款啊。

  喻绯盯着他们,思及此,忽然愉悦的眯起了眼睛。

  有瓜吃!

  随之视线又偏移回闻述声身上。

  拍了拍少年身上沾着泥污的校服,恶劣至极的勾着唇。

  “闻述声。”

  “你身上好像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喔。”

  闻述声,你好像个瓜田。

  **

  他当然没听见。

  喻绯温软的声音在耳边萦着,不过是轻声安慰了他两句,他便下意识放松了紧绷了很久的神经。

  疼痛像是开了闸的洪水,猛烈袭来的瞬间,少年瞬间攥紧了指尖,皙白的手背凸起淡青色的脉络,垂下的发丝混合着冷汗和泥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唔。”

  操。

  少年咬紧了牙关,指尖往旁边探。

  ……她会救自己的,是吧?

  他在深渊里沉了很久了,深渊里很黑,很静谧,静的发冷。他受够了,可是漆黑的夜幕没有光,他的弯月没有升起来。

  ——指尖触及了一片冰冷。

  他睁开眼,身侧已空无一人。

  就他一个人,在这个冰冷的铁椅子上,疼着。

  “……”

  闻述声垂下眼睛。

  **

  喻绯简单录完口供,当着警察和ABCDE的面,胡编乱造了一个故事背景,给闻述声树立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舅舅不管奶奶压榨但是依旧成绩很好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人设。

  然后编造了一下ABCDE在学校里的恶行——当然在这方面,她编故事的能力差了那么一丢丢,所以只能回忆一下自己干过的事情,再面不改色的抓起来丟他们脑袋上去。

  喻绯录口供的态度良好,表情和语气都很诚恳,长的又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乖孩子。

  警察叔叔兢兢业业的把她说的重点都记下来。

  但——字母团对此嗤之以鼻。

  这鬼丫头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我是高二的学生,在学校做完值日才走,离开学校的时候看见闻学长被他们勾着,我怕出什么事,就悄悄跟上来了。”

  放屁。

  这家伙露脸的时候,分明就是她在那儿专门蹲他们呢。

  “我不认识闻述声学长,但是对他略有耳闻,他的成绩很好,沉默寡言,据说家庭环境很复杂,他很缺爱。”

  “这几个学长也是高三的,但在我们学校的名声特别不好。逃课,翻墙出去打游戏,嘲笑学妹的口红是劣质的,还瞧不起打折商品,可他们自己脚上的鞋都是假的。”

  喻绯一脸认真的睁眼说瞎话:“他们不仅瞧不起人,还没有版权意识,这是不对的!”

  “……”

  “???”

  “卧槽,这不能忍了!”少年E终于回过神来,撸起袖子瞪着眼睛就要过来跟她干一架,“你可以诋毁我!但你不能质疑我的鞋!”

  喻绯很合时宜的缩了下脖子。

  然后往正义的警察叔叔身后一藏。

  露出的小脸邪气凛然的挑了下眉,不怀好意的勾起唇角,冲他们挑事儿似的眨了下眼。

  质疑你的鞋又怎么样。

  我还要告诉你世界上没有奥特曼呢。

  你的鞋和奥特曼都是假的。

  气不气气不气气不气?

  她拍着指尖走出录口供专用审讯室,没走几步,就看见闻述声小可怜似的缩在那儿,疼的神志不清。冰冷的地方空空荡荡,这儿只有他一个人。

  “刚才你怎么不先去医院?”

  喻绯顿了一下,走到闻述声的身侧,看了眼对方惨白的唇瓣,着实搞不清楚他刚才对医院的抗拒从何而来。

  当时警察叔叔就说要送他去医院了。

  他非不去。

  就是要跟过来。

  然后又不让局里的医生给他简单消个毒。

  喻绯蹲下来,指尖戳了戳少年白软的侧脸,很嫌弃的“啧”了一声,恶声恶气:“疼死你喔。”

  医院离得不远,喻绯找了两个警察叔叔,直接就给人扛进病房去了。

  ——

  “多处淤青,营养不良,小腿腿骨轻微骨裂,肋骨断了三根。”

  大致的一套检查做完,闻述声干净而安静的陷在一片雪白中,医生口袋里插着笔,翻看报告,眉头紧皱,语气越念越沉重。

  沉重到喻绯下一秒就想举起手来。

  无辜的看着医生:别误会啊,不是我打的。

  “这孩子还挺能忍,身上很多都是旧伤了,”医生摇摇头,似乎对闻述声的伤势经历很怜惜,他合上报告,一脸善意的看向喻绯,“姑娘,需要法律援助吗?”

  喻绯:“……”duck不必。

  病房的门关上,室内安静下来。

  喻绯翘着二郎腿坐在闻述声的身边,纤长指尖摸着下巴,“嘶”了一声。

  肋骨断了三根啊。

  这属于轻伤二级了吧。

  换句话说。

  字母团的那几个,看起来就不像未成年人。

  可以坐牢了。

  如果霸凌闻述声的罪魁祸首进去了,算不算让他的阴影小了那么一点儿?

  

栖从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欠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绯姐【欣慰】:孩子大了,可以坐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